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药“信东洋”?(连载4)

40年来在产品质量问题上,“主义”和“民族”绝非普通百姓的考量。

作者 | 李林

编辑 | 刘健

“汉方药”与“中成药”同出而异名,都是源自中国“古代经典名方”,利用现代工业化设备和技术制造而成的一种现代剂型的“药”。

日本的“汉方药”只有一百余种,中国的“中成药”有近万种;日本没有“汉方医”,但80%以上的日本“西医”都在使用“汉方药”,中国有中医,但“中成药”80%以上的销量是中国西医“贡献”的……

当同仁堂这样悬挂金字招牌的“大哥大”药企的品质都让百姓不放心时,我们该信谁呢?答案之一是:信东洋,也就是信日本造“中药”。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2017年中国大陆访日游客达到735.58万人次,连续3年名列首位。同时,中国大陆游客消费额占整体的38.4%,总额达到1.6946万亿日元。

又据调查,访日中国游客的购物方式开始发生变化,“马桶盖”已经过时,医药品人气飙升。于是网上盛传《日本买药攻略》、《去日本必买12大常用药品》、《2018日本必买药品清单20种》等等。列入名单的许多都是源自我国张仲景《金匮要略》和《伤寒论》的日本“汉方药”,而其80%的原药材又都取自中国。中国百姓用自己赚来的人民币“自费”给日本的“汉方药”投了信任票。

中国的企业也从中国人对“汉方药”的信任中看到了巨大商机。去年9月22日,中国平安集团宣布与日本津村株式会社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平安集团用273.22亿日元(约合16亿人民币)购买津村10%的股份,成为津村第一大股东。

津村创立于1893年,生产超过120种汉方药,在日本医疗用汉方制剂市场的份额高达84%。但平安此举引发人们思考的是,这个合作是在中国造供应日本市场的“汉方药”呢?还是造供应中国市场的“中成药”呢?

无独有偶。2018年5月11日,中国百洋医药集团与日本伊藤忠商事株事会社在医药、健康领域签署全面业务合作协议。双方将在非处方药品、处方药品、个人保健、尖端技术等方面开展全方位跨国合作,共同开拓中国、日本以及其他海外医药和健康市场。

未来百洋将引进日本高端制药技术、新技术以及创新药品,并且通过新分销平台帮助日本药企提供精准服务。双方的目标是到2023年达成100亿日元的销售额。同样引发人们思考的是,这项合作是准备把“汉方药”引入中国市场呢?还是要把“中成药”卖到日本市场呢?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5月28日文章:“全球投资者应当投资中国A股的五大理由”其中有句话:“另外,一些中国特有的行业只能通过A股市场来投资,比如白酒、中药等。”意味着6月1日将有234只A股股票被纳入MSCI(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新兴市场指数后,今后5到10年内会有4000亿元人民币的外国资本流入内地A股市场,其中包括中药行业。

基于这些事实的大胆预测:仅构筑有完善的从药材种植到最终产品的全产业链质量管理标准体系的日本津村/中国平安的“汉方药”,加上有美国IBM人工智能技术支撑的中国百洋/日本伊藤忠的分销平台,早早晚晚将会有一批日制中药逐渐进入中国市场,甚至成为中国百姓首选的“放心药”。

如同早期的冰箱、彩电和后来的奶粉、纸尿裤一样,40年来在产品质量问题上,“主义”和“民族”绝非普通百姓的考量。谁家也一个娃,都怕从小就在体内集聚三聚氰胺;谁得了病也希望吃好药,都懂“好药”治病、“坏药”要命。

感谢老天爷为传统中药的“长生不老”安排了一起长达千年的、由中日两国实践的“真实世界(对照)研究”。我们可以设问:中国的方(处方),中国的药(药材);中国的土(土壤),中国的水(水源);中国的农民(种植),中国的工人(制造);为什么日本人能够用这些要素造出“放心”的“汉方药”,而本乡本土的中国人反倒不成呢?

我一直以为,研究传统中药的质量控制,无需跨洋渡海去“西天取经”,把一衣带水日本的汉方药下功夫搞明白足以。这也正是“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药政策研究工作委员会(筹)”立题展开“中成药与汉方药监管政策比较研究”的原因之一。

[注]本文资料自网络和日本报刊。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