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祖国添风采# 亲身感受传染病防治工作变化

从小我就知道可怕的传染病,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位传染病医生……

从小我就知道可怕的传染病,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位传染病医生,与我国的传染病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也亲历了我国传染病流行的变迁。

我第一次知道传染病的厉害时,我才刚刚3 岁。那时,1956 年,我随着父母工作的变迁来到北京。由于没有住房,我家和另外两个家庭合住在一个单元内。隔壁有个大姐姐,长得很漂亮,就是有些瘦弱,总是咳嗽,天天喝一种很难闻的药。刚刚来到北京的我和妹妹,没有任何朋友,总想去和那位大姐姐搭讪。但妈妈总是拦着我和妹妹,不许我们接近隔壁姐姐。妈妈说:“那姐姐得了‘肺痨’,是一种传染病。”我第一次听到“传染病”这个名字,不明白传染病有什么可怕的,为什么不能接近有传染病的姐姐。后来,也记不清经过妈妈多少次解释,我才知道传染病是一种会传染的疾病,接近了得了传染病的人,也会生病。但那时并不知道这种病的可怕。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有好几天没有看到那隔壁姐姐,也听不到她在屋里的咳嗽声,我问妈妈,才知道姐姐住院了。又过了几天,我看到隔壁的阿姨在哭,妈妈告诉我,那姐姐死了。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死亡,也第一次感受到传染病的可怕。后来才知道,那姐姐得的“肺痨”就是肺结核,当时那年代治疗结核病好像只有链霉素,还是从苏联进口的,也不知道那姐姐是否用过,但终究被这种“白色瘟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第二次体验到传染病的厉害。有一天早上,妈妈突然不像往常那样送我和妹妹去幼儿园了,也不许随便出门。一连几天不去幼儿园,我很奇怪。更加让我奇怪的是,妈妈给我和妹妹的胸前挂上了红布条,我家门上也挂了一根红布条。我问妈妈这红布条是什么意思?妈妈告诉我,幼儿园正流行麻疹,已经有孩子死了,挂红布条的意思是你们没有出过麻疹,容易被传染,有病的孩子不能和你们玩,也不能到咱家来,以免把你们传染。但是,红布条终究没有拦住麻疹,我们姐妹先后患上麻疹,发烧、咳嗽,全身的疹子出得像花瓜,轮流被爸妈背到医院打针,折腾了近一个月,我们才挣脱

病魔,再次回到幼儿园。

传染病太可怕了!楼上奶奶在流感大流行中死去,妹妹的同学因得大脑炎变傻,我的同学因得了小儿麻痹变成瘸子;为了预防天花,我们从小就被种上牛痘,至今左臂上还留有圆圆的疤痕;因为害怕被传染上肝炎,我妈曾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把爸爸刚刚弄到的一袋被怀疑吃后会得肝炎的伊拉克蜜枣全部扔掉……但万万想不到的是,1975 年12 月我从农村插队返城,却被分配到北京第一传染病医院工作。

自从到传染病医院工作,我逐渐从害怕传染病成长为一名与传染病斗争的战士。在传染病医院工作了40 多年,我不仅看到在我国政府的领导,大搞爱国卫生运动,不断扩大儿童免疫计划,为消灭白喉、脊髓灰质炎,控制麻疹、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等严重危害人们健康的传染病所做出的努力,而且亲历了无数次传染病流行及救治工作,亲眼看到我国传染病防控工作取得的进步和重大成就。我国历史上脊髓灰质炎曾广泛流行。60 年代初期, 每年报告病例大约20000 ~ 43000 例。1960 年我国自行研制成功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1965 年开始在全国逐步推广使用,脊髓灰质炎的发病和死亡明显下降。1988 年以后,我国政府积极响应世界卫生组织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号召,迅速制定了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计划并付诸实施,把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纳入我国儿童的常规免疫计划中,所有儿童均按时接种疫苗。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国脊髓灰质炎发病例数大幅下降。1994 年,我国报告了最后1 例本土脊髓灰质炎病例,提前完成了向世界卫生组织承诺“在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的目标。我国从1962 年开始接种白喉疫苗,1978 年将百日咳- 白喉- 破伤风联合疫苗纳入计划免疫,白喉的发病率明显下降。近年来,我国儿童计划免疫中百白破疫苗接种率一直保持在90% 以上。2007年至2018 年,我国已完成消除白喉的危害,10 年多未再发生1 例白喉病例。我国儿童百日咳的发病率也明显下降。

1992 年以前,我国属于乙型肝炎高流行地区,人群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约9.75%, 大约有1.2 亿人为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几乎每10 人中就有1 人是乙肝病毒感染者,每年因乙肝病毒感染相

关疾病而死亡的人约有27 万人。我国于1992 年将乙肝疫苗纳入计划免疫管理,对所有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普及接种乙肝疫苗后,我国青年与儿童中的乙肝病毒感染率持续下降。1 ~ 4 岁、5 ~ 14 岁、15 ~ 29 岁人群的感染率从1992 年的9.67%、10.74% 和9.76% 下降到2014年的0.32%、0.94% 和4.38%。在1991 年使用甲型肝炎疫苗以前,我国甲型肝炎病例报告人数高达63.7 万。1992 年我国甲型肝炎血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1 ~ 59 岁人群中甲型肝炎病毒抗体( 抗-HAV) 阳性率为80.9%。近20 多年来,随着我国生活水平的提高、卫生条件的改善和甲型肝炎疫苗的接种,我国甲型肝炎病例报告数逐年下降,2018年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全国仅报告甲型肝炎病例1.6 万例。

最让我们感受深切的是2003 年我国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流行。这场大规模的疫情改变了人们对传染病的认识。传染病的信息开始透明,突发性公众事件和自然灾害相继有了预案。2008 年的南方雪灾和汶川地震、2009 年的甲型流感流行,政府都做出了快速地反应。随着我国政府和公众对传染病认识的改变,我国传染病的防控有了更多的进展。加强了乙型肝炎母婴阻断传播的研究,所有抗乙型肝炎病毒的新药进入医保促销范围,丙型肝炎新药也陆续获批,艾滋病患者得到免费治疗……随着我国传染病的进一步减少,我们传染病医院(北京地坛医院)也开始转型,从一家完全收治传染病的医院转变成综合性医院。

在我国,传染病已经完全成为一种可治可控的疾病,我们再也不用恐惧传染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退休职工 蔡晧东)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