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国际制药公司15强回顾

2017年是生物制药领域不平凡的一年。在此,我们对2017年的收入前15位的制药公司进行了回顾。

作者 | 周亦川

来源 | 搜狐健康

2017年是生物制药领域不平凡的一年。Fiercepharma网站发文介绍,在这一年,葛兰素史克、礼来、特瓦任命了新的CEO,诺华则宣布即将进行CEO换届;在医药研发领域,诺华和吉利德的药品获得了首个CAR-T认证……

在2016年和2017年排名前15位的制药企业中,收入从2016年的5240亿美元增至去年的5510亿美元,有11家实现了收入增长。在此,该网站对2017的收入前15位的制药公司进行了回顾——究竟是哪些药物的新上市和仿制药攻击造成制药公司收入的大起大落?

1. 强生(Johnson & Johnson)

2017年收入: 764.5亿美元

2016年收入: 718.9亿美元

总部:美国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

在这份年度报告中,强生公司大幅超过该行业其他制药商,再次占据了第一的位置,全球销售额高达764.5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6.3%。当然,这个数字还包括强生公司的众多公司,从医疗设备到消费者健康等等。其医药部门的收入为363亿美元,医疗器械部门的收入为266亿美元,消费者健康部门的收入为136亿美元。

强生的免疫生物制剂Remicade(英夫利西单抗)受到来自辉瑞的生物仿制药的影响,但仍在美国保持强势,在美国创造了42.5亿美元的收入,降幅仅为6.5%,而在欧洲地区,据默克报告,此项药物的销量下降了34%。

除英夫利西单抗之外,另一种免疫药物Stelara(优特克单抗)也贡献了24%的增长达到了40亿美元;2017年加入其产品组合的银屑病药物Tremfya正与诺华的Cosentyx(苏金单抗)展开竞争,自2017年7月批准之后为公司实现了4700万美元的收入。

2017年强生用300亿美元收购了瑞士的Actelion公司,它的主要肺动脉高压药物Tracleer(波生坦)、Opsumit(马昔腾坦)、Uptravi共同为强生公司的贡献了12亿美元收入。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获批:优特克单抗/乌司奴单抗(2017),马昔腾坦(2017)。

医保:英夫利昔单抗,波生坦

2. 罗氏(Roche)

2017年收入: 542.2亿美元( 530.0亿瑞士法郎)

2016年收入: 500.7亿美元( 505.8亿瑞士法郎)

总部:瑞士巴塞尔

最近的四次药品上市推动了罗氏2017年5%的销售额增长。三大肿瘤药物支柱:非霍奇金淋巴瘤药物Rituxan(利妥昔单抗)、乳腺癌药物Herceptin(曲妥珠单抗)和抗新生血管药物Avastin (贝伐珠单抗),在全球的销售额达到216亿美元,约占公司533亿瑞士法郎(547亿美元)总销售额的40%。在美国和巴西,曲妥珠单抗增长了3%,但其他两项并不那么幸运。

利妥昔单抗是三个中第一个受到生物仿制药打击的药物。今年6月,山德士的仿制品登陆欧洲后,罗氏品牌在该地区的销售额同比分别暴跌16%和25%。今年第一季度,这一跌幅进一步恶化至44%。由于各种原因,贝伐珠单抗全年销售额下降了2%。根据罗氏管理公司的说法,在美国,肺癌越来越多地使用免疫疗法,这种情况被拖了下来。在欧洲,下降5%的主要原因是法国决定不将其纳入乳腺癌保险药物。

无论这三种药物在2017年面临何种挑战,他们都不得不担心2018年的生物仿制药攻击。Jeffries分析师此前曾预测,利妥昔单抗生物仿制药将于第三季度左右在美国上市,而曲妥珠单抗明年可能面临仿制,2020年贝伐珠单抗可能面临专利挑战。

除此之外,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Ocrevus销售额为8.92亿美元;乳腺癌药物Perjeta(帕妥珠单抗)去年的销售额增长了19%,达到3.59亿美元;用于膀胱癌靶向治疗的Tecentriq销售额为5亿美元;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药物Alecensa(艾乐替尼)在2017年销售量翻番,达到了3.71亿美元。以上四种药物共同促成了罗氏80%的增长。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Ocrevus、Tecentriq、Alecensa

