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内,我仿佛死了,又活了过来,给每个女性最忠诚的建议!

有惊无险的一次无痛分娩。

今天是休整的第9天,目前一切顺利。一边整理文章商讨出版事宜,一边总结这2个月来的医学资料,也算是忙得不可开交。 

一个朋友半夜给我电话,老婆生孩子了,要不要做无痛分娩。我说无痛分娩是很成熟的技术,可以尝试的,我有其他很多朋友老婆做了无痛分娩,感觉都是不错的。
但我没有告诉他,我老婆无痛分娩就没那么顺利,甚至可以说,我们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危难窘况。 

差不多2年过去了,每每回想起那天分娩的情景,我仍忍不住浑身颤抖,怕了,真是害怕。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傍晚,老婆说肚子有动静了,加上也正好是预产期,收拾了些东西,就去我们医院妇产科了,我也嘱咐了我爸妈一些注意事项。
到了医院后,疼痛没有缓解,一阵一阵的,妇产科医生看这架势,就让我们住院了,安抚我们,大家都有第一次,不用紧张。
住入产房,当时没床了,由于大家都认识,她们就给我安排在检查室里面,靠近护士站,照顾也方便些。
因为第二天我也要上班,所以我当晚也不走了,就睡旁边。

事后用我老婆的话说,她可是一刻也没闭眼,而我不用几分钟就开始打呼噜。中途起来几次,很快又睡着,后来也就没叫我了。我得解释一下,当时也是真累(手动苦笑)。 

第二天一大早,医生过来检查,宫口也还没开,没那么快。我安慰她几句,说到时候咱们无痛分娩,麻醉科的主任会亲自过来给你打针,他答应了我的,不用担心。说完后就赶回科室上班了。
一直忙,忙到中午,突然接到她电话,电话里头忍着疼痛,带着哭腔说很痛,快受不了了,让我去看看她。我一看时间,已经是快下午一点了。我赶紧奔过去,问医生了解情况,医生说还没行,宫口开得很小,大概是这个意思。
我本来想进去陪陪她,让她没那么担心,但我院产科病房没有设置家属陪伴间,都是几个产妇一间房,所以不给进去。我也理解,没再提这个要求。只好给她打电话,语言上安慰几句。但作用微乎其微。她都快哭出来了。
刚好我科也有一个护士同时进了产房,听她家属说也是痛的撕心裂肺。 

59341587165620628 

后来科里有事,我又得赶回去干活。等我再次来到产房时,护士告诉我,麻醉科主任已经来过了,并且已经打上了椎管,目前正在给药镇痛了。我赶紧给老婆电话,问她现在情况如何,有没有好一些。 

我一听到她声音,就知道疼痛已经大为缓解了,她甚至开始跟我谈笑风生,说隔壁的产妇跟杀猪般嚎叫,看起来真的很惨,幸亏我们选了无痛分娩,虽然也痛,但是可以忍受了。 

是这样的,医学上把疼痛分级,10级是最痛,0级是无痛,一般认为分娩疼痛就是10级,是最撕心裂肺的疼痛,痛到怀疑人生,有些产妇痛得嗷嗷叫直骂粗口。我虽然没有体验过这样级别的疼痛,但我见过这样的疼痛。说句玩笑话,这种分娩痛甚至强于男性的扯蛋痛,嗯对,扯蛋痛也是很猛的。 

既然没那么痛了,那我就没那么担心了,现在就等吧,等宫口开齐就上分娩间。
事情似乎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很快我老婆就可以生出小宝宝了。我徘徊在走廊里,内心既有紧张,但更多的是激动。我爸妈也早早就过来了,见我不停走来走去,安慰我别担心,要不去休息休息,这里有爸妈在照看就可以了。
这时候哪休息的了呢。 

就这时,医生出来跟我说,我老婆好像解不了小便了,有尿潴留,要插个尿管。为什么会解不了小便呢,我纳闷,我们推测估计是麻药的缘故,无痛分娩的麻药剂量是很小很小的,只有剖宫产的1/10,影响甚微,但个体差异的原因,少部分产妇可能还是有些影响,比如尿潴留。这个问题不大,只要不影响呼吸、不影响孩子就好了。我理解。
那就插尿管吧,没事,你们觉得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肯定选择相信我的同事,她们当然会全心全意,这个没有任何的担心。 

