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和三宝”背后的传奇密码

《面对面》走进百年协和,探寻“协和三宝”背后的传奇密码。

与中国共产党同龄的北京协和医院刚刚迎来百年华诞,历经百年风雨,协和医院见证了中国现代医学的发展。此外,协和医院著名的“协和三宝”——病案、图书馆和名教授也在民间广为流传。《面对面》,走进百年协和,探寻“协和三宝”背后的传奇密码。

400余万册病案 医生训练的开始是书写病历

协和医院珍藏的400余万册病案承载了协和医学发展的历史,堪称浓缩了一个世纪的医学图书馆。这里不仅有孙中山、宋庆龄等一代名人的病历,还有记载中国首例、乃至世界首例疑难重症及罕见病例的病案。

在协和医院,医生训练的开始并不是很多人理解的开药或者开刀,而是书写病历。病历写得不好,很少能成为出色的医师。中国消化病学的奠基人张孝骞对病历书写要求极为严格,“内容要准确齐全,字迹要工整,重要的地方要贯穿医生的思考和分析,不能写成流水账”。

35年前,张抒扬从协和医院住院医生一步步做起,直到2020年担任院长,病案室是她经常来寻找答案的地方。张抒扬的恩师方圻是中国著名医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以认真、严谨的工作作风著称,这种作风就得益于张孝骞的教导。

北京协和医院院长 张抒扬:最开始心肌梗塞的病人来了之后,我只知道他疼,我写的就是劳累后胸疼,老师就问他到底是劳累后还劳累当时出现的胸疼?我再去问病人,病人瞅着我说,累的当时干活的时候,所以那时候我真的恍然大悟,劳累后还是劳累当时疼,这体现了我对这个疾病到底理解了没有。

在协和医院医生眼中,病案被视为是病人的“命根子”,是病人继续治疗的依据和支持。上世纪60年代初,一位女病人罹患怪病,一感冒就休克,很多专家束手无策,张孝骞查阅了一本本自己记录的既往病历,从而准确地诊断出病人的病症。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了医疗界。师从于我国妇产科奠基者林巧稚的郎景和院士告诉我们:当年一位学生只因比别人多写了一句“产妇的额头有豆大的汗珠”,病历就被林巧稚评为优秀,其他人均为不合格。在林巧稚看来,从患者角度考虑最为重要。

图书馆里有救命线索 “医生最不能吃老本”

1971年,时任《纽约时报》副社长随基辛格秘密访华,突发急性阑尾炎,被送到协和医院。虽说手术非常成功,但术后出现血尿。外科专家曾宪九彻夜到图书馆查阅国外文献,最终找到相关线索。他果断撤掉正在使用的青霉素,一日后患者血尿消失,康复出院。

如果说病案记载着医学大师成长的足迹,道出了“医乃仁术”的真谛。那么同样是协和三宝之一的图书馆,则是协和人终生学习的地方,是寻求解决之道的场所。

记者:张孝骞医生他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我觉得我一个星期不去图书馆看资料,我就觉得落后了,当时你们做协和的医生都有这种感觉吗?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郎景和:必须的,每天都去,星期天也去,而且没有人规定我们必须去,就是职责所在。我去的时候每天上午都看见一位大夫王叔咸,他是一个肾病的专家,协和毕业的。这个老先生住得离协和很远,每星期天上午要到协和图书馆来看书,我们年纪轻轻,没有理由不去图书馆。

记者:为什么他要跑那么老远的路来看书?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郎景和:当医生就是一辈子要学习,有的工作可以吃老本,医生当然不行。虽然当医生久了有经验,但人们的认识科学的发展你得跟上,我81岁我照样参加很多的学术会议 学术活动,医学的新书涉及到我的我必须买下,我不能闭关自守。

忆恩师方圻:“亲自起身去迎接每位病人,送每位病人离开“

一百年来,协和医院走出来张孝骞、林巧稚、曾宪九等近百位影响中国现代医学发展的医学大师,所以,在病案和图书馆之外,教授被称为“协和三宝”中的又一宝。老教授们的言传身教,让协和的后辈们汲取着“医道医术”的真谛和精髓。一代又一代协和人,正是被这种“日积月累、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氛围“熏”出来的。

