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医集团CEO廖杰远:用互联网打通分级诊疗任督二脉

先是更名,同时又有巨额融资,还将致力于时下最受关注的分级诊疗,一时间,各种质疑纷至沓来:更名是为什么?政府推动多年的分级诊疗步履艰难,微医集团又有何良药,可以打通分级诊疗这一“顽疾”的“任督二脉”?巨额融资是一场互联网的圈钱游戏还是要在互联网医疗上大有作为?面对各种争议声,微医集团(挂号网)董事长兼CEO廖杰远今天(9月25日)在广州接受了中国之声记者冯会玲的独家专访。

央广网北京9月25日消息(记者冯会玲)就在昨天(9月24日),挂号网官方宣布更名为微医集团,同时宣布3.94亿美元的C轮融资,这一数字也刷新了国内互联网医疗单笔融资的最高纪录。同时,微医集团要将平台上连接的医疗资源下沉,计划用15个月时间连接100万基层医生,将微医平台发展为“全国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

先是更名,同时又有巨额融资,还将致力于时下最受关注的分级诊疗,一时间,各种质疑纷至沓来:更名是为什么?政府推动多年的分级诊疗步履艰难,微医集团又有何良药,可以打通分级诊疗这一“顽疾”的“任督二脉”?巨额融资是一场互联网的圈钱游戏还是要在互联网医疗上大有作为?面对各种争议声,微医集团(挂号网)董事长兼CEO廖杰远今天(9月25日)在广州接受了中国之声记者冯会玲的独家专访。

记者:挂号网经过几年的经营,已经被很多人所熟知,为什么要更名为微医集团?其中有着怎样的深意?

廖杰远:我们从第一天开始,一直是自己切身的去感悟每一个老百姓在就医过程中的痛点,挂号是第一个痛点。当我们不断的深入医疗体系的时候,我们看到医疗体系最需要去根本突破的,是医疗资源的配置和应用非常不均衡,这是导致中国十亿老百姓看病难的核心症结。我们也看到我们的政府领导,对这些事情给予了最高度的重视,包括4月1号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要均衡医疗资源配置,要推行分级诊疗。我们刚刚过去的9月11号,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推进分级诊疗这样的专项文件,特别提出来要大力的推进互联网的分级诊疗。从分级诊疗的角度来看,它其实是一个体系,不仅仅只是大医院的挂号。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既要连接大医院,也要连接基层医院;既要连接大专家,也要连接基层的医生;中间环节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患者预约,是要帮患者做精确的医患匹配。微医其实一直是我们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平台,现在也已经得到了千千万万老百姓的认可和长期的应用。

首先我们希望在原来挂号做透的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能够升级成一个全国的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第二,就像微信成为了老百姓信息通信的基本工具一样,我们也希望微医能够成为老百姓便捷就医,获得健康提升的一个最常用的基本工具。

记者:从挂号到微医的话,可能我们的功能会增加很多吗?

廖杰远:会是一个完全的升级,我们从三个角度来看:第一,我们与医院的连接。我们知道老百姓要去预约挂号,更多是针对大医院,但我们这个微医它所连接的医院,不仅仅是大医院,包括全国的基层医院,要让这些医疗资源在大医院和基础医院之间,能够均衡的应用和分配。

第二,医生的连接。它不仅连接大专家,在我们的微医平台上面,已经有超过20万的三级医院医生,专家为主,我们现在也在快速的连接更多基层的医生。

第三,是医患之间的精确匹配,这是完全不一样的。过去我们知道,预约挂号它是按时间优先的。实际上,因为看病是一个专业度很高的事情,它应该是按病情对症匹配的。所以在微医上面,我们首推的是对症匹配--对症预约,是患者把自己的症状主述提出来,然后由微医平台上的分诊团队进行分诊。这个分诊团队是我们在微医平台上的微医团队的团队助理,我们现在已经有2800多组微医团队在我们平台上,都是由顶尖的学科带头人带领的,其中包括了超过六千人的专业分诊团队,她们都是这些微医团队里面的护士长、专家助理,由她们来做专业的分诊工作。到今年底,微医的分诊团队会超过一万五千人。通过专业分诊团队,根据对症和就近的原则,帮患者匹配合适的医生,这样才能够真正形成一个互联网的高效分级诊疗体系,这是跟我们之前的按时间优先的互联网排队挂号方式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记者:您刚才提到国家发布了专门针对分期诊疗的政策,在大家的印象中,国家倡导分期诊疗是医疗机构之间,患者应该先到基层医院去看病,然后再根据病情一级一级往上转,这跟我们微医所提出的分级诊疗是不是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廖杰远:完全一样的。只是微医平台实现了更深入的应用,在分级诊疗基础上实现了团队协作、在线会诊、在线复诊,支持医生在院内院外的应用。互联网的分级诊疗平台既连接大医院,也连接基层医院。基层医院的医生通过我们这个分级诊疗平台,根据对症匹配的原则,可以把有转诊需要的患者转诊到合适的、对症的大医院去。在大医院完成手术的患者,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转诊到基层医院来康复。

