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罪非罪?罕见病患儿母亲因收寄管制药涉毒 检方:不予起诉

对于需要氯巴占这类管制药品的病患来说,能不能有什么救济路径呢?

近日,郑州市中牟县一名罕见病患儿的母亲和一种名为氯巴占的药物引发舆论关注。在这位姓李的母亲眼中,氯巴占是对她患癫痫疾病的儿子病情有帮助的药品;但是,依据相关法规,它又是国家管制的二类精神药品。

因为氯巴占,李女士涉嫌了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虽然检察机关认为她犯罪情节轻微、作出了不予起诉决定,但她认为自己应是完全无罪的。那么,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不予起诉决定应该如何解读?对于需要氯巴占这类管制药品的病患来说,能不能有什么救济路径呢?戳视频,走进这宗情理、法理交织的典型案例↓

为救治罕见病患儿 母亲因氯巴占涉毒

这起事件中的当事人李女士,她的孩子已经快两岁了,却与同龄人有些不同。出生后仅仅数天,突发恶疾,三个月后确诊为一种癫痫疾病。而这也导致他发育迟缓,目前的发育水平相当于一个月左右的婴儿。

李女士:孩子患上了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癫痫综合征,叫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综合征。

孩子患上了这样罕见的疾病,让刚刚成为母亲的李女士和家人非常焦急。从2020年的那个春天起,一家人便开始了四处寻医问药的奔忙,却始终没见到太好的效果。 在治疗的过程中,有医生提到,或许氯巴占会对患儿有帮助。李女士说,那是她第一次了听说这种药。

李女士:医生推荐了这个氯巴占,国内没有,然后要去自己找途径去买。但是因为癫痫一个试药的过程,当时医生也跟我们说得很清楚,说这个药对这个孩子有可能有效,有可能没效。

李女士表示,当初医生给自己介绍氯巴占时,主要介绍了药物的疗效和副作用,却并没有说要怎么去买。医院和药房里都没有氯巴占。 她是辗转多人才第一次买到了氯巴占,之后她赶紧按照医嘱给孩子服用。

李女士:这个药物当时吃了没有几次,效果立马就起来了,所以当时心情真的是非常感动。因为孩子生病很早,九天开始,让我处于一种非常的绝望、希望、迷茫、痛苦的一个状态。所以这个药(服用)之后,让孩子的生命体征稳定的时候,是我那几个月最兴奋的一刻,就是往下来走的一个希望。

通过病友群群主购买氯巴占

李女士回忆,那时候她成天想的都是怎么能拿到这种市面上买不到的药。她在病友群中不断询问,直到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铁马冰河的群主。

李女士:因为这个群主在病友群里评价很高。 其实我们群里都是陌生人,大家只要一交流孩子,瞬间都觉得我们是知心好友。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李女士通过群主铁马冰河购买氯巴占。

群主海外代购氯巴占 被警方列为涉毒线索

在李女士她们这些求购氯巴占的患儿家长眼里,群主铁马冰河是能代买孩子用药的人。但是他们那时候还不知道,铁马冰河已经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其原因在于氯巴占并不是普通的药物,而他因此被列为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

中牟是河南省郑州市的下辖县。2021年7月,中牟县公安局接到了郑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下发的一条办案线索,要求核查一份从境外寄到中牟县的包裹。

中牟县公安局缉毒民警:包裹内有这个国家管制的第二类精神药品氯巴占,大概有30盒左右,这个数量比较大。

那么,为什么与氯巴占有关的包裹会被列为涉毒案件线索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规定:本法所称的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

而在我国《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就有氯巴占,被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控。

中牟县公安局缉毒民警:(氯巴占)长期服用能让正常人产生瘾癖性、依赖性,对人的身心健康危害较大。尤其是对神经系统伤害最明显。

办案民警对装有氯巴占的可疑包裹进行跟踪,很快发现了前来取货的人。

前来取货的,也是一名患有癫痫疾病的孩子的母亲。此前,她也和李女士一样,找到了群主铁马冰河购买氯巴占。 不过,这一次,燕女士拿到的这份包裹里的氯巴占并不是给自己儿子服用的,而是要转寄给那名叫铁马冰河的群主。

因帮助收取转寄包裹 多名患病儿家长被查

侦查人员发现,铁马冰河真实身份为胡某,身处安徽,于是前往当地将他抓捕。由此又查出了帮助他收取、转寄氯巴占包裹的三人,他们都是铁马冰河群内的需要氯巴占的患儿家属。其中,就包括李女士。

中牟县公安局缉毒民警:氯巴占都是从境外过来,她们也都知道,这一批氯巴占到他们手里以后,她们不是自用的,又邮寄给了胡某。胡某陆续接到这几批氯巴占以后,又到全国来进行了兜售、获利。

办案民警对犯罪嫌疑人胡某和包括李女士在内另外四人刑事拘留,同时考虑到李女士等四人的涉案情节和家庭原因,依法对他们取保候审。

检方回应:除一人外 其他人为何不予起诉

2021年10月,警方以涉嫌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将胡某等一案五人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1月,中牟县人民检察院以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对胡某提起公诉;而对李女士等4人,则作出了不予起诉决定。那么,检察机关的处理依据是什么,检察机关对此作出回应。

