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医160罗宁政:互联网医疗第一股掌舵人

从稳步发展,到迅速崛起,就医160在这一两年内取得的成绩让很多依然在苦苦寻找盈利模式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刮目相看。

前言:在就医160位于北京亮马桥附近的新办公楼里,笔者第一次见到了罗宁政。新的办公环境视野开阔,代表健康的绿色构成了内部装饰的主色调。这里未来将更偏向于产品的研发,成为就医160除深圳外在全国的另一个中心。

从稳步发展,到迅速崛起,就医160在这一两年内取得的成绩让很多依然在苦苦寻找盈利模式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刮目相看。2015年5月,就医160获得1.3亿元B轮融资;2015年底,公司在新三板上市。一系列资本运作的成功,把就医160和罗宁政推进了目前国内移动医疗领域的第一阵营。

(就医160的创始人兼CEO 罗宁政)

作为就医160的创始人兼CEO,罗宁政从2004年创业之初,就一直想做好一件事:提升中国医疗健康产业链的效率。

作为第一批“触网”的IT人,在上个世纪末互联网浪潮席卷全国的时候,当时还在医院信息科工作的罗宁政就已经有一种创业的冲动。直到2004年,罗宁政终于认识到,中国医疗产业乃至整个社会的进步,始终离不开互联网的参与。一个埋在内心多年的互联网创业梦想,加上本身乐于分享和交流的“互联网性格”,让罗宁政在那一年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

在公司还没有成立的时候,罗宁政就已经注册了91160.com这个域名。91是就医的谐音,而160则是受到当时网易163以及其它黄页类门户网站的影响。91160.com,这个域名带着罗宁政希望打造中国医疗服务门户网站的决心,一直被沿用至今。

一个链接一切 又能赚钱的互联网大健康平台

从2004年开始创业,罗宁政和他的团队曾经尝试过为医院建立博客、搭建网站,甚至还研发了能让医院自主建站的产品,目的是为了让医院在网站上为患者提供服务。显然,这样的期望在当时的环境下还比较超前。

直到2010年左右,政府推动医院开展网络挂号。罗宁政感觉到,这就是他们在创业初期的摸索中最渴望的机会,一个能让医院深入参与到互联网化进程中的机会。

以推动网络挂号为切入点,就医160目前已经拥有患者端、医生端和医院端三款产品。患者从预约挂号开始,诊前、诊中、诊后环节都可以接受到就医160平台的全流程服务。从就诊指引、预约挂号,到手机取号、诊中支付、检查报告单手机查询、诊后点评及慢病管理等一系列流程都可以在就医160平台上完成。

当年罗宁政想要建立的那个他自己心目中的“网上医院”,到这时候才算是初见端倪。截至2016年2月底,就医160已服务全国6000多家医院,累计服务人次近2亿,服务医生数超过42万。但是作为一个企业家,罗宁政需要解决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公司如何盈利?

罗宁政清楚地意识到,公司不可能通过挂号服务来盈利,否则就和“黄牛”无异。也不太可能向医院收取费用,因为医生本身是稀缺资源。最后,他把目标锁定在大健康领域的上下游产业。

目前,和就医160有深度合作的企业涉及体检、医药流通、国际医疗等多个领域。在这个平台上,患者可以享受到一定的折扣,企业可以有稳定的客户源,平台本身也可以抽取佣金,实现了多方的共赢。

罗宁政对公司的定位是,通过为医院提供服务来吸引患者,再和健康企业合作将流量变现,成为一个有患者有流量的互联网平台。

谈到就医160在2016年的目标,罗宁政表示未来会在医药方面发力,但是目前主要的增长点还是“做连接人与医疗服务的平台”。中期目标是到2017年将全国大部分主流医院资源接入自身平台,同时实现年度营收过亿元。

谈到与其他互联网医疗公司的差异,罗宁政认为就医160会把目光聚焦在IT产品上,不会自己去做医疗服务。在罗宁政看来,实际上医疗的核心就是三件事——医疗服务、药品和医疗保险,而这三个领域都是以医院为中心的。所以就医160未来还是会以医院为核心,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优化医疗服务、药品流通和医疗保险,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

掌握线下IT和互联网“两门语言”

就医160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罗宁政认为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人才。从一个在医院信息科工作的IT人,到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的掌舵者,罗宁政觉得这种跨领域的经历让自己学会了IT和互联网这两种“语言”。

