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割肉” 药企、医院、医生利益链将消失?

处方外流!千亿份额流失,院内药房会消失吗?

据行业估算!2020年处方外流市场将达到4000亿元,医院真的会放任大规模处方流向市场吗?药店会成最终的受益者,取代医院药房吗?
近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医院就诊后,取药要排队,慢性病患者复诊开处方药还得反复跑医院……这些麻烦事,可能很多朋友都遇到过。
对此,小源源也是感同深受,每次去了医院都忍不住想要吐槽一把:“挂号排队、看诊排队、交钱排队、拿药还排队......特别是大医院。”
不过小源源近日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好消息,患者在医院就诊医生开具处方后,不仅可以在医院药房拿药,还可以凭借收到的取药码,到指定的药店进行取药,而且还能选择送货上门,简直不要太方便了。

图片来源于企鹅号 - 亿欧网

这样便捷的操作不仅让患者有了多个选择,还可以节约出在医院的排队时间,为什么小源源就很少在医院看到呢?
没有看到也正常,毕竟这只是国家为了破除“因药就医”,满足患者的多样化医疗需求,打造的全国首个省级“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

图片来源于经济日报

该省级平台9月6日才在甘肃上线,目前仅在甘肃8家等级公立医院开展试点,2020年才会在全省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推广应用,只有甘肃地区的患者才能享受此项便捷服务。
但这一平台的上线,意味着医院开了处方后,患者可以凭借短信取药编码,自主选择一家平台药店购药,可以满足患者的多样化医疗需求。
“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是“神马”?和近几年流传的“电子处方”一样吗?

01

电子处方的成长

电子处方是个什么概念!
对于很多人而言,电子处方就是将医生开具的方子用电脑打印出来!
一位80岁的中医老大夫:“您说的电子处方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指用电脑打出来的?我每次看诊后直接给助手说药名,助手就往电脑里输入。”
“电子处方”是指患者通过互联网与医生进行远程问诊后开具处方的诊疗活动,能实现一般轻症和慢性病的问诊、用药。
2015年12月7日,全国首家以“互联网医院”命名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开业,开创了在线处方、在线复诊、远程会诊等一系列创新服务模式。
12月10日,浙医二院院长王建安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开出了“第一张电子处方”。其具体操作流程是患者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预约医生,视频诊疗之后医生开具电子处方,并由国药的药师进行审方,审方完成之后再由线下配送。

图片来源于中国医药联盟

自此,中国第一张在线电子处方诞生了!这是互联网、医疗、药品三方面在改革中很大的突破。

2016年4月,国务院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提到“组织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的共享试点,推动医药分开”。

2017年2月,《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重申上述意见,在2017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再次强调建设医院、医保、药店三方信息共享平台、推进“互联网+药品”流通,推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重要任务。

2017年是处方外流的分水岭之年,西安、天津、重庆等地先后颁布推行电子处方的政策,引导公立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信息互联互通,在零售药店试行凭电子处方销售处方药。

医源体原创图片

2018年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要求及时制定完善相关配套政策、加快实现医疗健康信息互通共享、建立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标准体系,提高医院管理和便民服务水平、提升医疗机构基础设施保障能力等方面提出了有关举措。

在国家的牵头及大力推动下,各省市政策相继出台。目前,全国已有15个省市明确提出了建立省级处方流转平台。

医源体原创图片

为了破除“因药就医”,推动医药分家,政府已相继出台多项政策鼓励探索第三方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建设,引导处方院外销售,保证药品合理有效监督。

但由于各级医疗机构的信息共享平台未能完全建立起来,大多数试点地区只停留在医院和药店之间的流转,并且只能从医院单向流转到药店,并未达到理想的效果。

近日,甘肃启用的“电子处方”,与近年来多地试行的“电子处方”有何区别?能否实现院内处方流转?

图片来源于百度

此次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易复诊总经理马光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原来只要能共享电子处方就行,现在不仅共享,还要流转。
处方流转后,药企、医院、医生、药店等多方利益重新分配,据行业估算,2020年处方外流市场将达到4000亿元,医院真的会放任大规模处方流向市场吗?

02

政策加剧医院“割肉”


2009年3月17日,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为标志,新一轮医改正式拉开大幕。自此,全民医保、药品零加成、药占比等,一个个与医疗、看病紧密关联的关键词,串起近十年的新医改之路,这是一段破除“以药养医”的艰难征程。同时也打得公立医院措手不及!

