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恶不是医生收红包 而是有人“装糊涂”误导舆论民意

当一个法律将绝大多数人置身于违法的境地,我们是要严惩这个庞大的违法群体,还是应该调整我们的法律?

近日,一段医生在手术室内收红包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有图有真相~


媒体称,视频显示,山西省洪洞县某医院的手术室内,医生公然收取患者一沓厚厚的钱。据了解,62岁的韩某林在做手术时,被医院收1万元,据称是给专家的专家费。然而有意思的是,收了钱却没有给任何收据。

不仅于此,另有报道称——曝收万元专家费医生已被停职!多位医生公开声援:涉事医生无罪。 针对这个事件,还有媒体采访律师称,在此次事件中,洪洞县人民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出诊的那名医师,都违反了上述规定,两地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应分别对相关责任人进行相应的处分。 就这样,一夜间,媒体这条“医生收红包,违规违法”的新闻报道传播到大众视野当中,占据了舆论的第一印象。

但是,这条新闻,显然只是话说一半。 按照公立医院会诊的收费标准和体系,一刀切的院外会诊费是300—500元,这个会诊费的标准至少是10年前制定的。这个劳务费能请来北京资深脑外科专家过来手术?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极为滞后的会诊规定下,人不可能被尿憋死,所以才会出现普遍的医疗现象————专家从外地来产生各种费用,不会从医疗费中支出,都是家属交给院方,院方转给专家。

产生这个结果,是邀请会诊的医院到专家,乃至到患者都默认那个“合法合规”的会诊制度不合理,所以达成默契,执行的是另一种支付办法。 这个貌似不合法的流程是合理的,因为可以满足广大病人的医疗需求。

那个合法的流程是不合理的,一刀切的会诊劳务价格,只会让很多有需求的病人“求医无门”。 这样做,医疗和医生不是跌进钱眼里,围绕着钱打转吗?

但是,医生专家到好的医疗本来就是高成本投入出来的,漠视这个基础事实,只会造成另一种可怕——人人在谈为人民服务,但实际上为的就是一己之私,不愿意承认劳动的产权和劳动贡献需要支付报酬的原则常识。

很多人,希望医生廉价和免费为自己服务。但是让他学医15年,也免费为大众服务,他就根本不可能愿意。 判断一件事情的是非对错,除了用合法合规的视野来看,还要用是否合理的视野看?我认为,合理比合法合规更重要。 法规滞后,要与时俱进,而不是顽固的抱残守缺。

当一个法律将绝大多数人置身于违法的境地,我们是要严惩这个庞大的违法群体,还是应该调整我们的法律? 院外专家会诊,应该怎么制定标准?这是一个未来要展开讨论的问题,这是必然的。

在这个制度的漏洞面前,有人将舆论的注意力恶意地引向医生收红包和医生拜金,将这个问题的产生归结到医生个体的医德败坏,而忽略了医疗成本核算因素,这是一种别有用心的误导。

有患者投诉,有违规事实,我不反对依法处理违规者。但我认为,从媒体到执法者乃至到舆论民众,都应该清晰这个违规背后的来龙去脉,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仁慈和包容。

从根本来说,我们都希望北京医疗专家的医疗价格低一些,不要成为压倒普通民众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要实现这个结果,离不开一个前提,那就是透明化,议价的问题可以拿到桌子面来讨论。

权力的强压和道德的绑架,真的能够压低医疗服务市场价格?这是撒谎。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