罗宁政认为,移动医疗最大的障碍还是在于人本身。互联网人的思维偏线上,以用户为导向。而医院的IT产品是以客户为导向,重点在于满足医院的需求。线上的互联网团队和线下的IT团队是两种思维方式、两种行为方式和文化。“整合资源是特别困难的一点,也是‘互联网+’未来的主要挑战。”

罗宁政表示,移动医疗的纯线上团队,由于对医院不了解,在业务的布局上会偏轻,有些理想主义。而当他们意识到医院的重要性时,才发现已经很难改变,因为医院的门槛比较高。以前的互联网的思维方式,不太了解B端的需求,B端又很难有互联网思维。思维的融合,跨界人才的储备,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来说都是一个挑战。虽然就医160在这方面做得已经比其他企业好了很多,但还要继续努力。

罗宁政给自己的定位还是一个“互联网人”,只是比较了解线下医疗行业的运作。他了解医疗行业本身的情况,也知道互联网的策略,算是能够掌握两种语言。互联网人和医疗业界有时候是很难沟通的,懂两门语言可以作为一个桥梁。

这座桥梁,连接的是就医160的人才队伍。目前公司总团队人数超过700人,一半线上团队,一半线下团队。线下团队主要负责医院的IT产品、项目实施和医院活动的推广。线上团队则负责产品研发等工作。

罗宁政表示,两大团队的成长得益于这十年来经验的积累。由他们开发的蓝蜻蜓院内感染管理软件已经拥有6000多家医院的客户。这样的产品培养了团队与医院数据对接的能力,也让他们积攒了丰富的经验和人脉资源,形成了一个线上、线下并重的团队。

取缔有偿挂号 对移动医疗是利好信息

在整个医疗健康产业的诸多环节中,挂号是离C端最近的。正是因为如此,挂号的问题得到了政府的高度重视。

六年前,政府鼓励医院推进网上挂号的举措给了罗宁政和很多互联网医疗创业者一个绝好的机会。而在当下,北京市卫计委发布的《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关于开展对医务人员通过商业公司预约挂号加号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清理工作的通知》,则给互联网医疗行业增加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就医160作为国内最大的以挂号切入的互联网医疗平台之一,面对这个消息时却表现出了乐观的态度。罗宁政认为,这些措施有助于构建公平合理的就医环境,规范行业发展。对移动医疗的长远发展是一种利好。

罗宁政表示,判断一个政策是利空还是利好,必须要从整个行业发展的大趋势来看。有偿挂号是一些企业的获利模式,但是从长远看来有偿加号服务既不能提高医生的服务质量,更无法改变医疗资源的分配结构,最终只会进一步导致稀缺医疗资源不断被争抢,陷入恶性循环。

罗宁政把有偿挂号比作”毒品“,对于很多移动医疗平台来说可以带来短暂的“兴奋”,但却很难实现移动医疗在商业模式上的真正突破。如果一直靠加号为生,移动医疗永远改变不了“寄生虫”的状态。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卫计委本次取消的是医生私自与商业挂号平台合作提供的有偿加号服务。目前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模式众多,就医160 从未开展过任何类型的“有偿加号”服务,所提供的所有加号服务均为免费。

这样的挂号服务主要目的只是为了帮助部分有特殊情况的患者能够得到及时有效的就诊和治疗,同时帮助医院医生灵活安排时间,以缓和医患关系。患者在就医160平台上看到的号源价格与直接去医院挂号的价格是完全相同的。

罗宁政还表示,在北京卫计委打包出台的挂号政策中,到2016年年底前,北京市属医院将全部取消现场放号,总体预约挂号率预计将达到75%。显而易见,这对以就医160为代表的以挂号切入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而言,意味着重大机遇。

北京市并没有取消加号,只是取消医生手工加号条,改为医院统一管理。就医160一直以来都是以医院作为互联网医疗的重心,“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5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到了‘网上医院’。巧合的是,我自创业之初,就把打造‘中国人的网上医院’作为企业的核心使命。就医160就是要用IT手段,帮助医院提升信息化水平,帮助医生提高工作效率,同时改善患者就医体验。”

结语:在谈到早期的创业经历时,罗宁政提到了中国博客教父方兴东和他的那篇文章——《起来,挑战微软的霸权》。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真的希望国内的牛人们多一点创意,搞出自己的东西来。”

这句话出现时的语境,是上世纪末互联网在中国初兴之时。此情此景,和现在互联网医疗的创业大潮何其形似。而罗宁政,这个有着一些复古情怀的创业者,就是被这样的一句话激励,带着就医160一路走到了现在。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