对大医院来讲,他希望多接纳这些对症的转诊病人,因为三甲医院的定位就是教学、科研和疑难症的诊治,这是非常符合他定位的。过去基层医院向大医院的转诊通道是很复杂的,很不通畅的。通过我们这个平台,基层的医生、基层的医院,向大医院去转诊病人的时候,它的渠道是通的,而且它有很多对症的专家可供选择。我们平台上连接的三级医院已经超过了八百家,总共连接的医院超过了一千六百家,可以让基层医院的医生有最广泛的、最合适的选择。

第二个,我们也服务医生。为什么呢?医生有很多时候,比如说我们刚刚在会议的间隙,我们就看到夏院长在给病人做会诊,你看就这个几分钟的时间,这个都是见缝插针的时间在做会诊。也就是说,医生如果离开诊间,他依然希望给病人提供服务,这个时候他一样可以使用微医平台。因为微医平台可以通过互联网、可以通过手机,来帮助病人选择一个合适的医生直接往这转诊,这样更方便。

当然,在微医平台上,不仅仅是转诊,包括会诊,包括医生和医生之间的团队协同,包括协同科研,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非常顺畅的完成。

记者:国家倡导分级诊疗时间也不短了,但进展缓慢,很多人疑惑,国家做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成功的事儿,微医集团又有什么绝招可以打通分级诊疗这一“顽症”的“任督二脉”?

廖杰远:这个问题好。我们看一看,有一些最近这两年大家会感受到的一些变化,就是因为互联网所促进的一些快速的变化。第一个是微信,我们每位朋友们现在有多少通信是通过微信完成的?我们会发现微信的通信很多时候比打电话和发短信方便很多了,微信的普及不过很短的时间。第二个是滴滴打车,我们会发现,现在一出门,车就在门口等了,这在过去几十年也没实现,我们的主管部门一直在考虑到底多少人口多少出行量要配置多少牌照,都没解决,但滴滴没用多久时间就让我们看到了变化。

分级诊疗一样如此,我们跟卫计委的负责人在讨论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感触,就是说真正中国医疗体系的核心瓶颈,是因为医疗资源的应用极度的不均衡,一边倒,全部集中在三甲医院。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也是医改的核心。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通过我们传统的这种政策是很难的。比如说,我们知道要均衡医疗资源,就是双下沉、两提升,你如何去提升基层医生的专业水平?国家你去组织吗?你去培训我们中国的两百万的基层医生吗?中国279万的职业医生,146万的村医,除了我们三级医院的几十万医生之外,两、三百万的基层医生你怎么去培养他,怎么去培训他?

国家有一个计划,是要用多少年的时间,培养多少的全科医生,但是任重道远。互联网它天然就是一个信息同步的一个工具,天然就是一个协作工具,天然就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均衡应用的一个工具,而且是最好的工具。到今年年底,我们会完成5000组的专家团队接入微医平台,这5000组专家团队是什么意思?每一组都有一个顶尖的学科带头人,5000组专家团队就有5000个学科带头人,他但凡有一点时间,他都在培训,是教学相长式的随时随地的培训。而且他培训的这个团队成员,从十几个到几十个,可以到几百个,都是按需的交互式的培训,我们可以想象这种培训的场景。

这种培训,我们每天在发生的这种交互式的,及时场景的培训,不是几千场,而是几万场。再加上团队医生之间的交流、辅导和会诊,那是几十万场的培训,这个通过行政方式,通过政策方式你没法做的,但是通过互联网你可以做到。

另外一个,医生和患者之间的精确匹配。我们知道华西这几年就在做团队医疗。你挂号的时候,你挂华西的一个专家,没有的,你可以挂这个专家的团队,然后再由它的分诊台分到一个医生那边去,保证了医患之间的精确匹配。我们怎么来完成这个匹配?华西是在一个医院、一个专家团队内的匹配,但如果是跨医院、跨区域的医患匹配,这么多的病人,这么多的医生,通过现有的行政体系,中间的匹配你如何实现?如何做?谁来做?当通过互联网,老百姓可以非常方便的把自己健康档案给提交上来;通过互联网,我们组织了目前六千人、到今年年底会超过一万五千人的专业分诊团队。这些专业的分诊人员都是这些专家团队的护士长、团队助理,非常了解团队人员的擅长和时间安排,通过互联网把她们组织起来后,海量的医患精确匹配就成为了现实。接着也通过互联网把不同层级的医生组织在一起,形成一个互相协作的体系,这就是互联网。

