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之道 | 取长补短“弥合”中西医学

在许多人看来,中医与西医间似有沟壑,无法弥合,但在丁义江看来,只需要一把甘草,二者不但能够共存,还能发挥出互补长短的特殊功效。

南京市中医院的电梯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香气。在前往丁义江办公室的路上,健康界记者也一直闻到这种淡淡的香味。同行的是丁义江的助手,他说,那是甘草的味道,甘草可以将各种药物弥合在一起,让他们各自发挥效果,又能和平共处。

在许多人看来,中医与西医间似有沟壑,无法弥合,但在丁义江看来,只需要一把甘草,二者不但能够共存,还能发挥出互补长短的特殊功效。

珍视传统的传承者

丁义江从医,离不开家庭的影响。

《丁氏族谱》记载,丁家祖先为唐朝诗人丁仙之。“家规”要求:“世医祖业要常存,子子孙孙传承无穷尽”。在家规祖训训诫下,丁氏一族一直以来都将从医作为人生选择,丁氏的医学思想,也得以代代相传。算起来,丁义江已经是他所在家系中的第九代医学传人了。

丁义江说,1945年,他的父亲丁泽民来到当时的民国首都南京,用一袋米的代价在建邺路的一个巷子里租了间低矮的平房,开设了丁氏痔科诊所。1956年国家成立南京市中医院,丁泽民找到了新的舞台,将丁氏痔科发扬光大。

“当时父亲自己的诊所在南京已经很有名气,搞得很红火。但他还是很积极地参与到南京市中医院的创建中来,并且把我们家的祖传秘方、药物器械等都无私地奉献给了国家。”作为丁泽民的次子,丁义江一直对父亲的无私奉献充满敬意。他说,时至今日,利用这些方子开发的制剂,如便血合剂、清燥合剂等,一直都还长盛不衰,是南京市中医院的“宝贝”。

从小耳濡目染,丁义江对中医充满了认同感。“中医看待疾病的方式,自成一体。那是一种介于生命哲学与医疗技术之间的视角。”尤其丁氏祖传的肛肠科医术——丁氏痔科,更因其对中医内外兼治思想的充分体现,而引起了丁义江的兴趣。

“中医药方法治疗肛肠疾病有非常悠久的历史,”丁义江说,“最早的记载可见于《黄帝内经》。唐代开始,就有专门治疗肛肠疾病的方剂,一直到明清,已经发展出枯痔疗法的一整套药物和技法。”他介绍说,肛肠疾病,尤其是痔瘘的疗法,是中医体系中比较特殊的一套方法。它不但需要按照中医理论辩证用药,更兼具中医外科的医学思想和技法,直至今日,传统中医的结扎疗法、挂线疗法等,仍然被认为是复杂性痔瘘不可替代的方法。

正因为中医在肛肠疾病治疗领域有着深厚的积淀和一系切临床效果可靠的特色疗法,在当今西医占据主流的情况下,中医肛肠科依然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医院,甚至综合医院的肛肠科不仅独立运转,还实现了二三级分科。

即使在应用西医手术疗法治疗肛肠疾病的过程中,中医在围手术期和术后康复中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既减轻了患者的痛苦,减少手术并发症和复发几率。这种中西医结合应用于一种疾病或围手术期的不同发展阶段的创新,正是对中医“以人为本”理念的充分实践。

“不仅如此,中医思维中日常饮食习惯养成及一些锻炼方式对肛肠疾病的预防也很有意义,中医药在促进伤口愈合等方面也具有很好的效果。”丁义江说,“在肛肠疾病领域,中医有着独特的优势地位,这也是我决心在中医领域不断探索的原动力。”

取长补短的弥合者

“目前,临床治疗肛肠疾病的许多术式都是从传统中医的技法中衍生和发展而来,中医肛肠科可以说是最具中医特色的学科之一。”丁义江在肛肠疾病的诊疗中非常肯定中医作出的宝贵贡献。“作为丁氏痔科第九代传承人,我从年轻时就知道自己身负的责任,那就是要把这门传统医学技艺继承下来,更要传续下去。不仅如此,更要总结发现并弥补传统医学中的短板。”

