“医生身份”的观念流毒应该矫正

政策鼓励医师多点执业、自办工作室是进步的体现,只是希望这种步子迈得更大一些,最后形成合力,冲破这种观念流毒的玻璃墙。

昨天国务院召开常务会确定2016年深化医改的重点。会议明确,今年要在全国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开展公立医院在职或退休主治以上医师到基层医疗机构执业或开设工作室试点。全国人大代表、浙江肿瘤医院副院长葛明华坦言,鼓励医师多点执业、自办工作室,关键是意识到“医生是社会财富,而不是某个单位的财产”,2009年多点执业方案提出后一度进展较慢,同医生“单位人”身份直接相关。(4月7日《南方都市报》)

“医生是社会财富,而不是某个单位的财产”这是一句真话,也是一直以来被轻视的某种事实。

人们时常误以为,医生在公立医院工作,才算国家的医生。医生在私立医院或者个人诊所工作,就是私人医生。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观念的流毒。

在国内,现在少有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公立医院,绝大多数医院收入来源都靠经营所得,政府投入不到10%,呈现出与民争利的趋势。医院的利润来自于掏公众荷包所得,而且没有制约机制,所以,人们为什么还要一根筋的认为,医生只有呆在公立医院,才算国家的?当公立医院已经名存实亡,医生集体留在公立医院,失去了博弈和对话的可能性,未必就是对公共利益更好的帮助。

“医生不是某个单位的财产”其实说得很委婉,直白一点说,“医生不是某个院长的财产”可能才更精确。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曾受到公众强烈关注。2005年至2014年,王天朝利用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被称为百房院长。这种权力套现的过程中,因为有全院的医生被这样的院长绑架,在背后默默无私为腐败做出巨大的贡献。在这里,你既看到了医生的生产力,也看到了一旦被绑架,它所产生的惊人破坏力。

“医生是社会财富”强调的是医生自由个体行医的权利。什么样身份的医生才是社会公有的?就是当医生独立性很强的时候,可以不被权力、资本绑架,能够自己决定什么才是对病人更好选择的时候,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公有。医生身份是不是公有?与他们在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工作基本无关,而只与他们的行医行为是否足够独立有关。

如果在公立医院,他的行医行为被贪腐不对公共利益的院长绑架控制了,成为替私人牟取公共产物的工具,那这样的医生基本不算公有。哪怕是在私立医院,只要医生得到足够的尊重和认可,能够意见独立,给病人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就是一种对公共利益负责的行为,这样的医生是公有而非私有。

“医生是社会财富”强调的是赋予医生自由行医的基本权利,不要生硬粗暴的解读为医生一定就要跳槽出体制,和公立医院对着干。它只不过提供了一种博弈和议价的权利保障,让医生可以和医院进行更平等的对话合作,避免被绑架。

医院只不过是一个后勤服务的平台,医生和医院是平等合作关系,这才是应有之义。只有赋予医生自由行医的权利,才能保障医生不被某些个体控制影响,与公共利益为敌。

国家的概念是什么?政府、社会机构、个体其实都属于国家的范畴。但为什么那么多人还偏执地认为,医生在政府办的医院行医,才算国家的医生?个体医生算不算国家的医生?当然算。但事实上,现在这种解读的偏差非常普遍。它的危害是,将更多的资源分配给了前者,而后者受到了歧视性的对待。造成的结果,必然是医生向资源丰富的地方流动,并且容易形成垄断绑架,这正是公立大医院越来越扩张,而基层医疗越累越贫弱,最后产生公众看病难的普遍现象。因为医生被打着公有和国有的名义绑架,无法实现自由流动,垄断的怎能不贵不难?

医生成为社会人,独立行医,这才是对公共利益最好的制度安排,也是医生成为社会人的涵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政策鼓励医师多点执业、自办工作室是进步的体现,只是希望这种步子迈得更大一些,最后形成合力,冲破这种观念流毒的玻璃墙。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