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掀起互联网医院建设潮,民营医院如何自处?

站在风口的互联网医院热度,还会持续多久?

3月,北京协和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先后通过北京市卫健委专家组评审,成为北京市属医院首批通过互联网医院资质审批的两家单位。目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也已顺利通过互联网医院资质准入现场评审。目前全国建成互联网医院已经超过1100家,据健康界研究院调研数据,这其中参与方来自公立医院的占比69.5%,民营医院占比仅6.2%,其他机构占比24.3%。

一边是头部医院扎堆上马,一边却是服务量的匮乏。有业内专家向健康界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北京一家委属公立医院一年的网络服务量仅有1000例左右。

自2020年后,中国公立医院掀起一波互联网医院建设潮。梧桐树资本合伙人陆游龙向健康界表示,这势必要对民营医院造成一定的业务挤压。面对“来势汹汹”的公立医院,民营医院如何应对?站在风口的互联网医院热度,还会持续多久?

业务看似鸡肋?

据卓健科技董事长尉建锋观察,目前中国互联网医院业务看起来仍有些“鸡肋”,所能提供的服务较为单一。

中国医药信息学会电子病历与电子健康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陈金雄认为目前互联网医院还存在三大局限:一是线下业务的复制,简单地线下模式搬到线上;二是集中在轻业务模式,大部分以轻问诊为主;三是没有形成业务闭环,线上线下没有全部打通。

也正因为互联网医院所提供的服务有限,导致很少有患者买单。“目前大医院互联网服务量平均一天两百例左右,小医院肯定更少。”这是尉建锋给出的数据。

有专家评审组成员向健康界直言,现在每家公立医院的互联网业务都是在赔钱。“但他们不在乎,因为任务要求,也因为大家都在做,大趋势裹挟下,公立医院都纷纷开建互联网医院。”

凑热闹的一些医疗机构在其互联网医院长期没有带来较大盈利后,也会打退堂鼓。一家三甲医院院长向健康界透露,他们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主要是因为上级要求,疫情带来的热潮过去后,这部分业务也许会被搁置。

公立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的热潮是否会持续下去,谁也无法判断。但从目前来看,陆游龙认为,公立互联网医院的加速建设,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核心医疗资源紧张和疫情之下医疗服务难以开展的压力。

医生经济回报并不高

陆游龙研判,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发展,互联网医院将延伸核心公立三甲医院的服务半径,对民营和下级医院形成业务挤压,也影响部分在民营医院多点执业的公立医院医生精力分配。

但上述专家评审组成员对此却不担心。他告诉健康界,医生参与公立医院互联网医院的经济回报十分有限。以一个公立医院的50元/次网络接诊费为例,这些钱对医生的吸引力不高,尤其是在北京三甲公立医院。

民营医院为医生支付的多点执业费用要远远高于50元,但这不意味着民营医院的线上执业不受影响,因为民营医院的网络接诊费同样不高。

一直以来,温州康宁医院集团副总经理王健都希望通过互联网网络更多知名专家,使康宁自建的怡宁心理互联网医院成为所有医生开放性的执业平台。但目前为止,线上医生资源仍以集团内医生为主,且少于线下。

精神科主任医师唐伟是在线上线下同时接诊的医生之一。晚上7点左右,唐伟刚刚结束在康宁医院的工作,他又打开手机登录怡宁医院,“一般都是走在路上、公交车上、中午休息及晚上睡觉前,利用每天的零碎时间在网上接诊。”

从这些琐碎时间里,唐伟一天大约能在线上接诊5个患者。他们大部分是挂不到号或者路程遥远的复诊患者,还有一些是涉及到私密问题的、有病耻感的患者。每天5个网络患者,并没有为唐伟带来太多经济利益,他也认为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互联网医院能为患者就医带来便利。”

找到流量与匹配患者

从2020年3月初敲定想法,5月中旬搭建好系统,6月底申请到牌照,再到8月1日正式运营,怡宁医院成长速度非常快。截至目前,怡宁医院的网络服务量每个月在以20%的速度增长。数据增长的背后是医院患者的黏性增加,王健说,“患者即使不来康宁医院,也可以在网上和医院医生沟通交流。”

随后其依托互联网医院,2020年度线上获客共计2.2万,同比增长285%;线上成交额400万元,同比增长367%。

从这一方面来说,互联网医院成为民营医院的有利获客方式,也有利于提高患者黏性。在此之前,陈金雄观察到,很多民营医院要依靠购买广告等方式实现流量转化,但效果并不好,而建设互联网医院能成为他们获得流量的更好机会。泰康仙林鼓楼医院也早在2020年3月拿到互联网医院拍照,其副院长王旭平提到,“当需求更加多元的患者聚集到互联网医院,这对于推进医院持续做好线上运营、提升服务能力也很大帮助。”

“自营互联网医院能很好凸显医院的品牌实力和专业性,也能更好营造自身差异化的服务,深度运营维护目标客户群体。”陆游龙提到,依托成熟的在线系统方案,稳扎稳打建立属于自己的互联网堡垒,打好下一阶段的阵地站,不失为民营医院经营者明智稳健的战略选择。

如果说民营医院更多需要通过互联网医院解决流量不足的问题,大型公立医院则需要通过互联网医院为线下匹配更精准患者,而不是抢夺患者。

在陈金雄看来,大型公立医院互联网医院最好的发展方向是精准匹配患者以及线下资源的更好利用,搭建好远程医疗平台,将民营医院和中小型医院链接起来。“通过转诊从而精准匹配患者,重大疾病他们接,疾病后期的照护服务,他们指导其他医院去做。”

民营医院,还有机会吗?

