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唯一三甲传染病医院,为什么不接诊新冠患者?

一家传染病医院的兴衰史。

去年7月,河南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第二件就是7月30日河南又暴发了一轮疫情。

1月21日下午5点整开始,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每隔30-40分钟发布一篇有关河南省郑州市去年7月20日暴雨洪灾的时政短讯,一共“六连弹”,篇篇直插舆论漩涡。一系列连续追责,将此事的处理结果通报给全国人民。

而作为第二件事,郑州六院院感引发的新一轮疫情,虽然已向外界通报了处理结果,但作为事件核心——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河南省传染病医院),身为河南省唯一的三级甲等传染病医院,历经6个月,还未完全恢复“治病救人”的本位,更未收治新冠患者。

据河南省卫健委1月21日通报,该省现有住院病例950例。根据最近连续通报,河南每天有一二十例本土确诊病例治愈出院。

又据河南省卫健委透露,河南按照“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要求,将现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集中到5所医院集中救治,分别是:

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航空港院区,由河南省人民医院派驻医疗团队接管;

郑州岐伯山医院(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院区改造而来)、安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由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派驻医疗团队接管;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南院区;

安阳县人民医院(将由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派驻医疗团队接管)。

一定程度上,如今的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院区、航空港院区作为河南省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已经承担了全省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一大半的压力。

两年的时间,河南省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也即收治重点,由郑州市六院转到郑州市一院。

69年前,郑州市六院和郑州市一院本是一家医院。这其中又经历什么样的历史变迁呢?

前世与今生

郑州现有的几家大型市级医院,已经在全国小有名气:

郑州儿童医院——全国五大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之一。

郑州市六院——河南唯一的三甲传染病医院,已被全国人民所熟知。

郑州市二院——河南眼科医学的高地。

这三家医院都是从“郑州国际和平医院”分出来的。这其中有一段曲折的历史:

1948年10月,郑州解放。

河南省立郑州医院由解放军中原军区卫生部接管,并将郑县卫生所并入,在此基础上成立“郑州国际和平医院”,下设三个分院:

原省立郑州医院住院部(即东大街47号塔湾住院部)为第一分院。

原郑县卫生院(德济桥附近)为第二分院,即外科医院。

原医院门诊部(苑陵街)为第三分院,即五官科医院。

这所当时郑州唯一的公立医院的三个分院分工明确:一分院重点收治内科,二分院重点收治外科,三分院重点收治眼科和妇产科。

1949年9月,郑州市卫生局将第二分院外科并入第一分院,更名为“郑州市立医院第一分院”,这就是现在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前身。

现在,很多老郑州人喜欢喊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一分院”。这个“分”既是“分院”的分,又是“分家”的分。

上世纪70年代,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病房楼。

1949年年底,郑州国际和平医院第三分院更名为“郑州市立医院第二分院”,这就是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前身。

1952年初,郑州市立第一医院成立了传染科,设立18张病床。1953年,以这个科为基础组成的“郑州市隔离医院”被分离出去,后改名为“郑州市传染病医院”,这就是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的前身。

1954年下半年,河南省卫生厅决定将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由综合性医院改为内科、儿科专科医院,并增设儿科病房。1960年上半年,根据安排,医院儿科主任高保谦及部分医护人员30余人,带走40张床位及部分医疗器械设备,到郑州市民新村组建郑州市儿童医院。

至此,一分为四,初步奠定了郑州市级医院的格局。

流动与交集

七年前,一系列人事调动信息,撼动了郑州医疗圈:

郑州市中心医院院长郝义彬出任郑州人民医院院长。

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连鸿凯出任郑州市中心医院院长。

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院长许金生将接任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

郑州市六院院长的位置即将空缺。

同年9月,还有一件大事:继原郑州市卫计委主任顾建钦出任河南省人民医院院长之后,郑州市卫计委工作由付桂荣主持。

连鸿凯的前任是郝义彬。许金生的前任也是郝义彬。郝义彬的前任是付桂荣。

如今郝义彬已是河南省疾控中心主任、郑州市卫健委主任,扛着河南疾控事业、郑州医疗事业的大纛,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全省疫情防控和几家郑州市级医院的发展方向。

这其中几家医院,他还亲自修整过:

2006年8月,郝义彬刚到郑州市六院时,一片破乱不堪:道路坑洼不平,晴天扬尘,雨天泥泞,医疗设备落后,门诊病房简陋,分区布局不合理……

当时有360名职工的医院,住院病人只有几十人,日门诊量不足200人次。

郝义彬到任后,第一步先找问题,发现郑州市六院的病根在于目标不清晰,人心涣散,风气不正。问题找到后,逐一对应解决问题,出台一系列措施,并明确了医院的战略定位:现代化、综合性传染病医院。

