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分领域现创业高潮 皮肤科的移动医疗是条好路么?

移动医疗创业短暂的风光时刻一去不返。然而,口腔、医美、辅助生殖等细分领域的创业却接连出现了小高潮,最近的例子则是皮肤科领域。

2016年,随着外部经济和资本助推的冷淡,移动医疗创业短暂的风光时刻一去不返。然而,在瑟瑟秋意中,口腔、医美、辅助生殖等细分领域的创业却接连出现了局部的小高潮,而最近的例子则是皮肤科领域。

2016年6月,为皮肤科医生提供会诊服务的优麦医生宣布获得千万元A轮融资;9月底,乌镇互联网医院皮肤病远程会诊中心成立,成为乌镇互联网医院旗下的第六个专病远程会诊中心;10月末,皮肤宝披露其获得2400万Pre-A轮融资的消息;11月,蜜肤医疗宣布,公司完成由重山资本领投的千万级A轮融资。这股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细分行业创投热在2016年势头依旧。

面对皮肤科领域突然兴起的创业热潮,我们想用三个问题梳理一下行业。

赛道挤么?

相较于“百糖大战”、“千家问诊”,皮肤科领域移动医疗项目的曝光度并不算特别引人关注。并不是资本遗忘了这个角落,而是这一细分行业本身的赛道宽度就有限。

据有关数据统计,中国目前拥有2万多名皮肤科医生,也就是说平均每6万人才能拥有一名皮肤科医生,这一数据凸显出中国皮肤科医生异常短缺的一大现状。据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皮肤科主任张建中介绍,中国皮肤科医生还呈现出分布不均的现象,例如,东部沿海地区的皮肤科医生数量是中西部的3倍左右。皮肤科医生数量短缺与分布不均的现实状况使得许多基层皮肤病患者难以获得治疗。

皮肤科领域移动医疗项目创业热兴起较晚,一些打法显然也吸取了之前移动医疗项目的经验教训。它们在争夺有限医生资源的时候也大都放弃费力的“逐个击破”,而通过机构合作的方式进行整体布局。皮肤宝CEO王峰表示,皮肤宝目前的注册医生超过2000名,签约医院接近400家左右。今年4月,安徽省卫计委牵头的安徽省皮肤病医联体成立,随后与皮肤宝签署了“安徽省皮肤医联体入驻协议”。经此一役,皮肤宝就覆盖了全安徽省16个地级市、255家公立医院、700余名皮肤科医师。

2015年11月,蜜肤医疗和30位皮肤科专家共同成立了国内首个皮肤科医生集团。据蜜肤医疗创始人罗勇的表述,这医生集团到2016年11月份时,已经有上百名医生。此外其今年已经和河北、河南、内蒙古的近20家医院达成合作,计划明年覆盖20个省、合作100家医院。优麦医生则早在今年5月就宣布平台上已有6000多名皮肤科医生。

有限的医生资源,在经过春雨医生、好大夫等瓜分后,再被皮肤宝、蜜肤医疗、优麦医生等专科领域的项目二次抢食,即使创业热潮来得晚一些,有限的赛道其实也已接踵摩肩。

不过,即使竞争者多,从赛道容量上来说,这一行业其实倒也足够竞争者去挖宝。

皮肤科每年全国的门诊量就有1.6亿人次,垂直领域的深耕需要有更多专业资源的创业者去推进。更为关键的是,皮肤病由于其可视化特征明显,最适合用互联网工具协助诊断的疾病,也被认为是最适合互联网化的专科病种。张建中教授认为,中国的皮肤科正在走进一个最好的时代,皮肤科是最适合通过网络为患者提供帮助的学科之一。除了日常的小毛病,即使比较严重的皮肤病,有经验的专家也能通过线上的照片进行初步的判断。另外一些皮肤病的复诊,也可以通过线上图片的方式进行,有助于患者的规范用药以及定期复诊观察。

从皮肤科医生的收入也能看出这个行业“钱途”不错。今年9月,美国的医疗行业网站Medscape发布了《Medscape年轻医生2016年度薪酬报告》(Medscape Young Physicians Compensation Report 2016)。来自20多个专业的19183名医生参与这项调查,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报告显示,在40岁或40岁以下的医生中,皮肤科医生以312,000美元的年薪仅次于整形科医生排名第二,即使把40岁以上的资深医生考虑进来时,皮肤科医生也以381,000美元排名第三。

赛道够长么?

拿到风投,拉好人马,圈罢医生,接下来该做什么?当各家的打法出现了偏差时,皮肤专科领域的赛道够各路豪杰挥洒智慧么?

