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恒鹏理论VS三明实践:医生价值可以由薪酬体现

朱恒鹏认为,唯有医生自由执业,才能实现医生价值,才能倒逼公立医院改革。于修芹认为,如果能够解决医生的福利待遇、事业发展空间、执业环境等问题,医生的价值就一定能够得到充分体现

日前,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透露,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文件计划在今年出台。3月8日,在“医生价值与公立医院改革”专题研讨会上,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从理论角度阐释了医生价值应该如何体现;三明市卫计委副主任于修芹从实践角度交出了该市薪酬制度改革的答卷。

“人的价值不是单纯用钱体现的,但钱是体现人的价值的重要工具与手段。”朱恒鹏强调,医疗服务本应是私人服务,但中国体制将其定义为公共服务,使得医生实现价值,唯有自由执业。

于修芹认为,医生的福利待遇、事业发展空间、执业环境是决定医生价值如何体现的三个重要因素。“如果这三个问题能够解决,医生的价值就一定能够得到充分体现。”三明市通过改革医师薪酬制度,调动了医生积极性,使医生找到了自身价值。

“医生价值与公立医院改革”专题研讨会作为第八届“声音·责任”医药卫生界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的后续,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府官员、学者、医疗机构负责人及临床医生,共同为医生价值提升与公立医院改革进言献策。

(图为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

理论:唯有自由职业 才能实现医生价值

国际上,医生的平均收入普遍是社会岗位平均工资的3—5倍。但在中国,由于体制机制的原因,医生的收入,尤其是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有待提高与合理化。

朱恒鹏认为,这一原因与中国体制将属性为私人服务的医疗服务定义为公共服务,医生成为公立医院编制内的人员,其收入自然而然受到公共服务定价的影响有关。如果现有体制不改革,在朱恒鹏看来,唯有自由执业,才能实现医生的价值。

“这里,自由执业的含义是,医生拥有选择工作的自由权利。”朱恒鹏强调,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执业是,医生既可以自己办诊所,又可以加入民营医院,同样,也可以选择进入公立医院工作。

“有的领导说,我们并没有不允许医生‘单干’。”朱恒鹏建议,如果政府真的同意医生“单干”,那么,凡是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生开办诊所与医疗机构,都不要进行审批。

“医生执业自主权也就是说,患者应该吃什么药,是医生说了算,而不是医院说了算。”朱恒鹏强调,医生如果享受了这一权利,同样也要承担相应的义务。例如,如果患者吃了医生开的药出现了问题,应该由医生承担相应责任。

回到公立医院改革的问题,朱恒鹏同样认为,医生真正流动起来会倒逼公立医院改革。“公立医院是不会主动改革的,只有好医生走向市场,由于缺少好医生,医院慢慢意识到难以存活下去了,才会被倒逼着去改革。”

“此外,创新思维能够为打破医改困局提供可能。”朱恒鹏认为,目前可以实现创新的三个点分别是,放开网售处方药、允许医生在网上诊断与开处方、实现医保向网上诊断医生支付诊疗费与医保报销目录内网上购药(即智慧医保)。

随着公立医院慢慢转型,朱恒鹏认为,药企也应做出相应改变。“例如,药企可以帮助医生通过办诊所等方式自由执业;药企可以助力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和医疗服务业态转型;药企可以直接办医或者收购公立医院。”

据悉,葛兰素史克(GSK)正在做出相应改变。据GSK中国区副总裁章英伟在会上表示,GSK的新改革致力于从根本上避免制药企业与医疗专业人士可能发生的不正方的利益输送。

与GSK一样,不少跨国药企已将更多资源转向医学事务职能,更注重与医生对话的质量,而不是数量。据统计,从2010年到2012年,亚洲市场设有医学联络的公司比例从7%提高到了21%。

(图为三明市卫计委副主任于修芹)

实践:改革薪酬制度 医生也乐意留在公立医院

三明医改始于2012年,当时,三明市将医改目标定在了“三个回归”,即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质、医生回归看病角色、药品回归治病功能。“所以,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第一个举措便是挤压药品、耗材水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优化医院收入结构,增加医务人员阳光收入。”于修芹补充道。

2013年,三明市开始实行新的工资总额制度,将医院医药收入结构分为药品耗材收入、检查化验收入、诊查护理床位手术治疗收入。医院工资总额计算以不含检查化验收入的医务性收入为基数,由此切断了医务人员工资与药品耗材、检查化验收入的直接联系。

“工资总额制度对医院的编制管理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于修芹表示,实行医生工资总额制度后,医院收入除了工资总额之外的部分,不能自由支配。“其中,90%是事业发展基金;10%分为两部分,5%作为职工福利待遇,5%作为院长奖励资金。”于修芹介绍,这样一来,医院对编制控制更严格了,院长也会主动对接人力成本、控制编制管理。

为在医院内部建立起新的薪酬制度,三明市首先实施了院长目标年薪制。并以此为指挥棒,改革院内薪酬制度。从二级乙等到三级甲等,基本年薪分别为20万、25万、30万、35万。“院长的薪酬由同级财政全额支付,旨在转变院长管理导向,让院长代表政府对医院进行精细化管理,相当于政府购买服务。”于修芹说。

与此同时,三明市实行了医生目标年薪制。参照国际上医生收入一般为社会平均收入3—5倍的惯例,对在职临床类、技师类和临床药师类医务人员,按照级别和岗位,实行不同等级年薪。其中,住院医生封顶年薪为10万元,主治医生为15万元,副主任医生为20万元,主任医生为25万元。“医生薪资从核定工资总额中由院长自主分配,由此切断医生与药品、耗材收入之间的联系。”

2015年,在实行医生年薪制的基础上,三明市实行了“全员目标年薪制、年薪计算工分制”。

据于修芹介绍,实行新的薪酬制度之后,三明市医生的合法收入与待遇得到明显提高。2013年,三明市公立医院人均收入为7.12万元,是社会岗位平均工资的1.68倍,较2012年增长了38.52%。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