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明:购买公共服务有望成医改突破口

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模式下,本应一视同仁的医疗机构,能否打破姓“公”姓“私”隔阂,推动医改向前进。

近日,国务院下发通知,成立政府购买服务改革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领导小组”),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担任组长。此次成立政府购买服务改革领导小组,除了统筹协调政府购买服务改革,组织拟订政府购买服务改革重要政策措施外,同时还肩负着指导各地区、各部门改革工作推进的重任。

专门成立政府购买服务改革领导小组,还由副总理担任组长,加上2013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2014年年底,财政部、民政部等三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暂行)》通知……短短3年,购买公共服务已跃迁至各行业改革的突破口上。

先后在公立、民营、混合所有制等不同类型四家医院担任院长,一直主张在医疗卫生行业实施公共所有制的王景明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他一直主张“购买公共服务是医疗卫生改革的一个突破口”。

一直致力于推动医院公共所有制的王景明,深刻体会到医疗卫生发展要打破姓社、姓资和公立、民营传统思路,积极探讨从购买公共服务、实施公共所有制入手进行医院改革的难度。用他的话来讲,“虽然会有很多难度,但如果这件事情做成了,那对医疗卫生行业,老百姓看病都是一个大福利、大福音!”

政府补贴不能无视社会办医

在“政府购买服务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领导下,医疗卫生服务将变成社会公共服务的一部分,这时,社会资本办医院和公立医院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国家要补贴医院的话就应该都补贴,不能落下社会所有制医院,要一视同仁,这样才能叫公共服务。”王景明说,“如果政府给了公立医院很多补贴,到头来却还要再花钱采购医院的服务,那这对社会资本就是一种不公平。”

他强调,医疗服务属于公共服务性质,所有性质的医疗机构应一视同仁。

明确医疗卫生公共服务范畴后,公共所有制和混合所有制医院将可能迎来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同时,也会给医疗卫生行业带来一个好处,“各种不同类型的医院,在政府购买服务面前,都是平等的。不会出现公立医院在经费、社保等各方面得天独厚,而社会办医院却连医保都不能上的状况。”王景明说。

障碍仍然很多

在发达国家,政府购买服务已成为一种趋势。但在我国,由于体制、机制等原因,政府购买服务一直推行缓慢。在医疗卫生行业,实施政府购买服务,障碍依旧颇多。

1.本末倒置的补贴方式

“障碍首先来自于公立医院和原有的卫生服务体系,因为政府购买医疗公共服务可能给公立医院带来竞争和管理的考验。”王景明强调,尽管医疗卫生服务采购是医疗卫生改革的“牛鼻子”,但作为一个新的模式,医院对它会有一个新的认识、适应过程。

此外,当下国家对医疗行业的支持多是直接对公立医院进行补贴。从供需上讲,补贴医院的方式永远只是在补贴供应方,需方购买能力较低的现状并未改善。“如果把公立医院补贴费用直接补贴到需方去,绝对值增加,就可以从需方增加购买能力,并帮着病人一起控费。政府购买服务,是医改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王景明举例,450元的农村社保,如果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将补贴给医院的费用转到需方,农民的社保金额就可能提高到900元。这样,就增加了需方的医疗服务购买能力。

但最终真正落实起来,医疗服务价格将与医院等级脱钩。

2.重大轻小的三级付费模式

当前,医院的付费方式是三级付费模式下的按项目付费,并且价格是由医院定,导致其很大精力都放在了检验、做CT上。王景明表示,在当前医疗服务三级付费模式下,要实现卫计委规定的医疗费用增长幅度降到10%以下这一目标是不现实的。

怎样才能有效控制医疗费用增长?“把病种的费用和人头的费用结合起来才可能实现。”王景明向健康界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如果把收费和医院的等级脱钩,和病种、人头挂钩, 还有必要在全国搞医疗控费吗?”王景明补充道,“如果真要做医疗控费,不超过国家GDP的增长,才是平衡的。”

3.管办不分

政府购买服务,把政府直接提供的一部分公共服务事项以及政府履职所需服务事项,按照一定的方式和程序,交由具备条件的社会力量和事业单位承担,并由政府根据合同约定向其支付费用。

但在当前的政策背景下,医疗卫生行业服务仍然大多由公立医院直接提供,并且能获得政府的专门补贴,而同样提供医疗服务的社会办医疗机构,既享受不到这一福利,同时还要受到相关部门的监管。

“社会资本办的医疗机构不是政府投资建设的,为什么要对它进行过多的监管、干涉?”王景明反问。

过多的行政性管制,导致医疗服务市场过于僵化,医疗公共服务依然呈现出单一性,无法满足百姓的多元化需求。

如何突围?

医疗行业实施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困难重重。既有体制因素,也有行业因素。如何从僵化的“围城”中突围而出,打破原有服务提供方式,促进医疗资源的合理优化与配置?

王景明支招道:“政府购买公共服务需要工业4.0技术及理念的支持,在医疗领域尤为明显。”他介绍,工业4.0有三个特征:一是数字化与精细化管理的融合,使每个业务流程和具体技术数字化;二是互联网与物联网整合,变中央集中式控制为分布式智能控制;三是信息互联互通,实现流程、质量和各岗位工作平台的信息共享。

“现在我们恰巧把前两个最重要的特征给忽略了,一直在强调‘互联网+’。”在王景明看来,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与工业4.0是一致的,没有工业4.0下的医疗信息化建设,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是推进不下去的。

“例如人社部的处方监管系统,医生开处方时就必须注意,因为有专门的监管系统。但按照工业4.0的方式,就不需要监管系统,因为它是直接的信息共享,根本不用再专门弄套监管系统。此外,药品招标采购也可以不用了,直接购买服务,服务里包含这些项目就可以了。”王景明描述,在工业4.0下,借助医疗信息化,政府购买医疗公共服务能为整个医疗行业带来巨大的便利。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