根据公安和检察机关介绍,李女士、燕女士等4名患儿家属这次涉案,并不是因为他们本人购买氯巴占。

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 石会远:认定本案的主犯胡某为谋取利益,从国外走私氯巴占,对外贩卖牟利。其余的4名涉案人员在明知胡某从境外走私氯巴占的情况下,仍提供地址或者联系方式帮助接收,其行为客观上帮助胡某完成了走私行为。我们认定胡某的行为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其余4名涉案人员因为给走私提供帮助,构成走私毒品罪的帮助犯。

为何帮助收取转寄药品 当事人道出原委

犯罪嫌疑人胡某,也就是铁马冰河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找患儿家长李女士等4人帮他收取、转寄氯巴占呢?当事人李女士、燕女士讲述了胡某与他们联系的过程。2021年6月,群主铁马冰河分别私聊了她们,问的是同一个问题:能不能帮忙接收一个包裹,里面是氯巴占。

燕女士:他说我想寄个包裹到你那,到时候你给我收一下,接到再寄给我。因为我孩子吃这个药,我知道氯巴占是一个药,我当时想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李女士:我说有可能到海关那会被扣,我问他被扣了之后有什么影响。他说没有什么的,如果被海关扣了,可能需要我拿着孩子病历,去把这个药领回来就可以。

李女士她们表示,因为前期从群主铁马冰河那里买药而建立的关系,就答应了对方。二十多天后,一份包裹从境外寄到了李女士家中,于是她按照铁马冰河提供的地址转寄。这正是她后来被办案人员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

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 石会远:4名人员,他们平时购买就是1盒2盒,他接收的都是20多盒30盒,量比较大。我们评价他们的行为不是用于自用,所以他们的行为是走私行为,我们要按照法律规定予以打击处理。

是药还是毒?特殊患者购买是否有正规途径

对于当事人李女士来说,她目前无法打开的心结是,氯巴占究竟算药品还是毒品?而对于很多像她的孩子一样还需要氯巴占进行治疗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合法的途径有望解决他们难题呢?

对于这些患儿家属来说,他们最初知道氯巴占,大多是从医生或者病友那里听说的。那么,氯巴占在治疗方面的作用应该如何认知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主任 吴晔:这个病人通常他的发作比较频繁,或者他对于某些药物不耐受这些情况下,可能才会建议他选用氯巴占。恨不得有的病人在前面已经吃过十种药了,他其实已经没有几个药可以再选择了。我们也没法让他去哪买,我们只能说从医生角度上告诉他,你有选择。

据研究医学伦理学王岳教授介绍,虽然氯巴占在我国并未获得批准上市,但一些医生为了帮助病人寻找缓解病情的方案,也往往会将此类药物的存在告知患者或家属。

专家:被管制药品在医用过程中有严格要求

从事毒品与食品药品相关法律研究的曾文远教授介绍,对于国内已上市的、又纳入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品种名录的药品,在医用过程中也有着严格的规定。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食品药品与环境犯罪研究中心副主任 曾文远:比如说在医师的开具处方上来说,第一类精神药品的开具的制药医师必须经过专业的培训,而且有取得我们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硬件证的医疗机构组织的培训,方可开具,所以他要求非常严格。而对于第二类精神药品的处方的开具,只需要有职业医生即可。

据了解国内外相关法律法规的法学专家刘静坤教授介绍,虽然在某些国外的医疗市场可以购买到氯巴占,但它们在使用上也有严格的医学标准和要求。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刘静坤:国外关于这个药的使用有两个提示的要素,第一个,它强调用于成年人相关癫痫疾病的治疗。第二个,它主要用于辅助治疗。由于这个药物是一种管制的精神药品,所以它需要由医生开具处方才能在市场上购买,而且它的使用具有严格的医学标准和要求,由于它存在滥用的可能性,主要目的是避免危害公众健康。

在对李女士等人作出不予起诉决定之后,当地检察机关仍在不断和多部门进行沟通,希望能解决患病孩子的现实难题。

中牟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石会远:在作出不起诉的决定之后,我们也一同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向当地的我们的上级部门去汇报这个情况,正在通过多种渠道去了解氯巴占的使用状况,还有如何保证这些家庭能够正常的购买,我们一直在努力。

李女士:从始至终,从执法机关到检方,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一个同理心,包括检方和我们聊天、沟通的时候,是把我们当孩子妈妈去看待。

购管制药品 可按要求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

那么我国是否有正规渠道可以申请购买这类并没有正式获批上市的管制药品呢?

我药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因临床急需进口少量药品的,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或者国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可以进口。进口的药品应当在指定医疗机构内用于特定医疗目的。

根据临床使用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进口审批详细流程,申请人可按要求,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受理服务大厅提出申请,受理人员对申请材料进行形式审查,作出予以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 王岳:医疗机构可以依据《药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条去申请药监部门单独批准进口少量的这个精神类药物,这个法条的启动主体是由医疗机构来启动的。

专家呼吁 完善罕见病患者药品供给渠道

专家呼吁,应完善罕见病患者药品供给渠道,医疗机构可针对此类精神药物的需求,建议绿色通道等机制,在合规前提下找到解决路径。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刘静坤:有必要从医疗行业出发,动态地调整这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市场供应,尽量减少需要通过海外代购的途径解决治疗急需的这个矛盾问题。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 王岳:从长远来看,个案的问题解决不如做出法律制度上的安排,如何从治疗、心理和社会这三个方面要建立相应的保障制度,还是必须要有专门的立法的。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