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烧到39℃,曾感染新冠的于洪志医生救治细节披露……

“你干呼吸科的医生,并且是在定点医院,之前你又干过了那么多回了,就算再来一次,你还得往前冲。你要是后悔你就别来,既然来了就别后悔。”于洪志表示。

在不久前举行的天津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一批先进个人和先进集体受到表彰。其中,就有一位让津城百姓牵挂的医生,那就是于洪志——海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红区第一突击队队长,也是天津市第136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今年2月,得知于洪志医生在抗疫一线染病的消息后,很多天津市民为他加油打气。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在关心于医生怎么样了?

就算再来一次,还得往前冲

于洪志治愈出院后经过隔离、休整,6月1日回到海河医院,投入重症结核病的救治工作,同时兼顾着呼吸内科质量控制、新冠肺炎医疗培训、外诊等任务。作为专家组成员,于洪志承担着境外输入病例的鉴诊任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那天下午,他做了一场呼吸内科质量控制的报告,同时和同事们分享了新冠肺炎诊疗的经验。晚上,他在新冠肺炎救治海河医院指挥部内值班,随时待命有可能的新冠肺炎患者的鉴诊工作。

“你干呼吸科的医生,并且是在定点医院,之前你又干过了那么多回了,就算再来一次,你还得往前冲。你要是后悔你就别来,既然来了就别后悔。”于洪志查阅了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资料,又走进了夜色中的病区。

“插管敢死队”队长

于洪志有着18年呼吸科工作经验,参与过H7N9、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等疫情防治工作,是天津市最早一批投入到抗疫备战的医生,作为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呼吸专家组的成员,给参战医生做培训。1月21日凌晨,天津市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转入海河医院,于洪志作为第一突击队队长和队友们已经做好了准备,立即投入战斗。

虽然提前做足了功课,但这场大考的第一道题,的确是太难了。

第一例患者患者入院时发烧、喘息,伴有高血压、糖尿病,做过心脏支架,一个月前刚刚因脑梗进行过溶栓,当这些问题遇到新冠病毒,又应该怎么医治,从哪下手?

海河医院马上组织多学科会诊,针对不同的系统制定方案,随时监测随时调整。而当时人们对新冠病毒的了解还很少,第一版诊疗方案也不成熟,于洪志就要凭借自己多年从事呼吸系统传染病的经验做出判断。从接诊入院、评估病情,到多学科会诊,第一突击队的医生们从凌晨忙碌到清晨。当治疗开始按部就班展开的时候,于洪志又进入病房,主动肩负起病人流行病接触史调查的工作,也就是人们所熟悉的疾控中心专家所做的工作。

“疾控中心第一时间接触不到病人,只有我们医生能接触得到。怕万一有一个点漏掉了,那可能就是一个雷。”恰恰这位病人耳背,于洪志就俯身在病人耳畔大声问询。

有一位病人在上高流量吸氧的时候仍然呼吸困难,于洪志判断他是堵了痰,需要气管镜吸痰。用负压吸引吸不动,他就用小钳子将口香糖一样黏的痰一块块钳碎,再夹出来。在做这一系列的操作时,他和病人打开的气管的距离近在咫尺。

于洪志深知这样的距离意味着什么,气管插管和气管镜,都是病人体内的新冠病毒传播到空气中的高风险操作。在疫情之前,这些对于于洪志来说是常规操作,但是在防护服和多层外科手套的全副武装下,受红区内设备条件的限制,往常只需要五六分钟的操作,这时却需要二三十分钟甚至更长。包括做动脉穿刺,有可能摸不到动脉,就需要两个医生配合用超声去做。而于洪志认为,自己经验丰富一些,如果他一次就能成功了,这样病人的创伤也小,暴露的人也少。于是,他都是抢在第一个上,也成为“插管敢死队”的队长。

于洪志重点负责危重患者的抢救工作,一次次与死神战斗,已经记不清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湿透了多少套防护服,最长的一次抢救是从早晨8点到午夜12点,从无创到气管插管到上ECMO,于洪志和团队成员三进ICU。第二天一早他又进入ICU查房。