协和医院院长张抒扬告诉我们,恩师方圻从张孝骞那里继承了受用一辈子的座右铭:凡事要“亲临病人”,诊断要“如履薄冰”。这也是协和医生从医的准则。

北京协和医院院长 张抒扬:我跟他见第一面的时候,他就讲做医生的最讲究医德。每当病人进到他诊室,他总是要站起来去迎接,而且都是笑容可掬,和蔼可亲。每当给病人检查的时候,都要搓搓手,用手把听诊器焐热去听病人。我跟着老师就像徒弟跟着师父学艺一样,本应该是我开门我去跑这些事情,但老师不,他从来都是自己,老师的腰不好,但他也从不省略起身去迎接病人,以及看完之后还要起身去送病人的动作。

记者:当时您作为他的学生可能都觉得这是小事,但是您老师不觉得这是小事。

北京协和医院院长 张抒扬:我觉得老师认为医患之间建立这种信任和尊重看似是一个小的动作,但在病人心中留下的却是温暖、信任和依靠。

做床旁的医生 把每个病人都当作第一个病人

杜斌,协和医院副院长、内科ICU主任,国内重症医学的领军人物之一。从历代医学大师身上,他学到的是,把每个病人都当作自己的第一个人病人对待,认真做好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

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 杜斌:病人的生命是没有第二回的,病人的肢体、病人的生活质量也没有第二回。有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是没有办法挽回的。我们碰到一个新的疾病会格外小心,花很多时间守在病人床旁,随时去看病人的反应,只要他的反应跟你想象的不一样,你大脑就会飞快工作,我的判断是对的还是错的?这时候应该怎么办?我们很多人犯错都是在我们轻车熟路的一些事情上,有时候一个不经意的错误可能引起病人终身的残疾或者生命的逝去,所以要把每一个病人都当作自己第一个病人来对待,也许这是我开刀的第100个阑尾炎,但我应该把他当作我第一个阑尾炎的病人,想想那个时候我多专注,而不是不小心。

记者:您说到过医生要做“床旁的医生”,做临床医生当然是要在床旁,为什么您要把这个问题反复去说?

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 杜斌:有时候你不用多说什么,你拉住病人的手,其实能传递的东西就很多,而这个大概不是靠一些先进的技术去实现的。医学史上有一幅1861年展出的名画《医生》,医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坐在孩子的床头,去陪伴孩子度过最后的时光。我觉得在高度依赖技术和机器的同时,我们不要忘了,我们同时治疗的是人。我把我的知识和能力发挥出来,我尽了我所有的努力去帮助我的病人,这是第一。第二,我们对于病人的帮助,不单纯是帮病人活下来,活下来不是最高的目标,我们希望病人的生活是有质量的生活,我会想办法看看病人的诉求是什么?去给病人一个至少我认为的最好的结果,这才是对生命的尊重。

一辈子的“值班医生” 终生未嫁却被誉为“万婴之母”

我国妇产科奠基者林巧稚有一句话,“离床就不是好医生”,这一观念一直影响着协和人。林巧稚终生未嫁,但接生了五万多名婴儿,被誉为“万婴之母”。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郎景和与林巧稚共事十年,林巧稚对他的影响极大。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郎景和:林大夫是个很会生活的人,她也热爱生活,也爱孩子,她之所以没结婚,就是一条,太忙了。有一次她一个女友结婚了,林大夫打扮好了去参加婚礼,产房来电话说林大夫有点事,她马上把丝巾脱掉,然后上病房来,她就这样,一辈子很勤奋,把时间都奉献给了医学。

记者:她为什么说我是一辈子的值班医生这句话?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郎景和:我们都在换着值班,谁值班有问题都找林大夫,也就是林大夫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听班,一直到她过去,所以她一辈子都是值班医生。有一张非常经典的照片,她抱着孩子像母亲关爱孩子,虽然自己没有孩子,但是成千上万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所以我那首诗里写:“她的孩子千千万万,谁能说她孑然一身呢?她是真正的母亲。”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