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回扣屡禁不止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学香港

我们还有很多的部门、支出要靠财政养活,相比于发达国家已经稳定的社会治理结构、治理成本,相比于发达国家医疗投入在财政预算的占比,中国医生要达到合法合规的“站着就把钱赚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近,一条新闻引起了很多医疗同行的关注。“吉林两家医院从院长到科室医生,共同犯案,8年间共接受医药公司回扣80多万元。”

新闻中有一个细节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受贿人交代所收回扣中,有一部分“用于支付科里值班人员值班费和科里平时活动经费。”这段话读了有一种莫名的心酸。

新医改的背景下,国家正在下大力气惩治医疗腐败,踩线必抓,违法必究,广大群众拍手叫好。然而,医疗腐败却屡禁不止,全国各省类似的新闻依旧层出不穷。

媒体每每曝光此类新闻,底下都是老百姓一片叫好声,部分人甚至极端地认为医生就没有一个不收回扣的。医患间的矛盾无形中又深了几分。

毫无疑问,医院经营困难也好,医生工作压力大、收入低,没有夜班补助也好,这些都不能成为医务人员收受回扣的借口。

然而,不明真相的群众们是不会去深究医生收回扣背后的种种原因,不会理解靠国家有限的财政补贴生存的公立医院在某些地方的捉襟见肘,在多个婆婆管理下的左右为难,他们下意识地认为,药费高,看病贵,都是医院和医生的贪婪所致,只要从重处罚几个案子,杀鸡儆猴,就会刹住这股风气。

真是这样吗?

能从事医生这个职业的,智商都不低,不会不清楚其中的风险。

要知道,一旦涉案被抓,不仅职业生涯彻底完结,还会受到刑事处罚,给自己的人生档案添上无法抹去的污点,代价巨大。

然而多年来,回扣已经俨然成为一些医院的“正当”收入,以补贴一些国家经费不足,或根本没有拨款到的地方(比如值班费,夜班补助,科室活动费等),回扣也俨然成为医生的“正常”收入,以补贴他们认为正常工资中少拿的那部分,久而久之,有些医生甚至拿得心安理得。

回扣真的那么难以杜绝吗?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能站着把钱挣了,谁愿意跪着?”

当医生有了一个阳光体面的薪酬,让他们不需使用“灰色”手段,只要在医院认真工作,也可获得高薪时;当他们非常珍惜眼前的工作,不愿意轻易失去时,他们自然会在灰色的边缘做出正确的选择。

香港医管局如何管理医院和医生,如何防止医疗腐败?《行业新闻 ▏看香港医管局如何防止医疗腐败的发生?》(近期在众说发布,敬请期待)文中说到香港医院高薪养廉,说到管办分开,说到阳光采购等,末尾还有一句关键的话是:“香港公立医院的制度首先是建立在政府高投入的基础上”,我认为这才我们为何无法效仿香港的最大原因。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医疗、教育和社保是所有发达国家财政预算的最大民生支出,一般来说,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会尽可能地压缩一些浪费支出,在转型阶段,我们现在还属于大政府阶段,我们还有很多的部门、支出要靠财政养活,相比于发达国家已经稳定的社会治理结构、治理成本,相比于发达国家医疗投入在财政预算的占比,中国医生要达到合法合规的“站着就把钱赚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我们还是应该对中国医疗的未来、中国医生的未来抱有美好的愿景和期望。

以下为原新闻:

吉林省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李某因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五个月。

也因此牵出了当地两家医院的医生收受回扣的内幕。

据李某供述,自2008年至2016年,李某所在医药公司多次以回扣款、值班费或赞助费的名义向两家医院贿送了共计833219元。

据公诉机关指控: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另案处理)对延边第二人民医院、龙井市人民医院进行“药房托管”后,为了提高药品销售量,经理姜某(另案处理)让被告人李某负责按照药品的销量,计算出药品回扣款的数额,并代表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将回扣款送给医院相关科室。

以赞助费或加班费的名义送进医院科室的回扣,都有专门医生的“主持”分配,一个医生分多少钱则按工作量完成多少来决定。

延边第二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朴某充当了该科室的回扣分配的“主持者”。他在接受调查时证实,其担任呼吸内科室主任期间,共收受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业务代表李某药品回扣费共277379元,他自己拿了35000元,科室其他医生共同分了17.3万元,其中,医生林某得到26000元、医生玄某得到26000万元、医生韩某得到20000元、医生李某得到20000元、医生安某得到20000元等,剩余的钱均用于科室活动花销。

而龙井市人民医院中医科的宋某则是该科室回扣分配的“主持者”。在分配回扣方面,甚至副院长都要听他的指挥。龙井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崔某说,其在中医门诊坐诊期间,宋某给了他绩效奖金10000元,并参加过科室组织的活动,但他并不清楚科室活动经费来源。

宋某作证时表示,该院中医科共收受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药品回扣费共计152209元。回扣费按照科内医生的工作量分配给个人,剩余的部分作为科室活动经费。

龙井市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崔某在调查是也承认,自2008年2月至2011年12月,其在担任主任期间,药剂科共收受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李某给付的值班费、赞助费共计156090元,用于支付科里值班人员值班费和科里平时活动经费。

龙井市人民医院消化内分泌科主任张某承认其共收受药品回扣款121038元,其中收受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李某药品回扣费94065元,其得到回扣款32826元,医生全某得到回扣款15342元,医生崔某得到12186元,剩余33711元的药品回扣款作为科室活动经费。

据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和延边高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会计金某证实,为了私下送回扣款,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采取虚开发票和做假账等方式,先把钱套取出来,再转移到公司账外账上,然后由其他人以及相关业务员去给医院人员和科室送钱。

8月9日,吉林省和龙林区基层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在担任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质量管理员期间,为谋取所在公司不正当利益,给予龙井市人民医院药剂科、消化内分泌科、神经内科、中医科,延边第二人民医院呼吸内科药品回扣款人民币833219元,其行为构成了对单位行贿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经法院查明,被告人李某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同时其所居住的社区矫正机构出具证明,同意对其适用社区矫正。

最终,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某犯对单位行贿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就在李某被判刑前,延边高丽医药有限公司数名负责人和多名涉案医生已被调查。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