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道丨干货】病理是桥梁,还是哑铃?

关于疾病的研究特别多,以我粗浅的认识,大致分为三类: 临床研究:研究结果能直接应用。疾病如何发展,治疗有没有效果,不同人群的表现是否相同…… 基础研究:研究结果不能直接应用。

关于疾病的研究特别多,以我粗浅的认识,大致分为三类:

临床研究:研究结果能直接应用。疾病如何发展,治疗有没有效果,不同人群的表现是否相同……

基础研究:研究结果不能直接应用。什么导致了疾病产生、进展、自愈,蛋白、染色体、基因发生了什么改变,细胞代谢发生了什么变化……

桥梁研究:特指病理。连接上述两者。对于临床来说,病理是微观的,病理研究的对象是裸眼看不到的;对于基础来说,病理是宏观的,毕竟借助显微镜(包括电镜)还是能直接看到研究对象的,基础研究是真正的微观世界。

1、那么,桥梁和哑铃有什么区别?

桥梁的主责是连接,保证通行顺畅。搁在病理身上,则是能把基础研究的结果转化为临床使用,把临床发现的问题筛选传递给基础去探究答案。

你奢望过一架桥除了连接之外还承担两岸的各种功能吗(摆个煎饼摊、开个电影院)?既然否定,那么,为什么又要奢望病理前可知怎么改造基因、后可知如何给药?

2、医生应该做科研吗?

答:当然应该。

3、只有研究蛋白、基因、分子才是科研吗?

答:当然不是。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只有研究“不能直接看到的”才是研究呢?从什么时候起,似乎只有研究蛋白、基因才是病理研究呢?而且病理研究怎么就等同于分子研究了呢?

人们不应当这么定义病理,病理也实在无需这样大包大揽。

4、如果不涉及养养细胞、敲敲基因,病理就无研究可做了吗?

当然不是,尚有太多病理问题没有答案:

  • 因为神经内分泌肿瘤而切除的肾脏内,看到了良性前列腺,不值得探究吗?

  • 增生的乳腺导管周围肌上皮都缺失了,是不是浸润性癌?“圆滑”的边界真的是“非浸润”的标准吗?

  • 甲状腺生长因子受体1(TTF-1)为什么在甲状腺、肺、肠、小细胞癌中都有表达?这些病变有什么相似性吗?

相似的本质,可以有不同的表现,例如各种形态的胃肠间质肿瘤。

不同的本质,可以有相似的表现,例如肠癌和肠型肺癌。

上述只是肿瘤病理,还有一个庞大但国人很少涉足的领域,尸检。不知正常,焉知异常。难道这些还不够病理研究吗?  
如果病理本身真得已经研究透彻,再无可钻研,怎么会在2021年发表了一篇文章专门讨论如何认知核分裂像(正常、不典型、伪装者)?  
病理研究不等同于基础研究,病理更应该先扮演好“桥梁”的角色。
是的,是桥梁,而不是烧瓶(病理+基础)或者哑铃(临床+病理+基础)。
临床、病理、基础应该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本公众号发布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衡道医学病理诊断中心及相关版权方所有。纯属学术交流,如涉及版权疑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个人形式转发,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本公众号,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衡道病理」。未经授权的转载是侵权行为,版权方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