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不服老?美国医院:别闹,先通过测试再说

一方面医生短缺,医生退休年龄一再延迟;一方面是高龄医生执业带来的安全隐患,如何确保高龄医生安全行医成了各医院亟待解决的问题。

编者按:随着寿命的延长和健康状况的改善,达到退休年龄的医生也想继续发光发热,很多医生会继续活跃在工作岗位上。但是也有数据显示,由于身体机能和认知能力的下降,高龄医生更容易犯错。如何鉴定“宝刀未老”成了一个难题。


外科医生赫伯特·达迪克(Herbert Dardik)是新泽西州恩格尔伍德医院和医学中心(Englewood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普外科和血管外科主任。2015年,在经历严重心脏和膀胱疾病发作后不久,达迪克希望重新回到手术室,继续工作。但医院领导却担心,已经79岁高龄又经历了健康问题的达迪克医生并不适合重返工作岗位。

高龄医生执业安全引争议

对于如何解决达迪克医生的情况,医院也束手无策。虽然法律规定医院对有过医疗差错的医生有干预权,但是达迪克医生从未出过不良医疗事件。恩格尔伍德医院和医学中心外科主任迈克尔·哈里斯(Michael Harris)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建议达迪克参加一项针对高龄医生认知能力和身体健康的测试。

可哈里斯这一建议却惹怒了达迪克医生,“有谁能比我自己更清楚自己的能力?”实际上,虽已年近80,达迪克每天还能在自家游泳池游几个来回,一气之下他给哈里斯医生下了游泳比赛战书。而哈里斯则认为,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确保所有医生都处于最佳状态。

达迪克医生遇到的情况并非个例。根据国家医学联合会(Federation of State Medical Boards)发布的Journal of Medical Regulation统计,2014年,美国有99500名医生超过70岁,比2012年上涨了2%

随着医疗的进步,个人健康和大众健康水平都随之提高,加之对人生目标和身份感的追求,很多人到达退休年龄后依然活跃在工作岗位上。据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统计,美国医生的平均退休年龄从2003年的63岁,稳步上升到2014年的68岁,未来几年医疗行业的高龄医生问题会更明显

老去是每一个生命的必经过程,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认知能力和身体机能都会随之下降,只是程度不同。但是很多医生却不相信,他们和达迪克医生一样,认为年龄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

但是,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AMA)2015年的一项报告显示,60岁以上的医生在质量管理如死亡率和住院时间上表现更差。很多专家也提到一些高龄医生确实会在工作中出现各种问题,比如,有外科医生在手术中睡着,有医生会忘记回自己办公室的路,还有一位儿科医生身体行动不便已经无法接生。

医生短缺 强制退休并不可行

《1976雇佣年龄歧视法》(1967 Age Discrimination in Employment Act)通过,自此美国劳动局有权力保证老龄员工不会因为年龄限制而失去工作,但是这条法律并没有覆盖一些高危行业。例如,空中交通指挥员必须在56岁退休,联邦消防员57岁退休,飞机驾驶员的退休年龄是65岁。其它行业,如会计,也有强制性的退休政策。

鉴于医疗行业的高危性,有人认为强制退休和认知能力及身体机能测试是必要的,也有越来越多的医疗系统要求到达一定年龄的医生定期进行身体和认知能力的临床测试。

但也有人反驳,美国医生,不管年龄多大,都要定期进行测试更新行医执照。但是医疗机构和负责患者安全的负责人则认为,这些常规的测试并未包含由老龄带来的认知和身体机能下降的测试内容,而这些能力的下降却会影响到患者的安全。

“医疗机构需要对此制定出相应的政策,就像对待资历不够而伤害到患者的医生一样,”消费者联盟的患者安全项目(Safe Patient Project for Consumers Union)主席丽莎·麦基佛特(Lisa McGiffert)说。2016年1月,美国外科医师协会(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推荐65岁到70岁之间的外科专家自愿参与保密的定期基础身体机能检查。在该协会看来,强制退休并不可行,原因在于强制退休会加剧医生短缺。这些高龄医生对行业认识深刻,经验也更丰富,没有人希望看到他们就这样退休。

虽然行业领导反对政府对医生设定法定退休年龄,也有人支持医院对高龄医生进行客观评价。“但现在还没有一项适应所有医生的评价标准,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评价方式,”Lown Institute总裁维卡斯·塞尼(Vikas Saini)说,“但是这一点,我们连对年轻的医生都做不到。”麦基佛特(McGiffert)同样担心这个问题:“实际上,有人20多岁时就拿到了行医执照,到了70岁却突然要检查他是否能胜任,这太奇怪了,况且现在行业变化如此之快。

美国医院“花式”鉴定高龄医生能力

LifeBridge Health从2014年开始实施高龄外科医生测试项目,其项目制定者是来自每个州医学会和医学专业协会任命的540名医生,目前该机构还处于制定相关政策的初级阶段。

2011年,University of Virginia Health System规定,70岁以上的医生必须每两年进行一次身体机能和认知能力的测试,与此同时,Lucile Packard Children's Hospital of Stanford Children's Health也制定了相似政策,该方案两年后被Stanford Hospital and Clinics采用。Texas A&M Rural and Community Health Institute、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和Children's Hospital & Medical Center in Omaha也都开展了类似项目。

每一家机构的实施方式各不相同。有的医院,医生年龄不同所需参与的测试不同:有一些医生要检查他们的临床技能并且每两年进行身体健康检查,另一些则要求他们参与认知测试。一部分医院的医生可以由自己的家庭医生测试,其他医院则请外面的医生进行测试,避免尴尬。有些医院会邀请和被测医生工作相似的其他医生进行同行评价,有时是几个人,多的时候有12人。每家医院的测试时间也各不相同,有些医院只需一天,有些则需要很多天。

LifeBridge Health的高龄外科医生监测项目为期2天,美国各地的医生都可以自愿进行测试,或者通过所在医院推荐而来。对于工作多年的外科医生来说,被推荐来参加这种测试总是难以接受。“在被介绍来参加我们项目的医生中,至少有6位外科医生因为害怕而选择自愿退休,”LifeBridge Health旗下西奈医院(Sinai Hospital)老年病外科中心主任兼外科主任Mark Katlic说。

目前很多医院都在考虑将这一程序标准化,也有很多医院考虑引进此类检测方案。但是麦基佛特提醒,“这个项目并不讨喜,实施起来也很困难。”就拿Stanford Health Care来说,虽然一开始就对高龄医生进行身体健康检查,但是第二年就因为这种检查不能作为医生执业的重要指标而放弃了。现在,他们依靠同级评价从被测医生的8个同事中收集数据,以此对该医生进行评价。但是收集和审查这些数据也是很耗时的。另一方面,“医生”是一种终身身份,当被告知“你再也不能做医生”时,很多医生是无法接受的。

此外,此类检测的费用还很昂贵。LifeBridge Health一次检测的价格是17000美元,“这绝对是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哈里斯说,但他依然认为这样的投资物有所值。

尽管不情愿,达迪克医生还是成了恩格伍德医院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通过LifeBridge测试项目的人,消除了人们对于他行医安全的担忧。最近,他决定转移自己工作重心,将大部分时间用在培训和教育上。

现在,达迪克医生已经变身为该项目的支持者,还鼓励同事参加测试。这还帮助哈里斯免去了一场游泳比赛,“我不会上当的,”哈里斯说,“他每天都游泳,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原文来源:Modern Healthcare

原文标题:More hospitals are screening aging surgeons to make sure their skills are still sharp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