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发改委药采说法:一家之言还是多部委共识?

耿鸿武认为,出现这一说法的背后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各个部委之间已经统一意见,选择由国家发改委在公开场合发布这一想法;二是像以往一样,各个部委之间只是在表达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3月14日,国家发改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允许公立医院单独或组团采购药品,建立医院与生产企业直接交易的互联网平台,并按照招采合一、量价挂钩等原则开展采购工作。这一消息的横空出现,瞬间刷爆医药圈。

“之前没有这样的说法,而对于这一说法的出现,我也觉得很突然。”九州通医药集团原业务总裁、中国药招联盟发起人耿鸿武告诉健康界,出现这一说法的背景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各个部委之间已经统一意见,选择由国家发改委在公开场合发布这一想法;第二种可能是像以往一样,各个部委之间只是在表达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而对于这两种可能性的大小,我目前没有办法做出判断。”耿鸿武补充道。

但在耿鸿武看来,允许公立医院单独或组团采购的机制,使医疗机构真正回归了采购主体的角色。“从整个采购流程与方式上来说,这种机制也会更好一些。”在关于药品招标采购的各个文件中,招采合一均被列为一项重要原则。国家发改委在表述中同样表明,采取这一做法是希望能够实现招采合一。

(图为中国药招联盟发起人耿鸿武)

允许公立医院单独或组团采购是否会回到2000年前的自由采购状态?耿鸿武认为,经过15年的发展,大家对于药品招标采购的痛点已经有了一定了解,不至于任其回归至自由采购的状态。

3月14日,健康界发布《国家发改委:要允许公立医院单独或组团采购药品》一文后,一位读者在文末留言建议,“应该解散招标办,让第三方网络服务商来搭省级药交平台,让医院和企业在平台上自由交易。监管部门只负责监管药品质量、药价,以及交易过程是否合理。”

如果这一机制能够实施,招标办的职能定位将如何变化?“这就要看招标办被如何定位。”耿鸿武认为,招标办依然会有其相应职责。

国家发改委允许公立医院单独或组团采购的消息出来之后,“允许二次议价”的声音开始出现。对此,耿鸿武强调,这一机制是否意味着允许二次议价,还取决于这一说法出现的背景到底是以上两种可能性中的哪一种。

在上述读者的建议中,有一条建议是让医院和企业在平台上自由交易。国家发改委在3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要建立医院与生产企业直接交易的互联网平台。

“这一说法之前就已经有了。”耿鸿武称,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了构建这一平台的文件,允许以医联体等方式进行采购。2015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文件创新性地提出,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允许以市为单位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自行采购。

北京市于2015年发布的《关于建立和完善公立医疗机构医药产品阳光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以隶属关系、区域合作、各种医联体等组成的采购共同体参加医药产品采购,发挥批量采购优势,实现量价挂钩,降低采购成本。

由此可见,这一机制将对药品招标采购政策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仍处于模糊状态。“横空出世”时候,这一说法将如何演变,健康界将持续关注。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