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 让多少女性被迫「脱衣」

当暴力和侵害事件发生后,受害者,为什么边受伤边解释,固有思维、妄想是否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值得关注,更值得深思。

【编者按】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为什么被拖拽的是她?」

「除了安保有问题,被拽女子问题更大」

「早说过这女的不简单,靠爆点博眼球,上热搜」

当暴力和侵害事件发生后

受害者,为什么边受伤边解释

固有思维、妄想是否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值得关注,更值得深思

与发生在北京某五星级酒店大堂「两男子将女客人当作性工作者并骚扰事件」同一天,本周,针对女性的又一起暴力事件被曝光。2021年8月30日,西安地铁一名女性乘客被地铁安保人员强制拖离车厢,拖离过程中,致该女子的身体大面积裸露,事件曝光后,引起广泛的网友热议。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为什么被拖拽的是她而不是别人?」在指责地铁安保人员做法欠妥的同时,也有网友将猜疑和斥责甩向了被拖拽的女性。在评论区看热闹,期待剧情反转的大有人在。

在这个表面浮躁的社会中,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去猜测、点评他人行为的人,不胜枚举。

评论区的猜疑和斥责言辞犀利,针对性强,充满了对女性的不尊重。女性在社会上生存,除了承受与男性同等的压力之外,还要为自己衣着是否得体、穿着是否符合社会大众的审美等问题辩解。女性为什么要承担勾引男性犯罪的斥责?她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名女性被「脱衣」 无数女性「被透视」

与西安地铁女乘客有类似经历的女性不在少数。8月30日,在北京华尔道夫酒店的大堂,一名女性被两名男性误认为性工作者,被追着问「是你吗?」,背后也暴露了同样对女性不尊重的问题。女性因为穿着露背装被误认为「从事特殊职业者」加以骚扰,事件曝光后,在评论区居然有好事者发出「你到底是不是该行业的从业人员?」的侮辱性提问。


类似的事件频繁曝光,映射出当下女性在社会上「无法被遮蔽」的窘境,无论女性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是否着装得体,都处于被审视、被凝视和被窥视的境地,让自己的性别属性和身体成为暴力事件被挞伐的对象。此类事件的发生,是女性的着装存在暗示,还是男性的观念存在偏差,值得深思。

妄想 让恐惧深入骨髓

女性在社会上生存被打上了太多的烙印,穿着得体的可以被推倒,穿着暴露的冠上「荡妇」的名头,而行为激进或言辞激烈的则可能被扣上「泼妇」的帽子。反观这些针对女性特有词汇产生的背后,均与强奸、暴力和谋杀等激烈事件相关联,事件实施的主体均与男性有关。

国产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安嘉和,因为怀疑妻子行为不检点,每次妻子与陌生哪怕熟识的男子交流完,均会暴打他的妻子,因为自己的失当行为承受悲剧的人物结局。

安嘉和这个人物是悲情的,总是幻想妻子与男性交流,必会产生出轨和不忠的行为,将安嘉和这个人物放大到社会上,去反观这几起社会事件中的当事人和围观者,他们在处事和围观的过程中,是否会有妄想的因素在作怪?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曲姗告诉健康界:妄想症是一种精神病学的诊断,又被称为妄想性障碍,它是一个很大的范畴,包括很多不同的类型,比如我们常见的「被害妄想」、「嫉妒妄想」、「情爱妄想」等,安嘉和这个人物其实属于「嫉妒妄想」的范畴,他总是坚信自己的配偶不忠,有外遇,因为这种坚定的想法造成了他监视配偶行为的产生,想办法搜集所谓不忠的证据,成为他实施家暴的理由。

在曲姗副主任医师看来,被害妄想其实是现在社会一个应该被重视的问题,比如近期频发的暴力事件,涵盖了女性生活的多个领域,比如职场、出行等。

「暴力事件的曝光,对女性来说很容易让她们陷入恐惧的情绪中,表现为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不敢穿着暴露的衣服、点外卖不能写XX女士,尽量会标注XX先生,单身女性独自生活,阳台上要尽量挂些男性的衣物……」曲姗介绍道,美国的研究学者肯尼斯·费伽罗在一项研究中指出,女性长期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尤其是对性攻击的恐惧,将会从各方面影响女性的健康和生活,久而久之就会存在「被害妄想」,轻者的表现是疑神疑鬼,重者会将这种需要注意的迫害行为变成强化的意识,坚信她的生活中存在加害她的人,从而影响正常的生活。

对于社会事件的围观者,曲姗认为,围观者分两类,单纯看热闹代表了一类人的从众心理,比如人云亦云,这类人并不真的存在妄想,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另一类人会抱有固化的思维,会把某些表象与实质相关联。比如穿着暴露就是行为不检,言辞激烈就是行为放荡等,这种抱有固化思维的人群,是值得关注的,如果长期存在并将固化思维转化为坚定的意识,他们中的某些人可能会转化为某些事件的实施者。

女性 在阳光下自由呼吸

北京某酒店女性被骚扰,虽然事后她为穿着露背装做出了解释,认为衣服正面的穿着是得体的,所以不该被误解和骚扰。而西安地铁拖拽事件的起因是由于女乘客阻碍了地铁的正常运行造成了被拖拽行为的发生。

无论事件的结局如何,女性在事件中均被迫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再反观男性,他们则无需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人类学家大卫·格瑞博提出过这样一个概念:在不对等的权力关系里,通常是被压迫者不得不去理解这个体系的运作方式、理解两者之间的社会关系。

女性由于在力量、速度等方面与男性存在明显的差距,所以在某些事件中,容易处于弱势地位。

因为势弱,女性在暴力和侵害事件发生时,会处于被质疑和审视的位置上,为暴力或侵害事件发声辩解的同时,往往容易受到二次伤害。

「西安地铁女子被拖拽致衣不蔽体」事件发生后,评论区看到最多的是这句话:由衷期盼世上每一个女儿,都可以怀抱更远大、更无限的梦想。这句话的出处来自赵南柱《1982年生的金智英》,表达了对女性的美好愿景。

唯愿:女性,在阳光下自由呼吸。


参考文献:

1.《男性统治》, [法]皮埃尔·布尔迪,刘晖 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 大卫·格瑞博(David Graeber)《无政府主义人类学碎片》 2004版。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