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 改革后将变好还是变坏?

单独从费用一个角度看医疗,有些片面!从控费单方面管医疗,有些粗暴!把挤掉费用消费瞄准药品、耗材,有些无奈!

把自己放到一个患者的视角,在自己不生病时,则看不到政策的风起云涌,只能从每次政府的政策出台中感染到渲染出来的温暖,甚至还可以从媒体曝光的各种各类医疗腐败、抓了多少名医生、多少科室连窝被端掉、医生被刺等医闹新闻八卦事件中得到一种痛快感,终于找到了看病贵、看病难的帮凶或是元凶了。

把自己放到一个患者的视角,当自己生病时,就可以感受到政策带来的改变。比如说,药品零加成,药品医保目录报销改革以后,你会发现如果要进口药的时候,医院受制于政策变革,药品的进销存的规则一定发生改变,如果以医保报销目录为基准的话,那么,你连进口药从医院获得的渠道都不再拥有,如果某个大夫好意建议你用哪个药,再建议你去哪个药店能买到,您会不会想这里面是不是有回扣,有猫腻?

你说,大夫怎么办?建议还是不建议?或者给你一个药品名称,让你绕城去买或寻找。当然,未来药品销售的信息系统和医生的处方系统能进行零对接,像美国一样,大夫可以直接把处方发到离你家最近的那个药店,你在那买,这个距离似乎有点远,但你会认为这里没有猫腻么?那么,医改对于你来说,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再比如说,耗材零加成,尤其是一些高值手术类耗材加成取消,那么,在当下医院补偿不到位的前提下,我们患者在手术时很可能将面临一些新耗材转为传统耗材应用,比如说,可吸收缝合线可以免掉拆线时的折腾和痛苦,而可吸收缝合线在医保报销受限,或是医院限制使用。你怎么办?比如说,微创类术式转回开放类术式?作为患者,您怎么办?

医疗改革,总归是在费用和疗效中找到一个平衡点,或不停歇地博弈,费用和看病贵这不是一个必然的因果关系,其中各种复杂因素太多。相反,新技术、新药物,不断革新的医学发展必然带来费用的上涨;何况,从日常生活消费的视角来看,单单一个手机就从1000元到现在的万元机,而新出的带流海的果X,也仅仅是增加了面部识别功能而已,但价格轻跳出万元大关。

老百姓逐渐提高的对美好生活期望的诉求,不仅仅是表现在消费物质层面,消费习惯的养成已经从俭入奢,再如何谈由奢入俭?这点在医疗消费方面,尤其残忍。比如原来一些门诊手术收费不到100块,现在都讲无痛医疗、舒适医疗,手术室、麻醉费等等这些加上以后,轻轻松松2000起,但让大家重新再选择传统门诊手术,非麻醉类门诊手术,您怎么选?急重手术、抢救等对于我们来说,没有选择能力,一生不想遭遇一次,每一次遭遇都是切肤的伤痛,而距离生活更近的是你有选择能力的小手术,而在医生的诊断建议下,我们自己选择的标准是什么呢?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无痛的、痛苦少些的,甚至是舒适的,而这样的选择是以什么为代价的呢?除了费用以外,那至少不应该是医生灰色收入,甚至以医生的道德为代价吧?

所以说,单独从费用一个角度看医疗,有些片面!从控费单方面管医疗,有些粗暴!把挤掉费用消费瞄准药品、耗材,有些无奈!

而实际的现实是,医疗费用并不会因为控药、控耗材而降低,尤其是个人支付层面,未来个人承担的医疗费用将远远高于过去或现在水平……然则,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还有接下来的分级诊疗,医生多点执业,医生集团,鼓励社会资本办医院,2020年家庭医生全面推开,这么多的政策红包是不是让你们心生温暖?如果我告诉你们,在这样的背景下,将再次带来医疗费用的上升,你愿意相信么?

