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基药目录呼之欲出!医院「精打细算」,村医无药可用纷纷转行

此次《征求意见稿》首次将「儿童药品目录」纳入其中;评价单位,也从旧版的科研机构、医药企业、社会团体等变为「医疗卫生机构」。按照国家要求,三级公立医院基药配备品种数量占比原则上不低于60%,很多医院完成困难。「如果新版目录有可能适度扩大,对医院完成考核任务有益。」

医保谈判余温尚存,基药增补目录呼之欲出。

时隔六年,《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将公众目光再次聚焦基药目录。

不同于2015年2月13日原国家卫计委印发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此次《征求意见稿》首次将「儿童药品目录」纳入其中;评价单位,也从旧版的科研机构、医药企业、社会团体等变为「医疗卫生机构」。

这意味着,国家将鼓励提高实际临床应用对药品价值的评估。

按照旧版基药目录管理办法,每三年调整一次,新版基药目录出台在即。

但仅从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时间(11月15日)推算,从正式公告原则、遴选专家、评审到执行,新版基药目录预计会到2022年下半年才能发布。

「基药目录」是为保障大多数的基础用药,但对大多数医院来说,最初提出的「986」原则,实际上多数医院完成困难,「一个萝卜一个坑」,哪些药入院,哪些药踢出去,都需要精打细算。

事情的另一面,作为使用「基药目录」药品最多的村医,却因无药可用,纷纷转行。


新版基药增补征求意见稿亮点

此次《征求意见稿》有两大亮点。一是新增「儿童药品目录」;二是评价机构上,更加重视医疗机构临床评价作用。

按照此次《征求意见稿》,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新增「儿童药品目录」,即「国家基本药物包括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目录、中药目录和儿童药品目录等。」

图|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

图|旧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

关于「儿童药品目录」,早在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年)》就提出,将探索制定国家儿童基本药物目录,及时更新儿童禁用药品目录。

这一提法也就暗示和证实了新版基药目录调整将会把儿童用药部分单列出来。

我国儿童用药用药一直处于短缺状态,安全问题也一直备受关注。

据不完全统计,近4000多种药品制剂中,儿童药物制剂仅占1.7%,研发儿童药的企业仅十余家。

根据《中国新药注册临床实验现状年度报告(2020年)》,健康界梳理发现,儿科药物临床试验较少,申请人对儿科药品研发积极性不高可能与儿科药物临床试验存在周期长、受试者招募困难、安全性风险高等因素有关。

可见,儿童药的研发到临床试验,难度都不小。

《征求意见稿》不仅对儿童用药提出重视,对药物质量的把控、质量的评价、准入上都更加严格。

与旧版有所区别的是,新版目录将「非临床治疗首选的」去除,增添了「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的药品不被纳入等细则。

图|旧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

此外,在评价机构上,新版基药目录《征求意见稿》中明确「鼓励医疗卫生机构组织开展以国家基本药物为重点的药品临床综合评价,加强评价结果的分析应用。」进一步强调基药目录中药品的实用性,以及与临床诊疗的匹配度。

对于各种药品,入院的药单可谓是「寸土寸金」,对医院来说,「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入院的药都要「精打细算」。


药品入院「精打细算」

「986」多数医院完成困难

「国家有要求,三级公立医院基药配备品种数量占比原则上不低于60%,很多医院完成困难。」黄富宏告诉健康界。

我国从1979年参加WHO基本药物行动计划,到2009年正式启动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基本药物制度在我国经历了30多年的变化。

说起基药,不得不提「986」。

2019年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中,要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二级公立医院、三级公立医院基本药物配备品种数量占比原则上分别不低于90%、80%、60%」。

根据中国药学会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药学会医院用药监测报告》化学药品与生物制品部分。

自2018年目录调整后,各级医院基本药物使用金额、频度占比均有所上升。

从2019年全国抽样调查情况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二、三级公立医院基药使用品种占比达到 59%、45%、39%,三级医院使用金额明显提升。

但想达到「986」的标准,医院还要「精打细算」,疗效为主。

在此之前,共发布五版国家基药目录,1981年278个、1996年2398个、2009年307个、2012年520个、2018年685个,在此过程中,从2009年的307版的理性、到2012年到520版更加理性。

一些耗资巨大、没有明确疗效的药品、辅助药被摒弃,「神药」加速出局,更多救命药进来。

总体来说,基本药物品种处于增长态势,但对医院的发展,特别是三级医院危急重症收治患者较多的医院,仍比较困难。

「总体基本药物品种较少,基本药物与急重症患者的诊疗需求匹配度较低。」这也导致很多医院「986」指标完成困难,黄富宏表示。

按照目前全国每家三甲医院在用药平均1500个品种计算,基药数量900个才能满足政策要求,也就是说还可以释放200个品种红利,特别是儿童药、抗肿瘤药与中成药。

对医院而言,「因近年来国家集采政策制度,许多基本药物进入集采,价格大幅度下降,导致基本药物金额占比不易达到要求。」黄富宏告诉健康界。

2019年底前,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经历了第一次绩效考核。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对医院药占比的考核相对粗放,对于合理用药考核体系更加精细化;此外,三级公立医院合理用药绩效考核的另一个明显导向就是引导医院使用基药。

「如果新版目录有可能适度扩大,对医院完成考核任务有益。」黄富宏补充道。


「村医」无药可用,纷纷转行

「一言难尽、无药可用、价格低的药订不到,没有货。」之前哈尔滨的村医阿娜(化名)告诉健康界。

基础药物目录修改之后,对医院来说,让哪个药品入院,哪个不入院,需要精打细算,但对依赖「基药目录」的村医来说,却出现「无药可用」。

如今阿娜已转行,同时干两份工作,一份是关于干细胞的,一个是个在某快递大连仓退货部。

阿娜坦言,最开始干村医时,村医基本都是村里首富,后来基本变成「贫困户」。过去,村医自主进药,品种齐全,价格合理。有医药公司专门配送,后来,价格低的药订不到,没有货。

为留住患者,阿娜偷摸自主进药用,「基本药物补贴按人头,每人每年5元,没使用基药目录的药,补贴也就不给了。」阿娜告诉健康界。

长期以来,村医流失问题一直备受关注,无药可用,也一度让村医陷入尴尬。

「村医这个群体在农村比较重要,在公共卫生方面对于每个村民的家族史,遗传病史,过敏史,手术史等等村医都了如指掌,做起公共卫生工作更是得心应手。」阿娜补充道,深刻知道村医的价值。

可见,基药目录在不断丰富的同时,实际供应的保障问题也亟待解决。

针对此次新版基药目录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发布,黄富宏表示,「科学合理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对基本药物增加或调岀会起到规范作用,综合考虑到药品临床治疗价值、药品的价格、药品的可及性等综合因素,有利于科学合地调整目录。」

让更多「救命药」调入,「神药」调出,提升临床应用对药品价值的评估作用,从医疗卫生机构角度,为更多与临床治疗匹配的药物释放准入空间。

让医院、基层医生不再「难」。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