申请中:帕妥珠单抗

入医保:利妥昔单抗,曲妥珠单抗,贝伐珠单抗

3. 辉瑞(Pfizer)

2017年收入: 525.5亿美元

2016年收入: 528.2亿美元

总部: 美国纽约

辉瑞的收入在2016年至2017年间可能略有下降。乳腺癌药物Ibrance(帕博西尼)等十大产品获得了收益,2017年销售额从2016年的21.4亿美元跃升至31.3亿美元。类风湿关节炎药物Xeljanz(托法替布)去年甚至没有跻身前十名,但在以13.5亿美元的成绩突破重磅炸弹之后,最终进入了第七名。辉瑞与百时美施贵宝的阿哌沙班继续蒸蒸日上,辉瑞在联盟收入中的份额从17.1亿美元攀升至25.2亿美元。第二大产品纤维肌痛综合症等神经性疼痛药物Lyrica(普瑞巴林)也呈上升趋势,在去年49.7亿美元的表现之后,它获得了50.7亿美元的利润。

另一方面,顶级产品和畅销肺炎疫苗Prevnar 13(沛儿13)的销售比前一年有所放缓;2015年,这种药物渗透到65岁以上人群市场的很大一部分,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使得随后的几年相比之下显得缓慢。2017年,它创造了56亿美元,低于2016年的57.2亿美元。

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强制性脊柱炎药物Enbrel(依那西普),在诺华的山德士推出欧盟版的Erelzi后,从29.1亿美元跌至24.5亿美元。去年12月,勃起功能障碍药物Viagra(西地那非)失去了美国专利保护,随之而来的仿制品将其销售从15.6亿美元降至12亿美元。

此外,辉瑞与默克合作的 PD-1/PD-L1抗癌药物Bavencio,与默沙东合作的SGLT2糖尿病药物Steglatro,Xeljanz的银屑病性关节炎的适应症都是随之而来的亮点。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帕博西尼,Bavencio,Steglatro

获批:托法替布(2018),沛儿13(2016)

医保:阿哌沙班,依那西普,普瑞巴林

4. 诺华(Novartis)

2017年收入: 501.4亿美元

2016年收入: 494.4亿美元

总部: 瑞士巴塞尔

山德士公司是诺华当今的问题,美国的非专利药定价压力极大。年内,仿制药零售总额下滑2%,至84亿美元,而山德士生物制品公司增长13%,至11.4亿美元。据说,诺华正在考虑出售山德士的仿制药业务,一些印度顶级制药商正在竞相购买。

在2017年,银屑病药物Cosentyx(苏金单抗)增长82%,达到21亿美元,仍然是诺华公司推出最快的产品之一。心衰药物Entresto(沙库巴曲缬沙坦钠片)最终以5.06亿美元的价格达到今年的目标,比2016年增长了195%。在诺华与葛兰素史克的大资产交换中收购的黑色素瘤药物Tafinlar(达拉非尼)和Mekinist(曲美替尼)分别获得8.73亿美元和8.67亿美元,落后的一面是另一种肿瘤药物乳腺癌药物Kisqali,它在乳腺癌领域与辉瑞Ibrance的对抗。

尽管如此,新的药物抵消了去年成为仿制药的血液肿瘤药物Glevec (伊马替尼)的持续下降。它仍然带来了近20亿美元,下降了42%。

诺华公司首次获得了CAR-T细胞疗法Kymriah的历史性批准,领先于目前由吉利德拥有的Kite Pharma。不过现在乐观还为时过早,一些市场观察人士对此并不以为然,考虑到这种药物给药的密集性,以及47.5万美元的价格,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这种药物获得了淋巴瘤的治疗适应症,这是一个新的希望。

此外,Siponimod是一种新的多发性硬化症药物,在湿性黄斑变性领域,Brolucizumab也将成为拜耳的Eylea强劲对手。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苏金单抗、达拉非尼、曲美替尼、Kisqali、Siponimod、Brolucizumab

获批:Entresto(2017)

医保:伊马替尼

5. 赛诺菲(Sanofi)

2017年收入: 409.1亿美元( 362亿欧元)

2016年收入: 385.2亿美元( 347.1亿欧元)

总部: 法国巴黎

这家法国制药公司去年推出了两种全新的药物,重度湿疹药物Dupixent和抗炎药物Kevzara,这两种药物都是与雷根龙合作研发的。Dupixent峰值销售额估计在40亿美元以上。