自2003年SARS暴发后,国家不仅在全国构筑了公共卫生服务体系,还下拨专项防治经费,在郝义彬的领导下,郑州市六院把握住了这个发展机遇,并且最终增挂“河南省传染病医院”的牌子,让郑州市六院的发展走向良性循环。

三年的时间,他把这家医院盘活。

在2009年11月,郝义彬再度临危受命出任郑州市中心医院院长。在那里,他再度谋势布局。

相比郑州市六院,郑州市中心医院问题更复杂。

郝义彬到任后仅调研就用了5个月时间,从资产清核评估、人力资源、专业体系、基础设施、医疗设备、医院管理六项入手做专项调研。2011年,郑州市中心医院制订了5年发展规划。

在郝义彬的带领下,郑州市中心医院用5年时间,在发展战略框架内做了60件大事,涵盖基础设施改建、医院管理、文化建设、平台搭建、对外扩张5个方面。

郝义彬带领郑州市中心医院用5年时间实现重回郑州市第一名,位列河南省三级综合医院第五(2014年度),成功跻身10亿元级俱乐部。

“出身”于郑州儿童医院,一次盘活郑州市六院,一次重振郑州市中心医院,一次带领郑州人民医院高质量发展,又再次帮郑州市六院“灭火”。这是一次轮回。

当郝义彬第一次交出郑州市六院大旗的时候,许金生还在河南焦作温县。

这个从基层做起的外科医生,在温县一度是风云人物。

他20岁出头创立了温县人民医院的心胸外科,34岁就当上了院长。

许金生在任时,温县人民医院业务收入每年以20%的速度递增,增加的固定资产相当于1997年以前建院40年的总和。此外,温县人民医院还在1995年被评为河南省首家县级二级甲等医院。

2010年,许金生离开温县政协党组成员的工作岗位,到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当副院长。2012年,再调到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当院长。

在许金生离开温县之前,河南宝丰人马淑焕还在郑州市骨科医院护理临床一线。

马淑焕从郑州市骨科医院调走之前,连鸿凯是院领导。

2008年前后,马淑焕到郑州市六院工作,一直到2012年左右担任党委书记,长期兼任副院长、工会主席。

她在50岁这年和许金生在主要领导的岗位上搭班子。三年多后,等到许金生调走,马淑焕党委书记的职务就没有变动过,直到去年7月底被撤职处分。

之后的故事中,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郑州市骨科医院产生了很多交集。

共苦未同甘

2015年12月2日上午,许金生到任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下午,新一届领导班子便带领相关职能科室主任深入全院临床科室进行实地调研,现场办公,与临床各科室医护人员进行“零距离”的沟通与交流。

之后,许金生又到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港区医院老院区、港区新院址等各部进行摸底调研。

许金生怎么也没有想到,由前任院长推动的、在他任上主要完成的港区医院迁新址,会对郑州乃至河南医疗产生巨大影响。

时间再度拉回2020年。

1月23日下午,许金生突然接到时任郑州市卫生健康委主任付桂荣的电话。主要聊了几件事:

老院区原来有多少张床位?

如果改成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能达到多少张床位?

请拿出一个改造方案。

需要说明的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20多天,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刚将港区医院整体从老院区搬到航空港区南部新建的医院。新院区命名为“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航空港院区”,这是一所占地294亩,拥有800张床位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

腾出来的老院区有17亩,实在是太小。

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在各级领导的推动下,方案很快出来:新增“郑州岐伯山医院”,在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航空港区医院(老院区)的基础上改扩建,不过要再征收27亩地。2020年开春,1月26日,宣布建设;1月29日,医院正式开建;2月5日,行政办公楼交工。不到十天的时间。

在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部分职工即将结束吃住在工地等困难之前,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战疫一线的首批新冠肺炎医疗救治梯队,已经在隔离病区奋战半个月了。

从2020年1月19日开始,在隔离病房:郑州市六院的医护人员每天要穿三层衣服,戴三层手套,全套防护后再进入病区,对病人进行日常查房,然后再根据专家组的意见对病人进行相应的治疗,平均每天在隔离病区全副武装工作8小时以上。

2月13日,来自郑州市一院、市二院、市三院、市中心医院、市七院、市九院、市妇幼保健院、市中医院、市骨科医院等医疗机构的226名医护人员,正式入驻郑州岐伯山医院。医护人员进驻后,全员接受了关于新冠肺炎接诊救治的各项培训,2月15日下午,所有医护人员进行了全流程的接诊演练。2月16日中午迎来了首例接诊患者。此时,距离郑州市六院收治全省第一例患者已经将近一个月之久。

