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养介绍观感之(三)医养结合式养老院

筑波学园病院及介护老人院并设的医养模式,对于我们国内目前基于医疗机构创办养老院的医养模式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筑波学园病院及介护老人院并设的医养模式对于我们国内目前基于医疗机构创办养老院的医养模式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我们一行在筑波学园病院的参访受到了藤泽理事长、副理事长、院长的盛情接待。医院的参访不在这次的重点,我们在医院部分的了解只是在理事长、副理事长、院长组织的会议室洽谈见面会。

当然,一楼的门诊部分是我们一进门就能见到和感受到的,一楼的机器人特别喜人,这家医院是日本国内两家有机器人咨询服务中的一家,机器人能很自如地和人进行对话,回答问题,很受患者,尤其是小朋友的喜欢。

门诊部门值得推荐的是他们把门诊台的前板设计成折叠病床的箱体式,每一个门诊台的前板都可以打开成一张临时病床,这个设计很赞!由于日本是个多灾的国家,医院在灾害发生时的紧急求助应急设置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医院部分的简单参观后,我们来到介护老人院,三层建筑,4246平。在这个养老院,我们分层走了一圈。整体映像:如果从设备的豪华程度上来说,这家养老院的设施谈不上豪华。只能算上简陋但极干净。公共区域规划合理,尽量都是大开间,便于老人聚在一起训练和看护。卧室部分也是典型的日式布局,没有那么多的家具,小小的房间,只有一张功能床,简单够用的家具,卫生间也简单,但功能性都特别人性化。

在我们去的这家养老院,长者都集中在一楼大厅,不太像国内的养老院,往往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间,如果需要更好的照护,还需要家属另外请护工和保姆,这点在日本不多见。

国内的高端养老院,拥有比较好的硬件、相对好的软件,但仍然总是少那么一些。比如说,我先生的奶奶就住在国内著名高端养老机构恭和苑,这是我们精心挑选的一家养老院,首先在市中心,闹市区,而且人性化程度还算比较好,设施完备。但仍然有那么一点缺陷:某天中午,我去中午去养老院看老人,到餐厅并没有见到老人,于是我到房间看到奶奶正坐在房间的写字台上吃着份餐,我问“您为啥跟这吃饭哪……”“我不愿出去吃”,细究之下才知道,奶奶和别人老人闹矛盾了,找个理由就不出去吃了,于是我问前台护理员,护理员回答说,“奶奶不愿意出来吃,就想在房间吃,所以……”

其实把老人集中一起的看护和训练,其实是更少的节约人力,而且也更透明地保证到看护质量,所有的操作都在可视环境中,更重要的是让老人保持在人群中,避免老人的孤独。养老服务业,不仅仅是服务于老人,更要有专业能力引导和管理老人,这点比对老人言听计从要来得专业得多。

眼前,我看到两位护理人员同时对两位老人护理,上午的时间是养老院为高介护级别的老人洗澡的时间,洗完澡后会遇到头发和脚需要吹干,一般护理人员会把洗浴完的老人推在一起,一起吹干头发和脚,护理人员就那么蹲着,仔细、专注地给老人吹干着脚部,似乎我能感受到那暖风掠过。这样的场景,能清清楚楚地让老人感受到群体的温暖,而不是独处的孤独。

是的,如果说侵肆老年岁月的主凶是疾病的话,那么,孤独一定是最大的帮凶。蜷缩在一角,或者是那富丽堂皇的养老院豪华房间,又能怎么样呢?片刻的热闹可是能给老人带来半月甚至更长的欢乐,某时的聚会,简短的探望,都将成为老人寂寞长夜的用来重温的回忆,一点一点流逝……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对于某些长辈的某些做法,我无法宽容。我还是喜欢我自己外公外婆大舅大姨小姨小舅一家吵吵闹闹的大家庭生活。在这样的热闹和吵闹外公外婆度过了他们的晚年,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到外公外婆老房子去围坐一圈,既看老人,也家长里短,或者干脆,大家就一起在外婆家吃晚饭,要夜深了大家才纷纷离去,偶尔还遇上个赖皮的,闯祸躲打的,就干脆赖着住一晚。外婆常常说的就是,“欠你的哟”;周末过个年节什么的,更不用说了,外地的大舅一家肯定回来,大家一起肥吃肥闹,干活多了的抱怨有人偷懒,偷着懒的顶个小嘴说干活有什么了不起,我多出钱呀……这样的天伦之乐是我记忆中的,弥足珍贵的……