所以除了自小耳濡目染祖传丁氏痔科技艺外,丁义江并没有一头扎进中医的海洋中不再抬头,而是选择进入南京医科大学系统学习西医临床知识。

“虽然从小接触中医,让我对中医有很深厚的感情,但我也意识到中医存在许多短板。”丁义江说,“比如丁氏痔科祖传的药物枯痔散,以及由此衍生出的枯痔钉治疗方法,对痔疮治疗效果很好,但是其中使用“砒”等药物,会产生一些毒副反应。更主要的是,一些中医疗法所使用的药物、器械等个性化治疗方案,很难用现代医学的动物实验方法等验证,这给中医传承带来了一些影响。”

经过系统西医学习之后,丁义江当了十年西医普通外科医生后,重新确立了自己的医学志向,重新跟随父亲丁泽民深入学习丁氏痔科的精髓。1979年进入南京市中医院,将中西医结合治疗肛肠疾病作为明确的研究方向。

“中医与西医,从医学上来讲属于互补的两种思维体系,是应该被结合在一起的。”丁义江在谈到自己中医、西医双重学习经历时说,“中医偏重整体观,西医偏重微观,这是他们经常会出现矛盾的原因,但这也是他们应该通力协作的原因,整体与局部密不可分,过于偏重任何一端都无法全面诊治患病的一个个人。”

在丁义江看来,中医与西医各自都有各自的长板和短板。“比如在肛肠疾病领域,一些功能性疾病,通过现代化检查有时无法发现器质性病变,但是患者就是感到不适,排便功能也确实受到影响。发现不了病变和病因,西医往往束手无策,而中医对人的整体观察与评估就有了用武之地。”以此为抓手,丁义江展开对功能性肛肠疾病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他发现,许多在西医看来原因不明的功能性肛肠疾病,虽然病在肛肠,症结却与心、肺、脾、肝、肾五脏有关,所谓“魄门亦为五脏使”,经过中医辨证论治可以有效改善患者的症状。“当然这类疾病的治疗也不能全靠中医,西医的生物反馈疗法也是很好的自然疗法,与中医配合进行,效果非常理想。”

“丁氏痔科”祖传的“枯痔散”是治疗痔疮的特效药,然而因为其中含有砒霜等成分,会引起一些不良反应。丁义江介绍说,如果只懂传统中医,那么这味药是主要成份,不过以中西医结合的思路来看,是否可以用其他药物替代呢?以此为思路研制出的“无砒枯痔液”,既保证了疗效,又降低了毒副作用。

“这些都是中医与西医思路相融合的成绩。中医与西医都是现代医学的组成部分,二者不但可以共存,而且是可以相互取长补短的亲密伙伴。”丁义江说。

在医学传承方面,丁义江也在做着相同的思考。“中医的传统传承方式缺乏统一的共识,各家有各家的理论,各家有各家的传承,这就形成了零散的派系。”丁义江认为,这样的零散派系非常不利于中医传承。他说:“在培养人才时,西医那种广泛共识基础上的教育很值得学习。中医界应该尽早形成自己的共识。”

如今,丁氏医门的第十代传人也已崭露头角,丁曙晴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她是丁义江的女儿,1996年进入南京市中医院工作,跟随父亲从事肛肠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作为青年专家代表,丁曙晴在肛肠学科上的建树已获得业界的广泛认可。

对于未来中西医结合人才的培养,丁义江说:“中西医结合人才培养相对于单纯的中医或西医人才培养都要难得多。不但需要培养中医的整体观、辨证论治的思维方式,还要培养循证的西医思维习惯,甚至还需要培养较高哲学修养,这对一个医学生的综合素养提出了新的要求。但只有这样的人才,才有能力将割裂的现代医学重新弥合,追求疗效造福人类的辉煌未来。”

丁义江: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全国中医肛肠专科医疗中心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分会名誉主任委员兼江苏省中医肛肠学会主任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