“摸摸他。”于洪志说,ICU大夫习惯“亲手”查病人,“摸摸他”就是英文监控(monitor)的谐音,摸摸病人身上凉不凉,出没出汗,判断病人状况,再调整医疗方案。

海河医院成立了多批医疗队,医护人员轮番作战,但于洪志作为第一批队员,没有按照医院安排下撤,而是坚持留在了一线。医院强令他休息一周,但他仅休息了两天就又上岗了。“因为病人越来越多,呼吸科、ICU大夫毕竟是少数。我觉得从对病人负责的角度来说,肯定是要ICU的大夫去上的。”于洪志说,“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当逃兵。”

那个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2月25日,上午11点,海河医院普外科护士长孙成茹看见他风风火火地到办公室来,手里提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孙护士长以为他来上班,一问才得知他刚下夜班,来整理新冠肺炎的资料做科研。

当天晚上,于洪志发烧了。

体温37℃多点,于洪志想是不是着凉了,就赶快睡下,但第二天体温还是没降下去。于洪志心里嘀咕了,这个时候最有可能的就是感染了新冠肺炎,他赶紧到医院发热门诊接受检查。当CT结果一出来,看到肺上的阴影,他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2月27日,经过核酸检验,于洪志被确诊为天津市第136例新冠肺炎患者。

晚上11时,于洪志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身穿隔离服的他比着胜利的手势,告诉大家“一切安好”。

当时,于洪志的体温不是很高,血液相关指标也不是很低,没有呼吸困难,他感觉病情不严重,对自己没有太多的这些担心,更担心的是自己会把一起作战的医护人员传染上。

于洪志打电话告诉妻子自己染病的情况,他本来说好春节回老家宁河探望母亲,但因为疫情耽搁了。他的岳父身体不好,女儿还面临中考,家里的重担于洪志平常都顾及不上,这次染病,他嘱咐妻子不要告诉老人和孩子,但他们还是通过媒体的报道知道了。当于洪志在这场战役里冲锋陷阵的时候,家人是坚定的支持者,他们虽然揪着心,但是在电话和微信里,除了鼓劲儿也帮不了别的。

于洪志很乐观,积极接受治疗。孙成茹通过病房外的视频监控,时常看到他还拿着电脑写东西,继续新冠肺炎的研究。

但是,在病情稳定了一段时间后,3月2日,于洪志体温升高到39℃左右,肺部阴影扩大,血液检查相关指标下降。

得知自己的检测结果后,于洪志心里咯噔一下,“坏了”。

根据诊断经验,一些新冠肺炎患者会在发病七八天的时候加重,而于洪志刚好符合这个时间。病情还会不会发展?这时候要不要上激素?医生给病人治疗时需要反复权衡利弊的问题,放在自己身上,也纠结。在和主治医生商量后,于洪志说先不打激素,“再看一天。”

于医生加油

于洪志的病情牵动了很多津城百姓的心,社会各界通过各种方式给他送上祝福。于洪志是天津女排的球迷,在得知他患病后,女排队员们专门录制了视频给他加油打气。他曾经医治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也给他录制了视频。其中就有一位患者,当初正是于洪志的鼓励,给了她战胜病魔的信心。

这位大姐入院时病情不严重,但仅过了几个小时就高烧39℃多,浑身疼痛,情绪极度低落,可血液检测指标未显示病情加重。医生们分析,是不是医院的环境和心理因素导致的。于洪志就给她进行心理疏导,让她好好睡觉,好好吃饭,相信医生,“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时间体温降下来,你就闯过这一关了”。

大姐听了于医生的话,积极配合治疗,三天后,体温降了下来,很快康复出院。这次,她把于洪志曾经鼓励她的话又反过来鼓励于洪志:“咱们都是党员,要拿出共产党员的品格来,和病魔斗争。”

病房里的于洪志也给了自己三天时间。

于洪志告诉自己,要想康复就要按时按量饮食睡眠,怕自己睡不着,他就跟值班医生要了助睡眠药,放在床头。他给自己规定,晚上十一点要是还睡不着,就吃药,防止自己乱想。

3月3日、4日,于洪志的体温一点点下降。到了6日,于洪志自己感觉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8日,他的核酸检测呈阴性。10日,于洪志康复出院。

“战场上就会有伤亡,既然自己赶上了,就平常心面对,”事后,很多人问过于洪志,当时害怕吗,他总是这样回答,“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所以说我们还在坚守,竭尽所能,不辱使命,义无反顾。”

文章转载自津云,作者王爱滢。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