截图来自河南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

十家市级医院的医护人员都非常辛苦。但最先开始承受较大压力的是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他们后来收治了全市一半以上的新冠肺炎患者。

失衡与结局

去年7月底,一次例行的核酸检测结果不胫而走,差点击穿了郑州市民历经洪水之后将要重建的信心。

最开始从微信群里传播小道消息:洪灾未定,疫情又始。

第二天在官方通报疫情详情之后,“郑州发布”引述市领导的原话:又发现多例疑似病例。

同一天,郑州市委突然免去付桂荣的郑州市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职务。随后,郑州市卫健委党组召开会议,免去马淑焕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职务。这两件事连在一起披露给媒体,开始让气氛紧张起来。

5天后,国家卫健委联合调查组的结果也出来了:郑州市疫情是一起因郑州市六院院感引发的本土聚集性疫情。

这个结果,一下子将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推向风口浪尖。

一名职工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要解决的是病毒和病毒的传播,而不是解决感染病毒的人,更不是把解决病毒的医院给解决了……这次院感导致的疫情,医院确实有失误之处……希望做出最大努力换得大家安全,请不要再骂我们。

自前年疫情平稳之后,郑州市六院一直承担着境外输入等病例的救治工作。

难以想象,2020年4月之后,在其它医院医护陆续脱去防护服的时候,郑州市六院的医护人员常年将防护服附着在身,却不被常人所知。

等到大家知道时,送出的是一阵骂声,却无人去理解和共情。

2021年7月31日下午,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抽调医务人员准备再次重启郑州岐伯山医院,几天后他们将随同各医院抽调的医务人员一起接收郑州市六院隔离病区的患者和已发现的院内确诊患者及无症状感染者。

在一部分人眼中,像是郑州市一院再次拯救了郑州市六院。

郑州去年7月底这轮疫情爆发后,逐渐被人诟病的是现在院址还是否科学?

传染病医院选址是一个复杂问题,《应急传染病医院的选址、设计、建设和运行管理导则》中指出:

传染病医院的设计,不仅仅考虑区域定位、人口密度、城市发展方向,还要综合考量城市风向、地下水、地质构造等问题。

当初郑州市六院选定在如今的院址,是一群专家最后研判的结果。

郑州市六院位于郑州市三环内,已被地图标注“暂停营业”。图源高德地图

郑州市六院本部位于郑州市京广南路与长江路交叉路口向北100米路东,在三环内,周边学校、住宅、商业林立,人口密集。

但在1987年(一说是1985年),搬迁到现址的时候,周边还是村庄,叫高砦,周边全是玉米地、麦田和菜地。近40年的发展,让这个偏僻之地成了闹市区。

至少说明,当时的选址是科学且合理的。

2021年8月19日是第四个中国医师节,尽管疫情防控任务严重,当天各大医院还是举行了以线上为主的多种形式的庆祝。晚上8时30分,郑州市卫健委六院重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召开院周会。会上,市卫健委领导兼院领导郝义彬说:

直面现实,深刻反思;痛定思痛,知耻而后勇。

如芒刺背,郑州市六院的医护人员连医师节也过得这么不自在。有人说,那一天其实已经初步定下了郑州市六院选定新址的消息。

十几天后,国家卫健委官网更新郑州市六院的备案地址:郑州市二七区京广南路29号、荥阳市京城路398号。

荥阳市京城路398号是郑州宜居健康城郑州市骨科医院原规划用地。这次变更也意味着上文提到的郑州市骨科医院将让出一个院区,交给郑州市六院使用。

郑州市六院传染病相关职能科室以及病房已在新的地方重启。据1月7日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的信息,针对封控、管控区域群众以及隔离观察人员等高风险人群罹患艾滋病、结核病等传染病急危重症需送医救治的,由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荥阳院区集中收治。

1月18日,“医学界”再次致电郑州市六院,得到回复:无论是京广路院区还是荥阳院区,都未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不到两年的时间,郑州市六院,先后经历了磨砺、痛苦、委屈与成长,又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被家长及兄弟姐妹帮助与照顾。

回首69年来,郑州市六院脱胎于郑州市一院,成长伴随着没落,为不计其数的河南人民送去健康、幸福和尊严。

我们还是期待郑州市六院破茧成蝶、展翅高飞的那天。到那时,也请将该有的嘉奖与荣誉还给郑州市六院。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