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养介护观感之(一) 有农场及幼稚园的养老院

帮助长者找到活着的意义,给予长者有尊严的晚年。

“帮助长者找到活着的意义,给予长者有尊严的晚年”,这句话看着平平,然则站在这个把“幼稚园、农场、养老院”整合在一起的养老机构,眼前这个个头不高的理事长似乎就像是一个普通农民。“因为农场的作业人手不够,我也兼着园丁,所以往往有时候我会忘了我到底是个理事长还是个农民”引来我们笑声,在那笑声里,大家透着对理事长的敬重。

这个农场种了数10种水果、蔬菜、比如蓝莓、葡萄、草莓等等,所有的水果都刻意地修剪到60-80公分的高度,“这样,幼稚园的小朋友就能参与到劳动中来,而且还能一边劳动一边摘水果、蔬菜吃。我们希望让幼稚园的小朋友知道粮食、水果是从哪里来,哪些能直接吃,哪些不能。有一次,一个小朋友蓝莓吃太多了,回家后排便都是黑色的,家长吓一跳,后来大家都知道原来吃多了蓝莓大便会变黑”

“我们还会邀请幼稚园小朋友们的爷爷奶奶来当农场义工,这样,爷爷奶奶在农场干活时,小朋友们就在爷爷奶奶身边围绕,这样的天伦之乐是我们想找寻的。一来解决了农场人手不够的问题,一来也真正给了孩子们最好的教育”。

农场里的地,都分成块管理,幼稚园每个班都分有自己的自留地,从翻地、播种开始、所有的劳作小朋友们都要参与进来,这样他们对于果实就能学会珍惜,知道劳动的辛劳。

穿过农场,来到幼稚园,如果说在理事长的介绍中还会想像幼稚园的小朋友都是5、6岁左右的大童的话,那眼前这些两岁的小朋友彻底让我们萌呆了,我们进幼稚园的时候,小朋友们正在上课,老师用钢琴的节奏带着孩子们在地上翻滚,每三个孩子就是一个阿姨在旁边防护和指导,大家有节奏地一起做背部翻滚动作。

看着我们进来,孩子们也不怕生,看着我们还会挤着眼。但仍然和老师的节奏一起,完成着各项动作。整个幼稚园都是木地板,进去要换拖鞋,地板干净得能透出人影。

整个幼稚园平层布局,南北的朝向,自东向西一致排开,最东头的2-3岁孩子,到最西头的两个月左右的小宝宝室,教室前面是足足有50米长,3米宽的长廊,我们走在长廊上,看着教室里的小朋友井然有序地上着课,长廊外是宽阔平整的操场。

“这里所有的地板,小朋友们都要自己擦,”理事长指着廊下晒得洗得雪白的三四排抹布跟我们说:“要求小朋友们跪在地上,用布擦拭。这是孩子们早上起来的第一项任务。”

自东向西,约有5-6间教室,每一间都是洁净如新,没有我们国内幼儿园的课桌什么的,每一个小朋友只有一条“盒子凳子”,兼着桌子,凳子的多种功效。不用时,这些盒子凳子被整整齐地沿着墙边摆好。

最西头是两个月小儿的房间,我们推开门时,正逢三个肉嘟嘟的小朋友在酣睡,一个阿姨在旁边手上在整理洗净的小衣服,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打在阿姨的脸上,宁静而祥和,那一刻的感觉温馨极了。

理事长招呼着我们往养老院走,我们穿上鞋,沿着幼稚园培根下走时,西头刚刚睡觉的一女婴醒了,阿姨抱着她在窗里微笑和我们打着招呼,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我走上前去,抬手拉开了纱窗,伸着手迎向阿姨,阿姨也没有犹豫,微笑着小心地把女婴递我怀里,那一刻心都萌化了,她就那么乖乖地趴在我的肩头,小脸轻轻地仰着,眼睛就那么一不转睛地看着你,大家被这胖嘟嘟的小女婴给萌化了,很不舍,在她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两口,恋恋不舍地交回窗户里的阿姨,怀里的那丝柔软一直都在,暖到心底。