医源体原创图片

2016年4月26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以下简称《任务》)正式发布。为解决药价虚高问题,《任务》提出,今年将采取多种形式推进医药分开,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患者可自主选择在医院门诊药房或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
2017年4月2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财政部、发改委等七部委近日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地9月30日前,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
药品零加成的推行将使得医院药房从“盈利中心”变成了“成本中心”,部分医院选择将药房托管给医药流通企业,也有医院选择将药房租赁给药企在院内开展便民药房。

2018年11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
医院限制处方外流,是对药品零售垄断地位的自我维护,但随着系列政策的推出,斩断了医院对药品零售的垄断,加速推动院内处方外流。这对医院的来说,就是一种“割肉”的行为。

虽说目前药房变成了医院的“成本中心”,但药企、医院、医生之间利益链条并没有消失,医院真的会放任大规模处方流向市场吗?
处方外流是一件操作难度很大的事情,因为涉及医院的利益。医院可能会做到部分处方共享,但要把所有处方共享出来短时间可能不太现实。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网

有人认为,从医保的角度来看,医院是可以释放一部分处方出去的,既可以减少医保的支出,还可以减少医院药占比,响应国家政策,何乐而不为?
也有人认为,院内处方流到社会药店,只是利益收入的渠道转换了而已,从药企与医院变成了医院与社会药店,“以药养医”的根本性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还有人对此提出疑问:“基层卫生院现在都是先看病开处方,拿药的同时收取诊疗费用,如果患者拿处方去药店买药,那医生看病的诊疗费用谁来出?”

处方外流牵涉到药企、医药流通企业、医院、医生、药店等多方利益的重新分配。除非找到多方利益的平衡点,否则要让大规模处方流向市场难度很大。

另外,处方流向市场后,患者最终使用的药品是社会药店流出,那么问题来了!患者安全由医院还是药店来负责呢?

03

责任归医院还是药店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易复诊总经理马光磊认为,处方流转高效性与安全性的平衡是关键点之一。“处方真实性是药品零售过程中最重要的基本原则,如这个原则被打破,患者安全用药将无法被保证。”
近期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一定程度上对此进行了正本清源。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网售处方药确立了“线上线下要一致”的主要原则,药品销售必须和医院信息互联互通,确保处方来源真实。

图片来源于动脉网

虽然对于处方流转,有明确的审核机制与流程,但因药品涉及运输、保管、储存等多方面因素,所以不少网友对最终销售的处方药责任归医院还是药店比较关心。有网友提出:“万一出现医疗事故,责任谁来承担,是医院、医生、还是药店,不好判定。”
对此,小源源目前也没有查到明确主体责任的相关政策及说明,但在这个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上,省卫健委随时能看到每一个患者的就医信息,及时发现和监管不合理的诊疗行为及处方。且审核机制和流程也是比较完善的,所以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

04

院内药房会消失吗?

目前甘肃省“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已对接了8家医院。同时,也接入了部分医院处方共享平台药房,这将为院外零售药店带来更多的机会。 数据显示,2018年处方外流规模将至1600亿元,2020年处方外流市场将达到4000亿元,也有人认为有望近万亿元。多数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中国处方药院外市场前景广阔。

图片来源于动脉网

目前已有不少药企开始布局社会药店,新一轮行业竞争即将展开。

如此大规模的市场份额从医院流失,那院内药房会随之消失吗?

对患者而言,以往都是小感冒到药店拿药,现在医院开具的处方到药店去拿,安全性是一个关键问题,另外,医保报销问题也是患者关心的。所以,患者是否能接受还有待考证。
有人说:“现在好多患者都是有医保定点医院的,如果处方外流,药店也得列入医保点机构才行,否则医保不能报销,患者还是不会选择药店!”

有人说:“药店的规模有多大,特别是对于慢病患者而言,一个药店能满足患者的用药需求吗?这些药品的价格是否跟医院的保持一样零加成?”

有人说:“医院处方外流包含住院吗?器械耗材以及输液品种是否都包含?”

图片来源于网格

虽然患者目前还会有很多的担心,但随着国家政策的推行,对于患者来说,未来就医将会越来越便捷,院外共享药房取药也会成为一种趋势。

但医院药房会被药店取代吗?小源源觉得不会,至少短期内不会,特别是对于住院患者来说,药店取药或快递送货上门,延误了病情谁来承担?

住院病人需要用药,医院就需要有储存和保管药品的地方、有调配药品和管理药品的人员。所以小源源认为即使因国家政策的推行,医院最多就取消门诊药房,但住院药房还是得有的,不可能被药店取代。

随着公立医院“割肉”加剧,药企、医院、医生利益链条也随之发生转移,众多试图从处方外流市场中分一杯羹的企业,开始将市场转向社会药店。
多年来“因药就医”的社会难题,会在“电子处方共享”的时代终结吗?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能否得到解决

全文完,感谢阅读!

这里是医源体!

参考资料:

[1].  21世纪经济报:电子处方共享平台启用 “因药就医”时代终结?

[2].  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中国第一个全省范围处方流转,为什么落在甘肃?

[3].  央广网:我国多地推行“电子处方信息共享” 尝试破解“因药就医”难题

[4].  赛柏蓝:刚刚!处方外流迎新突破,202家大医院开始了

[5].  赛柏蓝:大突破!处方药电商开局在望

[6].  央广网:新医改十年:阳光照进来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