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论健第70期|当数字疗法遇到智慧睡眠,将激发怎样的市场火花?

当数字疗法参与睡眠产业当中

中国有超3亿人存在着睡眠障碍,成年人的失眠率已达57%。睡眠问题正困扰着越来越多的人,但只有23%的人了解自己的睡眠状况,而寻求医生帮助的人也仅有2%。

改善国人的睡眠健康状况迫在眉睫。随着全球睡眠健康产业容量的不断扩大,各类商家纷纷涉足到医疗睡眠的医疗和服务产业中,各类改善睡眠的产品也层出不穷。当数字疗法参与到睡眠产业当中时,会激发怎样的碰撞?

6月29日,蜗牛睡眠医疗健康总裁王萍、绘睡智慧医疗CEO朱雨晗和达资本合伙人邓智升相聚在健康界原创品牌节目《BOSS论健》,共话数字疗法激活智慧睡眠。

睡眠产业市场空间巨大

无论从生活方式还是从疾病治疗看,睡眠的质量都对人体健康至关重要,而睡眠产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整个睡眠产业接近4000亿元市值,2020年可能会达到5000亿元。“但这当中包含了很多部分,既包含传统的家居家纺,也包含新型的智能硬件,以及数字医疗服务。”朱雨晗说。

2021年,数字疗法元年到来,撬动的同样还是有睡眠产业。基于市场痛点,一批睡眠健康企业以数字疗法为切入点,进入睡眠健康市场,同时也有一批老牌的睡眠企业顺势转型,为睡眠障碍患者提供数字医疗解决方案。

无论是创业六年,已拥有6000万用户的蜗牛睡眠,还是从传统家纺行业延伸至睡眠经济的绘睡智慧医疗,都在努力运用数字手段,帮助患者进行睡眠管理,改进睡眠质量。

邓智升表示,数字医疗服务可以解决睡眠治疗“千人千面”的问题。从本质而言,光靠药物解决不了用户睡眠障碍的全部问题。从底层逻辑看,健康问题实际上是因为生活方式,行为习惯不好,导致了其各类健康不良状况,其中包括睡眠问题。

“个体情况不同,解决方案也不同。比如说产后抑郁症和肥胖问题引起吸暂停,在睡眠障碍上的数字解决方案就应该不一样。数字疗法元年的到来,正因为基于个体和细分病种,按照循证医学的依据,对不同人群做的治疗方案也不同。”邓智升认为。

通过可穿戴设备,以及手机APP等进行不间断的身体数据采集,数字疗法通过这些数据制定一套定制的治疗方法,并且越来越细分,从而使用户的身体状况得到改善。正如王萍所说,未来医疗不再是围绕着医疗和治疗,而是通过健康管理,使疾病得到预防。

“数字疗法是元年,而睡眠医学领域的患者教育也没比元年往前走太多。”这是从事睡眠产业多年的王萍的感触。

在王萍看来,医院医生对患者进行的教育已经铺垫得很不错了,但是睡眠相关疾病的知晓度还是未能触及普罗大众。尽管蜗牛睡眠这样的市场先行者持续地进行患者教育,但由于去医院手续繁杂,安眠药治标不治本,又会对身体造成危害,患者往往对睡眠障碍的诊治不及时不到位。

以针对失眠的认知行为疗法(CBT-I)为例,对慢性失眠中认知、行为和心理进行干预和重建,调节睡眠节律。不依靠药物等外力可以做到轻松入睡,是一种国内外首推的非药物治疗方法,常见于医院专业诊疗。

但是患者要每周到医院挂号面诊,每次费用接近千元。而且这一试图失眠治疗决策系统,是一种笼统的治疗方案,缺乏对患者的个性关怀,干预时间较长、患者依从性不高。

一些智慧睡眠企业由此入手,从传统治疗失眠到CBT-I逐步转型线上,让失眠患者足不出户即可获得治疗,通过执行在线CBT-I,治疗失眠变得灵活简便。正如嘉宾们认为,数字疗法要睡眠领域有着很大的市场应用空间。