公司推出了一种新的速效胰岛素Admelog,以补充其最新的基础胰岛素Toujeo。其相对较新的多发性硬化症药物Aubagio (特立氟胺)继续从其同类口服药物中获取市场份额,根据一项与所有20家仿制药制造商达成的新协议,直到2023年3月该药有一条明确的销售通道。

通过蛋白质科学生产的Flublok疫苗 (不是用鸡蛋生产的)是一个越来越被视为优势的功能,优于老式的生产方式。健赞(genzyme)公司的特殊药物业务——包括其罕见病治疗增长了14%以上,其特许专营权增长近21%,达到19.8亿欧元。

其中一个不足之处是: 其糖尿病专营权预计将大幅下降,总销售额下降了11%。在美国,这一数字急剧下降,下降22.8%至31.3亿欧元。除了这些数字之外,赛诺菲疫苗业务与美国陆军在寨卡疫苗上的合作也受到了争议,该业务恰好是该公司今年增长最快的业务。

注:以上新药在中国均未获批

6. 默沙东(Merck & Co.)

2017年收入: 401.2亿美元

2016年收入: 398亿美元

总部: 美国新泽西州肯尼尔沃思

默沙东在2017年面临着一系列挑战,这一年的特点是增长乏力。肿瘤免疫药物Keytruda是一个亮点,2017年的销售额为38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172%。尽管如此,糖尿病药物Januvia(西格列汀)和Janumet(西格列汀/二甲双胍)仍是默沙东销售排行榜的领头羊,这两种糖尿病药物的销售收入为59亿美元,下降了3%,原因是该领域持续存在竞争压力。

与此同时,HPV疫苗Gardasil(加卫苗)尽管在这一年中暂时受挫,但势头强劲;其销售额增长了6%,达到23亿美元。丙肝药物Zepatier(艾尔巴韦格拉瑞韦,在Gilead的Harvoni和Sovaldi之后上市)也是今年的大赢家,销售额几乎翻了三倍,达到16.6亿美元。

然而,胆固醇药物Zetia(依折麦布)和Vytorin分别在2016年末和2017年4月失去了独占。2017年,销售额合起来下跌43%至21亿美元。

就在Keytruda、Gardasil和其他有前途的产品不断向前推进之际,默沙东的带状疱疹疫苗Zostavax却遭到了葛兰素史克Shingrix的新一轮竞争。在第四季度,Zostavax的销售额暴跌了45%。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Keytruda、Zostavax,

获批:加卫苗(2018)、Zepatier(2018)

医保:西格列汀、依折麦布

7. 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GSK)

2017年收入: 392.4亿美元( 301.9亿英镑)

2016年收入: 379.3亿美元( 279.9亿英镑)

总部: 英国伦敦

2017年葛兰素史克获得了三项重大批准,分别是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COPD药物Trelegy和HIV药物Juluca。

葛兰素史克去年创造了301.9亿英镑( 394.4亿美元),按固定汇率计算,比2016年的销售额高出3%。药品销售增长了3%,相比之下,健康产品和疫苗销售分别增长了2 %和7 %。现在,在哮喘和COPD药物Advair面临持续的定价压力以及今年可能出现的非专利竞争之际,伦敦制药公司将充分利用这三个关键的上市机会,并保持其其他特许经营权的运转。

EP Vantage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期间,葛兰素史克的股价下跌了15 %,跌幅超过了大型制药公司的任何其他股票。但与此同时,该公司也以71亿美元的全球销售额跃居疫苗行业的榜首,超过默沙东的65亿美元、赛诺菲的62.5亿美元和辉瑞的60亿美元。但Shingrix的贡献还不多,分析师认为,Shingrix在未来几年将发展成为一个畅销品牌。

德意志银行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Shingrix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超过了预期。脑膜炎疫苗Bexsero是另一个关键疫苗,预计将继续削减该单位的增长。

展望未来,Advair形势继续在GSK发挥重要作用。多家仿制药公司正在寻找机会推出第一个仿制药,去年这种药物在世界各地创造了44亿美元。随着Juluca获得新的批准,葛兰素史克将与吉利德的Biktarvy竞争,一位医学分析人士预计,这将为GSK带来60亿至100亿美元的收入。

注:以上几种药物在中国均未上市

8. 拜耳(Bayer)