然则,社会的发展,养老成为一个社会产业已经成为必然,而在这个必然的趋势中,在日本,我感受到的花钱买服务中不一样的人性化。我感受到的成本与质量、质量与尊严之间的平衡。而这种平衡来得这么自然,让我们肃然起敬。

我们到的时间是11点左右,在一楼的餐厅里,老人们正围餐桌而坐,在训练师的带领下一起在做着口腔体操;理事长向我们介绍,餐前的口腔训练是高介护级别老年人的功能训练的重要部分;餐厅的老人大部分是需要自己独立进食的。做完了口腔操,有护理人员会帮老人做好准备,发好餐具,围好围嘴什么的,坐在餐桌边准备用餐。他们的餐是外包出去的,有专门的机构为老人准备个性化的营养餐。

为了不打扰老人用餐,我们接着参观了供老人洗浴的洗澡间。日本富含温泉,温泉的配置是正常的,洗浴设备以不同介护级别区别,完全无自理能力的用可升降的洗澡机,由两人操作,帮助老人洗浴,一般在上午的时间完成;部分自理能力的老人,可选泡浴浴缸、淋浴、温泉汤池,一般在下午的时间有护理员陪同的时候完成。在这家养老院,因为介护级别比较高,独立的房间内不设洗澡间,洗澡都是在护理人员的陪同下,规定的时间同时完成,这样隐私没有得到保证,但安全得到比较好的保证。在自理功能丧失的前提下,隐私和安全相比,相信安全更重要吧!

这个养老院依托于医院而建,医疗问题算是可以得到有效的保障。养老院的运营资金来源主要还是来源于介护保险。据理事长介绍,人力成本也是老养院的重要成本。

补充知识——关于养老介护险:

基本概念:日本介护保险即长期护理保险,日语中的“介护”综合身体照护和家务服务的双重概念,台湾学者多译为长期照护。介护的最终目和是为了保证国民有尊严地度过自立的生活。其具体内容有居家介护、设施介护服务和费用承担等。介护需要有一定标准,如认定的实质要件、形式要件以及第一次认定和第二次认定。20世纪90年代日本针对高龄者护理制度进行了改革,于1997年制定并公布了《介护保险法》,目的是对那些需要在洗澡、排泄、进食等方面进行护理的老年人提供护理、技能训练、看护及疗养等综合的、多样化的服务。介护保险将养老与护理进行了有机的统一。

保费标准:40岁以上人群可以开始缴纳介护保险,40-64岁的人群由政府承担50%,个人和单位50%;65岁及以上政府和个人各50%。具体来说,根据收入水平的不同,介护保险将人群分为6个等级,收入最低的等级只用缴纳标准保费的50%,收入最高的等级需要缴纳标准保费的150%。

赔付额度:65岁以后如果有护理需求,可以在评估等级后接受护理,个人只用承担费用的10%,其他90%由保险给付。根据个人身体情况不同,保险将老人分为7个等级,从轻度到重度分别为,需要支援1-2,需要介护1-5。根据等级的不同,其月度支出上限不同,要支援为约每月5-1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0.3-0.7万元),要介护为约每月17-4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0.9-2.3万元),超出部分自费。

2000-2011年间,介护保险总支出持续快速增长,从2000年的2019亿日元增长到了2011年的5787亿日元。除2006年以外,各年增速均显著高于同期GDP增速。

养老问题的研究与探讨不仅仅是一个产业,更不仅仅是商业模式。虽然,目前国内的养老产业如火如荼,然则,服务能力的空心化问题是我们需要正式的,养老一方面依赖政策的支持,尤其是支付体系的落地,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以“延续临床护理转化为社会护理服务能力的专业落地”,护理服务将是支撑养老服务的内核,而其间,更重要的是何谓之服务的人性化的思考。

养老产业注定是一个朝阳产业,但我相信他也不是一个暴利产业,这个行业需要大家用心、用爱、用公益的态度一点一点去慢慢温热。让我们一起探索,有尊严有温度而不是只卖情怀的养老事业。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