插了尿管后,我隐约有些担心,更加不可能去休息了。也顾不上今晚要上夜班了。
十分钟后,她们出来跟我说,情况有点不顺利,产妇(我老婆)解出血尿。
一听这个,我后背就冷汗直流。为何会有血尿呢。没道理啊,她以前身体很好的,每年都有体检,没什么问题。会不会是尿管置入不顺,损伤了尿道?我试图解释。 

医生眉头紧锁,说如果是损伤尿道那就还好,最怕是DIC(弥漫性血管内凝血)。
DIC是一种非常恐怖的综合征,很多疾病的末期都会导致DIC,表现为全身血管一边凝血,又一边出血,可能会有皮肤、呼吸道、泌尿道的出血,一旦发生DIC,很有可能就玩完了。
她们现在提出这个担忧,真的是吓倒我了。我不是妇产科医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会有DIC,按照我一个ICU的医生角度来说,我老婆没有常见的发生DIC的诱因啊,ICU常见的导致DIC的都是什么严重的感染、创伤、血液病、肿瘤等等,她怎么会DIC呢。
这就是隔行如隔山了。后来我才知道,妇产科中感染流产、羊水栓塞、死胎滞留、胎盘早剥等等都可能引发DIC。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会如此担忧的原因。
尤其是,跟我老婆同时间进入产房的几个产妇,都已经去了分娩房,并且顺利生了小宝宝,而她目前宫口还没开齐。这边又有尿道出血。医生又怀疑有DIC,换做是普通家属,真该给活活吓死了。 

老实说,当时我也是吓得够呛。但我很快就回过神来,医生肯定是把最坏打算告诉我,事实上未必有这么凶险。再说,如果真的有DIC,不应该仅仅尿道出血,皮肤也会出血瘀斑才对啊,但并没有。我估计还是插尿管的时候不顺利,损伤了尿道才出血。
妇产科科主任也被叫回来了。主任安慰我几句后,迅速进了产房。
我知道,看来情况没我想的乐观。否则她们科主任也不会回来了。
经过分析,后来把镇痛药停掉了,她们也怀疑镇痛药延长了产程,宫口开慢了。这么大的体力消耗,如果再持续下去,到时候就没体力分娩了。 

停了镇痛药后,撕心裂肺的疼痛又开始向她袭来,事后她说当时真恨不得以头撞墙。
我开始懊恼,选择无痛分娩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麻醉科主任为了这事还延迟下班,就专门帮我们打无痛,很感激他。但很多同事做了都很顺利啊,只能怪个体差异了,希望能顺利度过这关。
经不住我再三要求,后来她们同意让我进去陪产。这点我们医院做的其实不够好,我们一直以为家属是可以陪同的,这样最起码我可以安慰她,鼓励她。但我院产科并没有这个服务,我之所以能进去,一来是后面产妇都分娩完了,就剩我们,二来考虑我是本院职工给个面子。 