2017年收入: 287.4亿美元( 254.4亿欧元)

2016年收入: 277.8亿美元( 250.3亿欧元)

总部: 德国勒沃库森

拜耳制药的销售额今年增长了4.3%,这再次归功于其五大增长产品:抗凝剂Xarelto(利伐沙班)、黄斑病变药物Eylea(阿柏西普)、抗癌药物Stivarga(瑞戈非尼)和Xofigo(二氯化镭)以及肺动脉高压治疗药物Adempas(利奥西呱)。

拜耳特别强调了Xofigo,该公司在日本上市以及美国需求上升的背景下,销售额增长了25.6%,Xarelto和Eylea的销量分别跃升两位数——分别为13.9%和18.5%,主要是因为欧洲、日本和中国的销量较高。

Xofigo帮助医药销售总额达到168.5亿欧元,创下了拜耳的新纪录。但这一组生长药物并不是靠自己完成的。Mirena(曼月乐)系列激素释放宫内节育器增加了9.2%,而阿司匹林心脏在二级预防心脏病方面的使用增加了10.5%。糖尿病治疗公司Glucobay继续在中国大举扩张,推动全球销量增长13%。

在拜耳医疗保健的另一个领域——消费者健康领域,这一数字并不那么漂亮。销售额下降了1.7%至58.6亿欧元。令拜耳感到意外的是,中国还将该公司的两种产品从非处方药改为处方药,导致第四季度销售额下降。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已获批:阿柏西普(2018),瑞戈非尼(2017),利奥西呱(2017),曼月乐(2014)

医保:利伐沙班

9. 艾伯维(Abbvie)

2017年收入: 282.2亿美元

2016年收入: 256.3亿美元

总部: 美国伊利诺斯州芝加哥北部

2017年,艾伯维在股票价格走势方面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这不得不提到一个重磅炸弹Humira(阿达木单抗),世界上最畅销的药物,它在避开潜在竞争的同时,继续创造着创纪录的销量。Humira2017年的营收为184亿美元,预计不会很快放缓。艾伯维最近与三星biopis达成了一项专利协议,预计这将使阿达木单抗的年销售额突破200亿美元大关,去年创造了公司总收入的65%。

但是和许多其他药品一样,药品的价格上涨在阿达木单抗的增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位分析师写道,该公司近年来将地中海的价格提高了一倍多,今年1月9.7%的涨幅可能会使美国今年的医疗成本增加12亿美元。瑞士信贷( Credit Suisse )表示,2016年,该公司是通过涨价实现100 %盈利增长的制药企业之一。2017年,艾伯维的股价飙升54%,市值翻了一番多,达到1540亿美元。根据EP Vantage的一份报告,伊利诺斯州制药公司今年的股价涨幅领先于大型制药公司。

和其他一切一样,阿达木单抗的统治终将结束。尽管艾伯维已经有多年的准备时间,但它正在致力于开发其他产品,尤其是抗癌药物Imbruvica(依鲁替尼)和Venclexta。一位分析师在他的报告中写道,艾伯维相信通过这些药物可以产生100亿到120亿美元的收入。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依鲁替尼、Venclexta

医保:阿达木单抗(部分地区)

10. 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

2017年收入: 261.1亿美元

2016年收入: 303.9亿美元

总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福斯特市

吉利德的收入预计会下降,丙型肝炎专营权在2017年从公司最畅销的祭坛上跌落。与2016年的148.3亿美元相比,2017年的91.4亿美元大幅下降了38.4%,但这还不是问题的终点。

从2016年开始,需要治疗的患者数量不断减少,来自新药物的竞争以及竞争对手争夺市场份额所带来的定价压力,都是造成下降的原因。此外,艾伯维的Mavyret同样给丙肝治疗市场带来很大竞争压力。

去年9月,吉利德在中国获得了Sovaldi(索非布韦)的批准,并将其定价为美国成本的五分之一。中国估计有1000万丙型肝炎患者,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吉利德的时间并不多。艾伯维将丙肝的竞争带到了中国,并提交了一份Mavyret的批准文件。

根据吉利德估计,丙肝药物销售额大约在35亿到40亿美元。这项业务的快速增长为吉利德提供了足够的现金,以抓住新的增长机遇: 吉利德斥资110多亿美元收购了CAR-T领先者Kite Pharma及其主要药物Yescarta,该药于10月获得FDA批准作为大型B细胞淋巴瘤的三线疗法。