这时,又遇上刚刚在上课的两个班的小朋友们下课了,他们自已拿着鞋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坐着,麻利穿好,老师用一根粗粗的布绳牵着他们,一个一个,仰着脸和我们打着招呼,奶声奶气,随行的这些爷爷们一个个都被钉住了,停来来抱抱,亲亲,纠缠了好一会,如果不是时间关系,相信大家都舍不得走。

中午是这些小朋友们到农场活动的时间,一时间,农场里就跑满了这些娃娃们,欢乐的场面就那么生动地展现在眼前。理事长指着农场里的长颈鹿向我们介绍:“长颈鹿代表着集合点和帮助点,当大家遇到问题需要求助时,就会到长颈鹿边上去”。回首看着农场里星星点点的孩童们,我们似乎忘了是来参观养老院。

到养老院后,理事长把我们请进了会议室,一定要给我们介绍他们的介护理论“水份理论”,水份理论的最经典解释是:当一个长者如果对别人的问话没有反应时,这时表示长者可能缺一瓶水。通过每天至少摄入1500ML水,能帮助老人更好地解决代谢、激活细胞等等多种问题。在这儿,每一位长者的摄水量都有详实的记录。会议室墙上的表扬状显示着这个机构受到的认可承度。

之后,理事长带我们一一参观,到中午了,正逢要到用餐时,“我们这里的餐是承包给做得好的餐饮公司来完成,对于营养餐的配比,我们做到量化精细化到每一个人”,理事长拿着写着名字的餐牌给我们介绍。“来到我们这里的长者,都是高介护级别的长者,他们可能这一生剩下的日子都将在这里度过,所以我们要不仅要让长者得到有尊严的照护,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感受到活着的意义,每天下午的苦情活动,我们会安排小朋友到这里来给爷爷奶奶们,给爷爷奶奶们带来欢乐,我们还会每年都安排帮助长者们去祭奠他们的先祖,让他们感受活着的意义。”

“我们提倡让老人有自力能力,比如长者只要能站立5秒,我们就会用助步器让他慢慢走,如果不能独立站,我们会鼓励他们一点点试着站。”

“每一个长者都要会自己吃饭,长者们都有定制的口腔或手部操,进行功能训练。我们也不提倡给老人用尿不湿,水份理论的应用实现了我们机构的长者都没有用尿不湿。”长者们围桌而坐,脸上的表情平静而温和,介护工作人员穿行其中,井井有序。

这个机构,总共能收住60位长者,介护数量为24人,行政人事1人、工勤1人、园丁兼司机1人。没有保洁,没有更多的行政工勤人员、没有护士和护工的分别,医疗保障和当地的医疗机构合作,每周来两到三次巡诊。

临别,车开出老远,理事长深深地鞠躬送着我们,大家依依不舍。

题后话:日本的“自立援助”型的养老介护模式的确冲击着我对于养老的理解。给老人一个好的环境,好的护理、吃好、喝好就可以就算是养老不错的模式,如果需要更精细一些的照护,多半还是要请一个护工或小时工的,然则,即使是北京这类的一线城市,护工和小时工的专业水平仍然不足,对老人只能做到简单的照看;相比于日本的养老照护,反而专业程度上、人性关怀方面、精神层面都要好得多。

更加尊重人活着的尊严——看上去是简单的道理,但实践起来却是不易。往往对于老年人来说,他的尊严不是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式的养老院的房间,更重要的尊严可能只是不用穿成人尿不湿,可以自立行走,有自理能力,哪怕是自己走上几步。而就为了这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改变,日本的养老专业可谓是潜心钻研,从功能训练,到水的摄入,到营养餐的每人设计等等……在养老模式的研究和学习方面,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加油,备战,为我们即将老去的那天而努力!

我接下来会陆续把此次赴日考察养老机构的见闻写下来,并发上来,后面我们会跟进相应的学习报告。接下来,养老介护的赴日短训项目也正在紧密设计和讨论中,当然,更希望未来我们自己的康复养老培训体系能形成,感兴趣的朋友欢迎继续关注哈……邀请同道人一起变老,一起做养老!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