记者见到皮肤宝创始人王峰时,他公司的名片刚刚做过一次修正。皮肤宝的的业务领域刚刚从“皮肤医疗”改为“专注于皮肤健康垂直领域”。

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皮肤宝的业务在“医疗”层面将开拓皮肤科细分病种,在“健康”层面则将迎合人们对于“变美”的需求,加入更多“大健康”和“变美”类型的信息和服务,同时也会与“美”相关的产品合作。考虑到皮肤宝的投资人是“美图秀秀”董事长蔡文胜所创立的隆领资本,这一业务转变的迎合对接之意不言而喻。采访中,王峰的注意力已经从疗肤更多向“护肤、调肤、美肤”的方向上展望。

优麦医生则着重在医生端打造皮肤科医生的社交协作平台,让三四线城市的医生可以和一线名医在线实现会诊。在优麦医生的创始人兼CEO常江看来,比起单纯的医患轻问诊模式,医生社交协作平台以及名医远程会诊模式更有助于提升医生多点执业的积极性。

更多的项目则开始了线下布局。如蜜肤医疗此前宣布,将以儿童湿疹为模板,在3年内成立 100家儿童皮肤水疗中心。康知皮肤则号称要自建以激光美容为主打的诊所。

刚刚投了蜜肤医疗的重山资本合伙人孙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坚定看好皮肤领域垂直专科的深入。“蜜肤医疗经过我一年的反复沟通,已经从纯粹的移动医疗做了些转型。如果它不接受我的转型建议,这轮投资我也不会进去。”

是条值得跑下去的赛道么?

创业者大都会认为这是一条遍地黄金的赛道。皮大夫的创始人孔祥军曾希望在更细分的切入口——青春痘领域掘金。他曾乐观地表示:虽然皮肤科的市场容量不大,但如果把整个皮肤领域算上则能达到4000亿元,其中青春痘就有400亿元的市场。皮肤宝的王峰则寄望于将来与美图秀秀的合作和导流,以及作为更多健康平台皮肤问题的咨询入口。

不过新创业者们总是习惯乐观估计市场规模和与合作伙伴的投契程度。如同余华《十八岁出门远行》里的“我”,信心勃勃又跃跃欲试。

从最早接入皮肤科领域的紫色医疗的转型过程,却可以看到专病领域的探索,其实未必容易。

紫色医疗的创始人卢杰是协和医院的医生,曾经担任过春雨医生的首席医疗官。在创办紫色医疗的时候算是国内最早一批在专病种进行开拓的先行者。可之后紫色医疗从专病扩展到了男科、妇儿、内科等多个学科,并转向了随诊为主的患者管理领域。重山资本的孙超认为,这家2013年就成立的移动医疗公司身上现在几乎不太看到皮肤医疗的影子了。

紫色医疗现在的主打是一款叫“嘟嘟医生”的产品,专注于“电话咨询”,曾被认为非常适合皮肤科的图文咨询业务已经被边缘化。此前一直跟踪这家企业的记者都发出了“没想到紫色医疗做出的改变是如此之大”的感叹。

卢杰解释原因时提及了皮肤科低频和低客单价的劣势。不过虽然早早做了转型,卢杰依然认为皮肤科领域真能垂直纵深还是有机会。比如皮肤图像处理的数据挖掘工作,向医美和性病领域的扩张等。

皮肤宝的王峰坦言:“一般的皮肤科问题的确客单价不高,你想一管皮炎平才多少钱?”王峰表示未来非常需要在专病领域做深耕,如银屑病、红斑狼疮这些慢性病和重病。即使现在,皮肤宝上线患者端的医生也只有300多人。“后台很多医生还不敢都放上去,不然有的医生没有咨询单子,担心影响他们的积极性。”如果能在病友圈庞大的专病领域打开知名度,未来的机会将大大增加。正是在这一思路下,皮肤宝与刚刚成立的“中国银屑病医疗联合体”达成了医联体内医生整体进驻的协议。

找到大流量平台,进行患者的导流或许仍是皮肤病领域走出“小圈子”的关键。据媒体报道,9月份,美国最大的连锁药店Wallgreens推出了一个新的护肤问诊平台。这一服务就是由在线皮肤护理公司Lagnosis提供的DermatologistOnCall(在线皮肤学问诊)服务。考虑到Wallgreens平台上每天有超过200万人的有效访问,如此医药联动产生的合力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Lagnosis也自信地打出了每次在线咨询59美元的定价。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