丙型肝炎的收入达到一个较低的标准,突出了吉利德的HIV治疗专营权的恢复重要性。2017年,吉利德从HIV/HBV药物中赚取142亿美元,而2016年为129亿美元。最近,FDA批准了Biktarvy的三药连用方案,这一特许经营获得了极大的推动。当然,这也成为了葛兰素史克的Juluca重要竞争对手。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Yescarta和Biktarvy

获批:索非布韦(2018)

11. 礼来(Eli Lilly)

2017年收入: 228.7亿美元

2016年收入: 212.2亿美元

总部: 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

礼来达到了近8%的营收增长的228.7亿美元,超过了其在第三季度报告中设定的227亿美元的目标。

2017年增长的很大一部分来自GLP-1糖尿病医疗保险,全年销售额达到20.3亿美元,同比增长119%。与勃林格英格翰合作的另一位糖尿病药品SGLT 2抑制剂Jardiance(恩格列净)合作,将礼来的销售额增加了一倍多,达到4.475亿美元。虽然总数低于分析师的预测,但在一个拥挤的药物类别中,仍然是一个大的飞跃。

礼来在竞争日益严峻的糖尿病领域做到了这一点,这种疾病的专营权正与诺和诺德及其主要的GLP-1药物Victoza(利拉鲁肽)和新加入的Ozempic(索玛鲁肽)展开市场份额之争。它还在与其他SGLT2抑制剂竞争,并像其他糖尿病公司一样在价格压力巨大的胰岛素市场上苦苦挣扎。

礼来最畅销的药物速效胰岛素Humalog(赖脯胰岛素注射剂)的销售额达到28.7亿美元,增长了3%。然而,2018年可能出现变化,因为赛诺菲的仿制品去年获得了美国和欧洲的批准,而且刚刚上市,而诺和诺德的超快效胰岛素Fiasp最近也要上市了。

除糖尿病外,礼来还推出了2016年批准用于治疗银屑病的新免疫学药物Taltz。尽管存在一些激烈的竞争,但IL-17抑制剂在全球市场上的第一个完整年头却带来了近6亿美元的收入。当然辉瑞的Xeljanz和诺华的Cosentyx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但礼来在2017年也面临着一些严峻的挑战。勃起功能障碍药物Cialis(他达拉非)正在受到冲击,随着辉瑞的伟哥在12月初失去独家经营权,Cialis的销售额在第四季度暴跌12%,至5.934亿美元。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Taltz

获批:他达拉非,恩格列净(2017),Humalog(2017)

12. 安进(Amgen)

2017年收入: 228.5亿美元

2016年收入: 229.9亿美元

总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千橡树

也许没有其他生物制药公司比安进更深更广地卷入专利之争和模仿竞争。2017年,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Enbrel(依那西普)的销售额下降9%,至54.3亿美元。三星biopis的生物仿制药Benepali于2016年在欧洲获得批准,它的销售受到影响,但这是辉瑞需要考虑的问题。安进最担心的是诺华的山德士,该公司自2016年8月以来一直潜伏着FDA批准的生物仿制药,但由于与安进的专利纠纷而未能上市。

抗肿瘤化疗副作用的Neulasta (聚乙二醇化非格司亭)2017年的回报率为45.3亿美元(约87%来自美国),其2015年在美国就失去了专利保护。促红细胞生成素Epogen,2017年销售额下降15%至11亿美元。2018年强生将销售Procreit,这又是一轮新的竞争。

去年,降低体内甲状旁腺素(PTH)和血清钙水平的Sensipar(西那卡塞)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长了11%,达到13.7亿美元,但2017年可能是它看到这种增长的最后一年。仿制药,包括来自印度的Cipla和Aurobindo最近批准的两种产品,可能在2018年的某个时候上市。

用于降胆固醇的药物Repatha在美国的销售额仅为2.25亿美元,在世界其他地区的销售额为9400万美元。用于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kyprolis(卡非佐米)去年在美国的销售额仅增长了1%,安进希望其通过和骨质疏松药物Prolia(德尼单抗)的两组联合用药方案的总体死亡风险降低这一点,来提高增长率。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Epogen、德尼单抗、Repatha、卡非佐米