健康界观察到,目前民营医院在数量上早已超过公立医院,但其自建自营互联网医院数量却远远少于公立医院。

究其原因,陆游龙认为,民营医院自营自建互联网医院服务,会带来额外的建设成本,背后也往往没有巨头支撑输血,更多需要依靠自身运营来支撑信息化建设。

互联网医院建设强调的是实体医院的信息化能力、资金及人员投入能力。据泰康仙林鼓楼医院副院长王旭平回忆,自建互联网医院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过程,仅系统搭建就要迈过多个环节:该系统要实现在线预约挂号、在线支付(第三方支付、银联支付)、报告查询、网络门诊咨询等业务;同时要与院内HIS系统完成对接,实现业务层面与数据层面的闭环;最后要打通政府平台专网,保证互联互通,并将业务数据上传至监管平台接受监管。

王旭平告诉健康界,从前期探索调研、到协调各类人员参与,从与政府机构对接、到系统调研采购,从系统技术研发落地、到验收通过取得牌照及后续运营推广,整个过程可谓千头万绪。

对此,有专家建议,民营医院可以和第三方合作,通过购买服务共建互联网医院,“前期投入少些也无妨,后续再不断发展完善。”

目前,实体医院想要切入互联网医疗有三种模式,一是独立设置,比如怡宁医院,这对医疗机构来说门槛比较高,不仅前期投入大,对团队的要求也更高;二是直接入驻省市搭建好的平台,成本很小,但功能等较为简单;三是与第三方科技公司共建,例如微医、卓健科技等。

实际上,卓健科技合作客户中有公立医院也有民营医院,但民营数量很少。

尉建锋告诉健康界,“公立医院给到的资金和要求是固定的,相较之下民营医院要求高、不明确且付款不积极。”

要求不明确的背后,其实是民营医院对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方向的不明确。

过渡阶段,如何安全度过?

在王健向健康界分享的资料中,怡宁医院的未来规划十分清晰:一方面实现院内医疗服务的院外延伸,一方面要打造成开放性的互联网医疗平台,汇集全国优质医生及咨询师资源;泰康仙林鼓楼医院则把互联网医院定位在服务于常见病、慢性病患者之外,同时推出私人医生服务。

上述两种实践经验,与陆游龙所建议的发展路径不谋而合:民营医院一方面要通过互联网医院提供差异化的优质服务,另一方面要通过合理利益分配激活供给端,为平台明星医生或者多点执业医生打造个人品牌,通过自主定价、评价机制、商保接入、更高值高效的处方药接入等方式创造经济激励闭环反馈。

陈金雄认为,公立医院发展互联网医院更多是政策引领,而民营医院要以发展引领。“互联网医院的建设,只关乎公立医院发展速度,却关乎民营医院的生死存亡。”在陈金雄看来, 这对民营医院更是一个实现换道超车的机会,民营医院更要抓住机遇,效率要更高、更快。

机遇来得快消失得更快。尉建锋认为,互联网医院终将是一个过渡阶段。“就像以前大家总提网上银行,现在都不提了。”在他看来,医疗最终可以融合到整个服务场景中,没有必要再去区分线下线下。

陈金雄所看到的互联网+医疗的未来,也是一种融合,他称之为医疗在线化:医疗服务通过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无缝衔接,全过程实现在线化管理和服务。

无论互联网医院最终走向何处,但互联网向医疗行业渗透已经成为必然趋势。在这个过程中,民营医院能否抓住互联网的机遇实现换道超车?让我们拭目以待。


互联网技术向医疗的渗透已是大势所趋。未来社会办医将涌现哪些新趋势?医疗集团如何高质量发展?民营专科连锁如何加速跑?这些社会办医领域的焦点话题将在2021年5月21-23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2021健康界峰会之中国多元化办医大会上揭晓答案。同时本次峰会还精心策划了10多场云端论坛、40多场现场活动、超千平方米解决方案展览,邀约名家、名院、名科、名企共同分享健康中国蓬勃生长的新思维与新实践。

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健康界峰会群,及时了解峰会最新动态。

医改

《江西省老年医院基本标准(试行)(2021版)》发布(附解读)

老年医院是以老年患者为中心,以患老年综合征、共病以及其他急、慢性疾病的老年患者为主要服务对象,提供诊断、治疗、护理、康复等服务,并承担健康科普、预防保健、传染病预防、疫情防控等公共卫生职能和服务的专科医院。

  1. 《江西省老年医院基本标准(试行)(2021版)》发布(附解读)
  2. 国家耳鼻咽喉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陕西分中心落户西京医院
  3.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加强国家中医应急医疗队伍建设与管理
  4. 这85家医院,通过中国心衰中心认证!
  5. 焦雅辉:通过公立医院的高质量发展提高人民群众看病就医的获得感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