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认为医院管理创新的目的应当是什么?

美国的医院管理理论和创新,大多数是由经济学家来研究和开创的。真正的医院管理者往往只是执行者和重复着某种管理理论的验证。

美国的医院管理理论和创新,大多数是由经济学家来研究和开创的。真正的医院管理者往往只是执行者和重复着某种管理理论的验证。

哈佛大学的研究者们认为,当今世界的医院管理体制和医疗体制需要颠覆式创新!他们的依据是,过去的30年,美国的卫生支出占GDP的比重从7%上升到18%。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更令人恐惧的是,如果政府对提供医疗保障的合同全部兑现的话,那么美国几乎所有的城镇政府都要破产!况且,这一现象绝不是美国仅有,在欧美和亚洲,许多国家也是如此。

他们认为,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医疗服务供给的本身,并不是由需求所决定的,而是由供给者自身决定的!

美国人认为,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情况也并不比美国好,例如加拿大和英国实行的国民医疗保健制度,似乎在让大部分人方便地享受日常医疗。然而,他们很难在全科和专科医疗之间取得平衡。由于预算上的限制,人们在就医的等候时间上,以及专科服务和高新技术的治疗利用上,都存在着很多的限制。加拿大的全民医疗保健系统甚至已经陷入难以自拔的困境。加拿大首席大法官贝弗利·麦克拉林(BeverlyMclachin)指出,让老百姓等候过长绝不是优质医疗服务的表现。在美国,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提高依然无法抵消医疗服务成本的急剧上升。

经济学家让·巴蒂斯特·萨伊(JeanBaptisteSay)甚至认为,美国医疗制度的高成本源于按服务项目付费(fee-for-service)这一失控的反应堆。他指出,当医疗服务提供者通过提供更多的医疗服务来挣更多的钱的时候,供给本身就成为了需求。他估计50%的医疗保健成本都是由医生和医院供给的,而并非是由病人本身的需求来决定的。

在美国,经济学家们认为,医院管理者在某地聚会,研究医院管理问题,无非是“老调重弹”,关注的是医疗保险、昂贵技术、医院成本、医疗服务的支付方式等等。还有人在哀叹政府的投入和医保的供给是失败的!这些情况,在中国似乎也是类同的。

那么,院长如何在医疗健康大产业的格局中,来破解和研究自己的医院管理创新呢?这是我们必须讨论的主要内容!

美国的学者认为,医院是从艺术走向技术,再由技术走向科学的。而且,今天的医院管理和医学,还处于由技术走向科学的发展过程之中!

早期的医院,大多是宗教兴办的,其实质并不是治疗患者,而是安慰患者和存放患者。充其量就是病人休息的场所。随着医生和护士的介入,这种安慰和存放,逐步被医疗和护理替代了。而医疗和护理,也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一种盲目的技术过程。包括今天的很多医疗护理环节,都是如此。而未来的医院,要真正成为一门科学,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未来的医院发展,取决于三个要素:

一是技术推动。要用尖端的医疗技术,来简化医疗问题,来直接验证医疗规律和方法。

二是管理创新。要把科学的管理方法,提供给患者、社会和政府,让这种创新,使医疗服务可及。

三是价值网络。要建立医院微观的生态环境,具有持续创新和网络增强的模式力量。

事实上,美国的经济学家和我们医院管理者一道,正在试图探究和破解一道世界性难题,即如何通过改革与创新,既能降低医疗服务的保健成本,又能提高医疗服务的质量、水平和覆盖率?我们不仅要探究如何支付社会的医疗支出,还要解答如何让医疗本身可以被负担得起——既不昂贵,质量又好。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