医保:依那西普(部分地区)、西那卡塞

13. 阿斯利康

2017年收入: 225亿美元

2016年收入: 230亿美元

总部: 英国伦敦

2017年是销售额连续第二年下滑的年份。收入同比下降了2%。产品销售额为213.2亿美元,比2016年下降10%。阿斯利康的心血管和代谢疾病部门带来了72.7亿美元的大部分销售额,占公司总销售额的36%。抗血栓药物Brilinta(替格瑞洛)和糖尿病药物Farxiga(达格列净)的分别贡献了29%,尽管糖尿病产品Onglyza(沙格列汀)的销量,抵消了它们15%的成功。而在仿制药攻击下,Crestor(瑞舒伐他汀)下降了30%,使该单位全年亏损。

呼吸系统和其他疾病领域的销售额也有所下降,原因是包括非专利抗胃酸药物Nexium(埃索美拉唑)和Seroquel(舍罗库尔) (分别下降了4%和55%)在内的药物,以及鼻流感疫苗,受到消费者压力的哮喘和COPD产品Symbicort(布地奈德福莫特罗粉吸入剂)的销量下降。

肿瘤药物销售额达到40.2亿美元,高于2016年的33.8亿美元和2015年的28.2亿美元。肺癌药物Tagrisso(泰格里索),目前已在60多个市场获得批准,其销售额猛增126%,达到5.28亿美元,卵巢癌药物Lynparza(奥拉帕尼)的销售额增长了36%以上,达到2.97亿美元。

注:以上药物在中国

未获批:泰格里索、舍罗库尔、奥拉帕尼

医保:瑞舒伐他汀、埃索美拉唑、Symbicort、替格瑞洛、沙格列汀、达格列净(部分地区)

14. 特瓦制药工业(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2017年收入: 223.8亿美元

2016年收入: 219亿美元

总部:以色列佩塔蒂克瓦

2017年也许是特瓦最想抹去的一年。

定价压力继续蹂躏仿制药部门。这家公司因收购艾尔建的仿制药部门而负债累累。多发性硬化症药物Copaxone遭到狙击,高管出走,大批裁员……总的来说,看起来不太理想,但收入确实比2016年的总额增长了2%。艾尔建旗下的Actavis获得了额外的非专利药收入,该公司在2016年交易结束后的五个月内贡献了一整年的份额。

在仿制药方面,收入总计123亿美元,增长了2%。然而,由于美国市场价格下跌,利润同比下降了15%。专业部门的收入达到70亿美元,下降了9%。十月份,Mylan公司不仅获得了Copaxone 20毫克制剂的许可(在诺华的山德士之后),同时还是第一个通过40毫克制剂许可的公司。并且,Mylan的合作者Synthon公司也获得了40毫克的生产许可

2017年特瓦的亮点是Austedo,是第一个FDA批准的亨廷顿舞蹈病的药物,一些分析师预测将在2022年前突破重磅炸弹的障碍。

注:Copaxone在中国未获批。

15. 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 )

2017年收入: 207.7亿美元

2016年收入: 194.3亿美元

总部: 美国纽约

施贵宝大多数的新闻都是关于免疫肿瘤学的,而备受瞩目的肺癌药物Opdivo(纳武单抗)占据了2017年大部分头条,后来的抗凝剂Eliquis(阿哌沙班)与其影响力几乎相等,它们共同推动公司2017年的收入增长7%。

Eliquis是施贵宝与辉瑞合作的结果,今年增长了46%,比Opdivo高出15个百分点。在抗凝剂的市场中排名第三,低于勃林格的Pradaxa(达比加群酯)与强生和拜耳的Xarelto(利伐沙班),并一直从Xarelto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年销售额达到48.7亿美元。

与此同时,Opdivo的49.5亿美元使PD-1抑制剂成为公司最畅销的药物。尽管由于竞争对手Keytruda的存在,它在肺癌方面失去了领先地位,但它在过去一年中增加了一系列新的指标。另外,在肾癌的治疗方面,Opdivo和另一种药物Yervoy也延长了患者的寿命,在2018年4月获得治疗批准。

以上药物在中国

有消息称纳武单抗于今年3月获批,

医保:阿哌沙班

资料来源:

https://www.fiercepharma.com/special-report/top-15-drugmakers-by-2017-revenue

http://samr.cfda.gov.cn/WS01/CL0001/国家食品药品管理总局官网

https://www.zgylbx.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lists&catid=105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