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伤透心的麻醉医生 看完爆笑!

在我国,许多医院,尤其是相对基层的医院,麻醉科地位始终位于外、骨、泌、妇等手术科室之下,在一台手术中缺乏话语权。麻醉医生,常常容易被“伤透心”!

一日,手术台上J主任正在认真地缝着皮(别问我为啥当主任了还要缝皮,谁让咱医院心外科年资最低也是个副高),这意味着将为这忙碌的一天写下最后完美的结语。

看着台上略显疲惫的神色,我决定找个话题聊聊:“老J啊,你说要是以后你被别的医院请去开刀了,你是希望带上我呢?还是就让当地医院的麻醉医生配合呢?”

瞬间,J主任顿时来了精神,义正言辞地说道:“那当然是带上你了,这样我手术要做坏了就可以怪麻醉了啊!”

这一听,就把包括作者在内的麻醉医生听傻了,立马回答:“那看来以后不能跟你出去开刀,太危险了!”结果主任回答更绝:“一样的,那就是都因为你不去,所以手术没做好!”

敢情麻醉就是背黑锅的?

于是,想知道在众多手术医生眼中,麻醉医生到底是个什么形象?依稀记得第一篇科普文,因为文中反复出现的“麻醉师”三个字,被不少同行鄙视了一番。

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肯定要问为什么,那么就从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开始,咱一块儿聊聊。

我国现代医学另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称叫做“西医”,整个知识体系几乎都是来源于欧美国家,包括麻醉学。从一开始的麻醉都是由外科医生兼职,或者由手术室护士转行来进行操作,所以那时候流行个说法就叫“麻醉师”。

最早,Ta们只需负责麻倒病人就行。但随着临床病例越来越复杂,医生们发现麻醉中的病人情况很多变,只会些麻药的知识远远不够。于是,有了麻醉学这一亚专科,现在又成了一独立的专科,并由受过专职训练的执业医师来负责。所以大家明白为什么许多麻醉医师都对拿掉这么个“医”字的称呼如此反感了么?来,和我一起大声念三遍,麻醉医生,麻醉医生,麻醉医生。

不仅是非医疗圈的人,其实更多喊我们“麻醉师”的可都是身边的“自己人”。在我国,许多医院,尤其是相对基层的医院,麻醉科地位始终位于外、骨、泌、妇等手术科室之下,在一台手术中缺乏话语权。这其中既有历史遗留的问题,也有“打铁自身不够硬”的缘故,当然也有各科室间的互相不了解。比如经常在院内发生如下的场景。

手术前

麻醉医生眼中的麻醉: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真正的技术!

手术医生眼中的麻醉:不就比我多会插个管么?

患者眼中的麻醉:他要对我做什么?我怎么还没睡过去?他会不会把我银行卡密码问出来?

手术中

麻醉医生眼中的麻醉:我们是患者的守护神!

手术医生眼中的麻醉:为啥Ta老能坐着?居然还能看手机?

患者眼中的麻醉:因持续断片中,无法回忆。

术中患者生命体征波动

麻醉医生眼中的麻醉:台上咋搞的,这血压忽高忽低的,不还是得靠我来撑住场!

手术医生眼中的麻醉:这麻醉咋搞的,血压忽高忽低的,还不赶紧给我调整好了,弄得我手术都做不顺利。

患者眼中的麻醉:因持续断片中,无法回忆。

手术顺利结束

麻醉医生眼中的麻醉:累死我了,总算做完了,千万别连台,再做下去我都要猝死了。

手术医生眼中的麻醉:完美!看看我做的这漂亮的手术,看看我缝的这整齐的切口。麻醉?哪有麻醉什么事!

患者眼中的麻醉: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我好像做了个梦,想想还挺好玩的来着,怎么记不太清了?这个只露俩眼睛的是谁?好像是给我麻醉的,哎哟,我刚是给麻醉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手术有了并发症

麻醉医生眼中的麻醉:赶紧回顾下麻醉有什么疏漏?嗯,没有,麻醉没问题!

手术医生眼中的麻醉:都怪麻醉!

患者眼中的麻醉:手术医生说了,都怪麻醉!

玩笑归玩笑,但是事实中这种情况还真不少,那么同行们都来说说,是这样吗?最后,欢迎大家留言说说对哪些麻醉及手术的知识有兴趣了解的?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