分级医疗中提到三级医院重转移到危症、重症,减少常见病的诊治,全面启动预约门诊,日常门诊有序关停,同步鼓励医生多点执业,并且强调医生是社会人,只要备案就可以开诊,减少大医院对医生资源的垄断,接下来你就能在家门口的社区就能看到三甲医院的大专家了。

在这个逻辑背后,您认为可能长期存在么?三甲医院的大专家到您家门口社区出门诊,如果不是三甲医院的行政管理权力能做到的话,您认为社会资本能做到?社区医院能做到?在这个环节,不讨论医德的问题,如果从道德层面来讨论问题的话,那么,你能不能做到寒冬你在你们家附近的街道有道德地清扫一次街道,每周一次?就坚持一个冬天。

那么,在这些政策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个人获得优质医疗资源的半径将变得更长,或者成本只能更高,而这些成本费用一定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同样,社会资本的医院,获得优质医生资源的代价是什么?目前,北京医师费改革后,正高的主任专家门诊费可以收到300,你认为这个价格高的话,那么,社会资本的民营医院,正高的主任专家门诊,您认为价格会在多少?仅仅是门诊,那么手术呢?这部分不属于必要的基本医疗的范畴的话,医保可能报销么?一个民营医院要有运营的活力的话,必然要从医保上面分得一杯羹,医保报销的逻辑不因医院的类别而改变,面临同样的医保控费管理,而专家从三甲医院到民营医院手术的动力在哪?医生集团运营中的收益逻辑在哪?在费用清单里,一定会出现一条经过你认可的专家点名费,而这条费用一定将是你同意的自己承担的费用。

2020年以后每个家庭都将拥有一个家庭医生,而家庭医生目前缺口是多少?公开信息都有过报道,家庭医生在管慢病时,他们手里将有一个重要权力,就是转诊权,意味着什么呢?从患者的视角来看,未来你去哪里看病,由家庭医生说了算,从医院视角来说,家庭医生管着医院的入口,因为他是守门人嘛!那么,如果要得到更高品质的医疗服务的话,或者说,你认为你的家庭医生资历能力不够的话,你选择更好的医疗服务时,这笔费用,你只能自己承担。因为,医保认可的家庭医生的签字权才具有报销的权力。

按这个逻辑梳理,我们重新来认识医保的福利属性,基本费用解决基本医疗问题,有限费用保障更多的老百姓解决医疗问题。大病的时候能够有救济功能。而补充进来的,对于解决医疗费用的支付难题,无非就是商业保险和自已付费相结合,要把医疗做为一种享受和自己的生活品质相匹配的事物,甚至和GUCCI、Hermas、宝马、奔驰,甚至是宾利这样的匹配,连商业保险都不可能愿意支付,当然,你自己有能力开一间保险公司另议。

当下的社会,衣、食的消费已经没有本质的差别,奢侈品的消费也没有像原来一样真的奢侈到哪去,门槛有多高,一件冬装羽绒服想买真的也就万多块,淘宝给了更多假货的价格空间。

而挑战消费阶层的除了固定资产以外的话,未来估计就是医疗费用了。不同的医疗费用,对应不同的医疗获得。这些年的海外医疗消费就可有力说明这点,北京直飞休斯顿的航班上,相当一部分就是飞往那个城市获得医疗服务的。而以Medical Center著名的休斯顿,以德州牛仔的热情迎接着来自中国求医的患者朋友们,因为,大家手里带的都是现金。

同时,为了吸引更多的中国病人、世界病人前来,各种商业保险,甚至休斯顿当地的保险公司也相继推出不错的消费险套餐,帮助大家降低医疗成本。这个层面的降低,已经和国家主导的医保不是一个概念了。

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愿意拿桌底下的灰色收入来实现自己人生价值,医生这个职业的培养周期和教育投入是难以想象的,比我们其他行业要高很多的。越是受学校或正规教育,会有越丰富的知识积累。一个受过正规训练的医生,是不可能以拿灰色收入、回扣为目标来治病救人的。无道德的恶是起心动念的动机的恶,而医生不是!

可以说,能坚持把主要的时间放在公立医院,甚至走下社区,这样的医生是值得尊重和珍惜的。

医疗,将在改革后变好还是变坏 ?放在时间这杆称上,大家各自体会,自然会称出个斤两轻重。只是,建议大家有钱买点商业医疗险,而不用面对有钱任性,没钱认命后半段的囧境。

写在后面:闲时,福娃在我旁边我们聊天,她说,真生病了就随缘了!我说,那就买点商业医疗保险吧!你有勇气随缘的背后是绑架了亲人的伦理挑战,让他们背上了见死不救的骂名,给家人添麻烦。而能承担医疗费用和自己对舒适医疗需求或更好的治愈可能的期望中间一定会有个缺口,医保以外,商业保险给自己一个选择能力,再好一些的财务能力则给自己更高的从容能力。福娃说,那可不就真的有钱能任性,没钱只能认命么?也许吧!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