我们自己身在其中,我们能够体会到这种加速度。互联网在加速渗透到医疗体系里面,加速渗透到医疗服务里面,尤其对均衡医疗资源的应用上面,互联网一定会发挥主力军的作用。

互联网解决不了医学本身。互联网对医学本身,比如说互联网协同会诊等,能起一定作用,但是它没有本质性的突破,因为医学的判断,你还是要靠这种检查检验和专业经验的判断。但是,我们想实现资源均衡配置,实现信息的同步,信息的共享,互联网得天独厚的,最好的解决方式一定是互联网。

记者:在我们昨天公布的三大战略里面,其中提到要用1.5亿美元建设五大区域手术中心,这个是包括什么内容?目前进展如何?是否已经得到卫生行政部门的审批?

廖杰远:因为在微医的平台上面,有很多的专家,有很多的各个学科的带头人,我们也有很多的患者。我们现在发现,在大医院手术中心手术室特别紧张,但是如果是一些基层医院呢,往往护理条件和手术条件也不太够,所以我们准备在东西南北中每个大区和当地的医疗机构一起来共建这个手术中心,就是扩大他的手术室。我们一定会基于护理条件好的、有扩展空间的医疗机构的基础之上,让这些顶尖的专家在我们的手术中心里面有足够的手术室,有很好的护理条件,可以给他的对症患者来做一些专业的手术。

记者:这个需要得到卫生部门的审批吗?

廖杰远:那当然,我们每一个地方,都需要卫生部门的审批和支持。

记者:目前是已经在进行当中了吗?

廖杰远:我们第一个手术中心在11月份就会开张了,在杭州。上海的也已经在筹建中,如果快的话,我们应该能够在今年春节前完成。

记者:这五大主要分布在杭州、上海还有哪里?

廖杰远:北京、广州、成都、西安,我们实际上就是第一批是五个手术中心,但是根据需要,我们还是会逐步增加的。

记者:昨天发布的消息当中,C轮投资的数额也是让很多人非常震惊,普通百姓最直接关心的是:你们巨大的融资的数字跟我们老百姓有多大的关系?

廖杰远:我们为什么要有一个比较大额的融资呢?在建设全国的分级诊疗平台,大家没有看到它有巨大的挑战。我们今天用微信来说,我们没感觉微信后面的IT系统有多庞大,是强大的IT系统在支撑我们几亿人的应用。而这个互联网的分级诊疗平台,我们已经支撑了二十几万的专家在上面了,我们在上面的实名认证病人已经过了一个亿,未来会越来越多。

过去的服务都还是比较简单的服务。而在分级诊疗上面,就像我们刚才说到的,医生和医生之间的协作很多是通过音、视频完成的,点对点的,点对多的、多对多的,还有海量的医患之间健康档案的共享,医生之间病例的讨论和分析、流转,这些都是需要一个庞大的IT系统来支撑的,所以我们工程师就有几百位,这是第一项我们需要投入的;第二项是在服务,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希望依然把互联网的分级诊疗做成一个公共服务,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公共服务去服务更多的医院,让更多的医生和病人养成使用习惯。只有大规模的用户都使用很顺畅的时候,我们推出的比如说责任医疗计划,用一个老百姓没有负担的价格提供优质的服务,我们才能够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但前期都是需要投入的,所以我们需要做好充分投入的准备。我们每一分钱都会用在刀刃上,刀刃是什么?就是为中国的老百姓,在真正缓解看病难上面去做每一分必须的投入。

记者:如果让您展望一下,您期待的短期可以实现的分级诊疗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水平?

廖杰远:从三年来看吧,我们期待说,从三年后,在这种医改大政策下面做的一个探索,它能够帮助中国的医生通过互联网真正的共享他的经验,延伸他的时间;通过互联网实现医患的高效匹配;通过互联网给中国的亿万百姓、亿万家庭提供类似于家庭医生的服务,这是我们所能够期待的。

我们期待三年后真正看到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全科医生再加专科专家的高效的医疗协作体系能够真正形成,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亿万老百姓在找医生的时候,我会发现实际上在我的掌上已经有我自己的责任医生了,他很了解我,我随时可以跟他交流,也可以随时跟他见面,这个责任医生后面有一个强大的团队和医疗体系在支撑他的,我自己的健康,托付给他,他成为我们的健康守门人。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