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头:共享护士上门服务 她们的安全由谁来保障?

别让共享护士有类似滴滴的安全隐患。

当下,山东、福建、陕西等地悄然兴起“共享护士”医疗模式,医疗卫生领域搭上了“共享经济”快车。

华商报近日就报道了当地开始推行的一个共享护士APP。从标注的医院信息显示,涉及西安多家三甲医院,有的护士标有职称如“护师”。该平台标注提供20多项服务,包括家庭护理和母婴育儿护理,比如输液服务,静脉输液为169元,肌肉注射139元,留置针输液189元,导尿189元等等。

这个价格相对医院当然很贵,但是还是受到一些家庭的欢迎,比如短期内,一个共享护士最多被预约62次。

似乎是一夜之间,共享护士火了。

就在今天,新华网还特地刊发了一篇文章。

关于共享护士这个新生事物,网友们的看法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共享护士能解决许多老人就医难问题,很方便。

“人老了,行动不便。遇到头疼脑热,让护士到家里打针输液,感觉很方便。”年过花甲的山东济南市民杨馥坤表示,“共享护士”能解决许多老人就医难的问题,尤其是卧床不起、行走困难的人。

“听说其他城市有共享护士服务,护士可以上门,不知道西安有吗?”陕西西安的王女士对此很感兴趣,她说,父母都80多岁了,父亲有慢阻肺,母亲是高血压,家里只有自己一个孩子,每次生病把老人扶下楼坐上车,然后到医院排队挂号打针,这中间的过程非常煎熬。“现在社会老龄化严重,特别需要这种看病打针的上门服务。”

也有不少人对共享护士表示了担忧。

现在从各大媒体反应出来的报道中,市民普遍的担忧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

一、如果出现了医疗纠纷,谁来承担责任?

二、如何做好监管,规范平台的管理,明确责任,确保平台护士拥有从业资格。

在本文里,我想暂时先不讨论以上两点,因为我发现了共享护士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可怕的危机,一个我们必须要首先面对的危机,那就是:

共享护士上门服务,她们的安全由谁来保障?

谁能保证那些呼叫服务的人是真正的患者?

谁能保证按下APP的那只手不是别有所图?

谁能保证护士每一次走进偏僻的出租屋里,还能安全地出来?

看一下腾讯和网易这两大新闻客户端上各种不堪入目的网友评论吧。

男多女少的社会,物欲横飞的社会,大量光棍宅男无处释放着他们的欲望。

不知名的黑暗中,潜藏着骚动的情欲,潜藏着猥琐男,潜藏着制服控......

当然我相信大多数人只是把猥琐的念头放在脑袋里想想,在网上打打嘴炮,但也不排除有极少数胆大妄为的人,一旦发现机会,会不惜铤而走险走上犯罪的道路。

前段时间空姐滴滴打车被奸杀的新闻还历历在目,后来网上曝光了滴滴司机对乘客带有色情意味的评价留言,所以说,很多事情其实在事发前早有端倪,只是没有人在意。

共享护士如果不慎重考虑护士出诊的安全问题,那它很可能就会成为下一个滴滴。

我们希望悲剧永远不要重现!

此外,有市场需求就会有人挖空心思迎合市场。所以,这里面还有另一种可能,如果不加约束,听之任之,共享护士还有可能会发展成另一种黑色的地下产业链,有人可能借此机会在网上开展色情(制服类)服务。

做为一个医美行业的从业者,我们的整形医院中同样有很多护士,笔者写下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能唤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唤起社会的关注。

保护生命,保护好我们宝贵的护士资源,不要让她们受到伤害,不要让这个医护这个行业再次受到伤害,也不要让共享护士这个新兴产业因为一个事件的暴发而夭折。

希望相关监管部门和营运部门能够担负起各自责任,在考虑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同时,更要首先考虑到共享护士这个产业中存在的种种风险,未雨绸缪、防微杜渐,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振兴医疗产业,服务百姓大众。

共享护士很好!

谁来防范共享护士背后隐藏的可怕危机?

每当夜幕降临,

每当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时,

每台手机APP背后,

多少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和非常态需求

被点燃、被释放?

黑夜点燃黑色的欲望,

当黑色魔鬼撒旦降临时,

谁来做共享护士的“守护天使”?

作者 | 黄石头 2018年6月6日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