专注单病种的数疗企业或涌现

睡眠的问题往往超出睡眠本身。王萍表示,睡眠问题在院内会发生在多科室,往往伴随着多学科交叉的医学问题。“不仅可能在医院的睡眠中心,也可能在神经科呼吸科,还有康复科甚至是老年科。”

数字疗法在睡眠行业里面的应用,很有可能会突破睡眠医学本身的限制,把很多东西连接到一起。王萍认为,“我们怎么去做侧重,以及怎么帮助院内医生把各种信息打通和共享,能不能从睡眠的问题当中再延伸到其他的疾病领域里面去,这些都在我们考虑的范围内。”

在未来3~5年之内,应该会诞生出众多专注单病种、垂直领域的数字疗法企业。邓智升认为,“一些公司做横向——我们以前叫数字健康或者数字医疗的公司,做横向的公司去做平台;而另一些公司专注去做既定病种,纵向做病种,可以针对某一单科专科的病种,还能在不同的年龄段的病种去做相应的适应症。”邓智升认为,这是在未来的三五年里面,创业企业可以去思考的方向。

但数字疗法也面临逆人性的挑战。数字疗法与用户的交互性,能否带来用户较好的依从性也至关重要。在邓智升看来,目前的数字疗法,是否在临床上取得好的效果很关键。如果临床上起作用,未来肯定会诞生一些优秀的企业。但数字疗法本身只是一个工具,并非单一的治疗工具。“睡眠障碍患者、糖尿病等慢病患者,对数字疗法的需求是持续性的,甚至是终身的,一旦商业逻辑打通,可以带来持续的收益。”邓智升说。

数字疗法与睡眠药物是竞合关系

数字疗法对于寻求改善睡眠的人来说是一个机会,可以帮助他们摆脱传统安眠类药物的潜在副作用。除了有利于医生端,有利于患者端,即使对于药企,数字疗法加入睡眠治疗,也是益处多多。

在朱雨晗看来,数字疗法与睡眠药物是一种竞合关系,而不是单纯的竞争关系。“睡眠行业太大,睡眠的障碍太多,不可能有一种单一产品能够解决所有的睡眠问题。在整个行业中,面对各种的睡眠障碍,一定有大量的病症和专科是依赖于数字疗法加药企,数字疗法加器械厂商一起去解决的。”

对于数字疗法如何实现商业化的问题,朱雨晗认为要分成短期和长期来看。长期来看,进入医保和商保,一定是必经之路;而短期的盈利,直接面对消费者是绘睡大胆的尝试。“实际上,就走2B2C和2C两个路线,前者是通过与医院合作,触达患者,后者则是直接面对就消费用户。”

健康界也关注到,经过临床验证和迭代升级的非药物解决失眠疗法于近期开始在网上对国内用户进行销售,整套方案结合了CBT-I、个性化定制睡眠服务和医疗级监测指环等,通过软硬件设施全程提升睡眠监测和改善建议。

“目前睡眠数字疗法的c端消费级产品,在美国有类似的产品,需要799美元,使用三周。而按照美国的医疗价格体系,三周如果去线下问诊医生远远不是这个价格。”朱雨晗认为,国内这种睡眠数字疗法消费级产品试水,是大胆和有意义的尝试。“毕竟这个市场总要有人去做先驱,也不是所有的先驱都会成为先烈。”他幽默地表示。

数字疗法加入智慧睡眠,正为本已市场空间巨大的睡眠产业注入新活力。事实上,类似的细分产业还有很多,《BOSS论健》正在进行数字疗法系列专题,后续我们还将持续邀请数字疗法热门细分赛道的企业和投资方进行现场交流。

如果您的企业也有在数字疗法领域的新理念、新模式与新玩法,希望与我们分享。立即点击这里填写表单,我们将安排相关编辑尽快与您联系。

最后,感谢一汽-大众奥迪对本期《BOSS论健》节目的冠名支持。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