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谈商业网站挂号加号:不可一刀切

医生普遍认为,北京等地禁止公立医院医务人员与商业公司合作、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新政非常正确。但禁止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等政策不能采取一刀切做法。

日前,北京市卫计委下发一纸公文,要求各公立医院所有医务人员在3月25日前停止与商业公司的挂号、加号等合作。

3月6日,来自多家医院的医生们齐聚一堂,讲述他们对于这一系列举措的想法。

医生们普遍认为,北京等地禁止公立医院医务人员与某些商业公司合作、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新政非常正确。但禁止医生加号、禁止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等政策不能采取一刀切做法。

对于互联网平台能够在医疗服务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医生们普遍认为,通过互联网平台建立起分诊体系,是一条可行之路。

禁止加号是好事 但不可一刀切

“政策希望整顿的是极个别利用互联网手段和医务人员对患者利益造成损害,并通过加号等行为从中牟取高额利润的不法分子。”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中心主任刘迎龙认为,政府对医生通过互联网开展咨询、约诊等行为都是非常支持的,但其前提是不能损坏医院的公益性。

“政府开始想办法解决挂号的问题,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我认为,像好大夫等一些挂号平台,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管理他们。”北京安贞医院心内科主任马长生强调,他个人还是非常乐意保留网络平台的挂号性。

马长生认为,对于某些收取高额费用、破坏公共资源公平性、不符合政府规定的网络平台,政府应该管理。但对于这那些不收费、没有额外增加患者负担的平台还是可以适当放宽。“不同情况,政府应该分开管理。”

“我之前在好大夫在线开通的是预约功能,为患者免费加号。”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谭先杰补充道。

“这一政策的出台就是因为,在中国,大部分医生是体制内的。拿着公立医院的薪水,利用公立医院的资源,做自己的事情,医院肯定是不同意的。”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认为,医生可以利用业余时间与商业公司合作。“或者是互联网平台、医生与医院进行三方谈判,至少让医院理解到,医生与互联网的合作对医院是没有损害的。”

“一些挂号平台真的能够甄别号贩子与普通患者吗?”谭先杰认为,由于医生在为患者看病的时候,显然不可能看患者的身份证等其他信息,所以通过医生甄别是普通患者还是号贩子,显然不可能。“网站恐怕也没有甄别号贩子的功能。”

北京儿童医院眼科主任于刚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是疏堵结合。“在打击号贩子的高压政策下,应该完善监管机制。对于一些特殊的患者,如何能够在小范围内给予一些医生与专家加号的权力,这是医管部门与医院应该解决的问题。”于刚补充道,不能一概而论地不让加号。

应利用互联网提高分诊能力

“应该建议让基层大夫通过一些网络平台进行分诊,通过对平台工作人员进行培训,他们知道患者应该到什么医院找什么大夫,既节约又有效率。”刘迎龙建议,掌握专家号源的各级卫计委、医院应该建立网上分级诊疗系统,鼓励患者上网提交病情资料。“医院预留50%的专家门诊号源专供这种网上‘绿色转诊通道’申请,按照‘病情优先’原则审核、分配专家号源。”

“互联网与医院结合完成分级诊疗是一个方向,可以利用网络平台,聘请到一部分有时间的、经过认证的医生,对患者的疾病进行初步筛选。”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补充道,一些有能力的网络平台应该在每一个省,甚至到市,与这些医院建立一个双向合作机制。

“通过医院网,能够完成初步的分级诊疗工作。”陈静瑜认为,原则上,患者还是要回到市、县一级的医院进行治疗,以避免患者拥挤到北上广等城市的大医院就诊。“如果发现患者病情较为严重,当地医院没有能力解决,还能够通过网络平台将患者转诊给上级医院。”

宋冬雷认为,建立分诊体系对于精准地利用医疗资源至关重要。“但在中国,如何建立分级诊疗体系?这个问题需要考虑清楚。”

“利用互联网做分诊,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研究室副主任顾雪非认为,最重要的是要阐述清楚新模式是什么?能够为谁服务?

“通过简单的在线咨询,我个人认为不会提高医生的效率。”顾雪非强调,对于医生而言,效率最高的就是坐着不动,让患者排队就诊。“因为互联网并不能增加供给总量,我只能说,通过技术手段,能够使资源的分配更有效率。”

刘迎龙:建立互联网上的分级诊疗体系

刘迎龙认为,互联网技术能够实现网上分诊。“移动互联网技术和智能手机设备已经非常成熟,患者只要把病情和检查报告单通过网络上传,由医疗专业人员网上审核,就能按病情分诊。”

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刘迎龙在2016年的提案中提出了对于构建互联网分级诊疗体系的几点建议。

一、掌握专家号源的各级卫计委、医院建立网上分级诊疗系统,鼓励患者上网提交病情资料,预留50%的专家门诊号源专供这种网上“绿色转诊通道”申请,按照“病情优先”原则审核、分配专家号源。

二、充分利用社会力量,承担网上分级诊疗系统的日常运营工作量。网上分诊转诊的申请量、分诊量巨大,需要懂医疗的专业人员负责运营,现有公立医疗机构没有这种人力预算。可以调动社会力量,鼓励有经验的医疗互联网公司参与进来,将他们纳入分级诊疗体系。

三、开放大医院门诊号源给部分有能力提供优质分诊转诊运营服务的公司,明确标准和红线,只要不利用社会资源谋取私利,就积极鼓励,让互联网医疗公司参与进来,一起解决大医院号源的基于病情的公平合理分配。

四、鼓励政府向社会购买分诊转诊服务,或者把增值服务运营权开放,调动商业公司和医生的积极性,在禁止利用专家资源的公共服务部分谋利的前提下,调动促进医生生产力的提高,为患者提供更多的服务,同时,也可以利用市场认可医生的劳动价值。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