11691587165620794 

进去之后,看到老婆披头散发的样子,我心都碎了,真的。太辛苦了。她也怪我,怪我很多东西,我都能理解。还好,让她骂几句后,感觉情绪稳定了一些,体力也恢复一部分了。

还是有尿血。我全身上下给她检查了,确认皮肤没有出血,只有尿道出血,我自己稍微宽慰。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还在担心DIC,反正我自己不大担心这个可能,也或许是我无知吧(真的是隔行如隔山),无知故无畏。
主任过来再次检查了宫口,还是没有完全开,但考虑到产程已经延长了,而且痛得厉害,担心再痛下去就真的生不出来了。决定立马上分娩房,试着努力努力。
此时此刻,已经是傍晚6点了。我老婆来医院接近24小时了。也痛了、煎熬了24小时。还好她平时身体素质不错,否则早就熬不住了。
科室老师打电话问我,生出来没有,我说不是太顺利。由于分娩事出突然,班表没变,还是我夜班。他们让我暂时不用回来,科里面有上级医生在,先帮我顶着。
老婆被推入分娩房,她们主任找到我,说如果不行,就推去手术室剖,同意吧。我当然同意,我一百个同意,但凡有生命危险,就不好尝试了,直接剖腹产。我给主任表态了。
主任点点头,说努力吧,先尝试顺产,实在不行我们会及时过去的。
此时,我才真正感觉到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此时此刻,所有的决定都在我手里。我老婆的安危,孩子的生死,都在我手里。还好,我身后有一个全心投入的妇产科团队,即便我不是本院医生,我也十分相信人家是全力以赴的。她们是专业的,我只要同意签字就行了。 

隔着一扇门,老婆在里面哇哇大叫。主任则一旁鼓励她,教她怎么呼吸,怎么用力。有一定点进步,主任就拼命夸她。
我爸妈也等的焦急了,电话问了我几次情况如何。我安慰他们,不用担心,已经上了分娩台了,估计很快就可以出来了。我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是虚的,究竟什么时候能生出来,我一点谱都没有。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顺利生出。她们说,再不出来,担心会有宫内感染,也担心婴儿窒息。我的心跌倒了冰点。
主任也是唇干舌燥了,出来喝口水,说让她休息一会。(记忆中是这样的,希望自己没记错)。后来她们把我提前准备好的红牛也带进去,给她喝,补补水。
就这时,外面刮起了风,打起了雷,大雨滂沱。 

天阴沉沉的,像极了我的内心。我也无暇思考,为什么偏偏这时候会有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天气只会更加剧我内心的恐惧。
又过了好一会,主任出来跟我说,要侧切一刀。看到了机会。
我焦灼的内心开始有点欣慰。那种空有一身力气,却帮不上忙的感觉,真的难受。好几次我都差点没破门而入,但还是忍住了。
里面几个医生护士开始大喊,鼓励着她,给她加把劲,听这语气,好像真的快出来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透过门缝,紧张不已。
突然听到一声婴儿大哭声音传来。
我整个人如电流击中一样,愣住了。终于生出来了!孩子哭了,应该是好事。 

助产大夫出来喊我,说可以进来了,生出来了!她也是满头大汗。此时此刻,我就差给她磕头了,太感谢了。
我快步走入,靠近分娩台。瞥了一眼婴儿,太丑,我不敢看,而且觉得是他拖累了妈妈,再加上对他还没感情,没抱他。反而是我老婆,紧闭双眼(后来才知道,不是她闭眼,而是整个眼眶都水肿了,用力过度所致),喘着粗气。
给我的感觉,就是她死了一回,好不容易活了过来。
主任一边给她缝合,一边跟我说,孩子情况应该不错,Apgar评分有9分吧。个头挺大啊,估计有7-8斤。后来称了,3.8kg(嗯,好像是)。 

我试图跟老婆说说话,夸她几句。不过她没理我,不说话,只是微微点头。她的所有力气都耗光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微微点头,摇头都不行了。
主任说,不用担心,就是太累了,让她休息休息就好了。我瞥了一眼旁边心电监护,都还好。我也大为放心了。
孩子,你就是这样来到这个世上的。为了你的到来,你妈妈丢了半条性命。不,是丢了大半条命。 

事后我们自己讨论: 

1、到底还做不做无痛分娩呢?按理来说这是很成熟的技术,我肯定会推荐给其他朋友,但我们自己,即便我同意做,我老婆也不会同意了。她已经说了,二胎时,再也不敢无痛分娩了,老老实实生一回吧。至于这次难产是不是跟麻药有关,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我也没有刻意去问她们。不管如何,顺利过关了就行了。 

2、谁还对自己老婆不好时,就想想生孩子的过程吧。女人是伟大的,母性更加是伟大。一个生命的降临,是另一个生命极限的付出。 

3、后来证实,尿血就是尿道损伤,而不是DIC,可以说有惊无险吧。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