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观察 | 资本说全科医疗收益低壁垒多 政府逐条破解

国务院鼓励社会资本提供全科医疗服务,但资本说收益低、壁垒多,怎么破?看政府部门如何一一破解!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开创性地在国家层面首次提及鼓励社会资本发展全科医疗服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作为提供全科医疗服务的重要载体,势必将为社会资本举办全科医疗服务机构提供广阔的舞台。

这一信号是否意味着国家鼓励社会资本进入潜力无限的基层医疗市场?社会资本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尚存哪些壁垒?政府与社会资本如何相辅相成地为基层居民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健康界就此对北京市朝阳区卫计委副主任杨桦进行独家专访。

“这个政策简直太棒了!”杨桦感慨道,此前朝阳区已经尝试将社会资本引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朝阳区常住人口将近400万,按照国家要求,需要对120万居民实行慢病管理。”杨桦告诉健康界,但朝阳区全科医生数量不足1000人,这显然为社会资本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 资本与政府需找准定位

文件对社会资本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的原文描述如下:发展社会力量举办、运营的高水平全科诊所,建立包括全科医生、护士等护理人员以及诊所管理人员在内的专业协作团队,为居民提供医疗、公共卫生、健康管理等签约服务。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疗机构提供的签约服务,在转诊、收付费、考核激励等方面与政府办医疗机构提供的签约服务享有同等待遇。鼓励社会办全科诊所提供个性化签约服务,构建诊所、医院、商业保险机构深度合作关系,打造医疗联合体。

简短的200字,将社会资本提供全科医疗服务的政策框架描述得如此清晰。“单纯依靠公立医疗资源完成公共卫生任务,其效果是非常有限的。”杨桦说,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只需要负责出台政策、规则,“让社会资本照章办事就好了。”

2017年以来,国家加快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步伐,强基层的步子迈得又快又大,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相关政策相继出台,社会资本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的市场空间空前广阔。“以朝阳区为例,目前已经有十几家社会资本参与举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杨桦补充道,最近朝阳区又审批了一个新项目,一家房地产公司在小区内预留了3000多平方米的场地用于发展医院。“我们当时就和他们说,就直接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好了。”

杨桦建议,只要社会资本具备政府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提供全科医疗、健康管理等服务的能力,即可允许社会资本举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政府只需要购买服务。杨桦补充道,通常而言,政府会通过提高购买公共卫生服务经费的方式对社会资本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补贴,只要能够提供国家要求的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即可获得经费。

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 社会资本还需跨越这些壁垒

由于全科医生数量不足等原因,全科医疗服务很难满足患者的需要。全科医疗服务领域作为国家鼓励社会资本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首个选择,势必也将面对各种压力。

在杨桦看来,社会资本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的第一大难题也是人的问题。“全科医生数量本身就比较少,社会资本自己招聘也会相对比较困难。”杨桦说。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仅有18.9万全科医生,占医生总数量的6.2%。对此,国家卫计委提出,可以通过全科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助理全科医生培训、转岗培训、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等途径培养全科医生。

此外,杨桦建议,社会资本还可以依托其已有资源,将符合条件的专科医生、乡村医生、退休医生等通过培训,转岗为全科医生。

“社会资本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的另一大壁垒是政府相关配套举措还需跟上。”杨桦告诉健康界,目前,国家只是在文件中给出了一个希望社会资本提供全科医疗服务的信号,保障性政策如何跟上,还需在相关部门之间建立协作机制。

事实上,在《意见》中,国务院已给出了一些配套举措。例如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鼓励医师到基层开办诊所;在社会资本办医疗机构执业的兼职医师可以参加职称评审、鼓励商业保险机构和健康管理机构联合开发健康管理保险产品;包括私人诊所在内的各类医疗机构用地,均可按照医疗卫生用地办理供地手续等。

社会资本提供全科医疗服务的第三个难题是政府部门应该建立科学的评价机制。“首先,政府应该建立评价机制和退出机制,在社会资本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之前告诉他,如果做得不好,就要退出。”杨桦强调,社会资本良莠不齐,奖惩制度必须建立,政策法规必须制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带有政府色彩,需要承担很多政府安排的公共卫生任务,因此,建立评价与退出机制尤为重要。”

全科医疗服务领域收益低? 政府与资本需找准初衷

在医疗服务领域,社会资本从未缺席,甚至在医疗机构数量上已经超越了公立医院。但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的《2016年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报告》中,通过对人力资源、床位使用率、门诊服务量等角度对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和民营医院三者对比发现,资源和患者下沉到基层、分流到民营医院的数量十分有限。

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社会资本缺乏动力进入基层医疗市场的一个原因,就是收益不是很可观。对此,杨桦建议,社会资本与政府部门都应该从中找到自身希望提供全科医疗服务的初衷。

“如果没有政府对公共卫生任务的额定与补偿机制,让社会资本完全按照市场机制在全科医疗市场有所作为,其收益的确难以保障。”杨桦坦言,一旦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机制建立起来之后,通过补偿机制,将对社会资本提供全科医疗服务发挥很大的促进作用。

针对社会资本,杨桦建议,在进入全科医疗服务领域之际,社会资本就必须正视这是一个公益性的事业,社会资本不能本着挣钱的目的进入市场,提供全科医疗服务应该被视为社会资本反哺社会的一种行为,尝试提供一些个性化的医疗服务就是不错的选择。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