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盆康乃馨 送给这位美国医生

1933年3月30日,美国麻醉师DR.ALMOND为一位摘除颈部肿块患者,成功首次在外科手术中使用全麻。这天被定位医生节。


1933年3月30日,美国麻醉师DR.ALMOND为一位摘除颈部肿块患者,成功首次在外科手术中使用全麻。这位麻醉医生的妻子提议在3月30日那天给医生献花。1958年,美国众议院通过设立医生节的提议。1990年,白宫和参议院通过提议。同年10月份,美国总统签署文件,定3月30日为美国“国家医生日”。


第一次见到Bryner医生,是在20多年前。

那时,我还是刚参加工作的住院医生。他是邵逸夫医院的大外科主任。

因为他是美国同时拥有普外和血管外科执照的医生,我有幸成为他的resident,一起承担全院的血管外科工作。

是他,把规范的腹腔镜技术带到中国。

最早一批邵逸夫医院的普外科医生,都是他的学生。

在权威专家还在反对和质疑腹腔镜技术的年代,他坚持推行该项技术,并且手把手地培训每一位医生。

王跃东,他最得意的学生,现在已是我国著名腔镜外科专家,先后担任多家三甲附属医院的腔镜中心主任。国内最早施行NISSEN手术、腹腔镜下迷走神经切除、腹腔镜脾切除术等。我有幸作为助手参与了手术。

袁晓明、魏琪、李立波、陈国君、宋向阳、洪德飞等,当年的年轻医生,现在都已经是各三甲医院的骨干。

当然,还有一名最幸运的医生:张强

他是教我临床最多、时间最长的恩师。

我在住院医生和主治医生阶段,在他的指导和陪练下,有幸学习并独立操作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和几乎所有的血管外科手术机会。

动脉导管取栓、腹主动脉瘤手术、颈动脉内膜剥离术、股腘动脉原位转流术,等等。这些在当年,就是连主任医生也不多遇到的实践机会。

从他那里学来的腹腔镜下术中胆道造影,我在上海嘉定中心医院会诊时,实施了上海第一例。

他提倡的“Problem-based learning”训练法,教会了我不同于传统的逻辑和分析思维模式。

是他,让我第一次接触到笔记本电脑,第一次使用Email,第一次了解JOURNAL CLUB,第一次在M&M上发言,第一次登上GRAND ROUND的讲台,也第一次接触了《圣经》。

他成了我的人生导师。

当得知某些国内权威专家背后诋毁和攻击他,他总是微笑着说:当别人攻击你的时候,最好的方式是包容。

当一位我手术的患者出现并发症时,他第一时间安慰我:不要太灰心,我负责整个事件,因为我是你的Attending医生。

当我们对未来发生动摇时,他坚定地告诉我们:中国的变化,要比想象的要快。

在诚实不吃香的年代,他时时教诲我们:做诚实的人,虽然可能一时吃些小亏,但是会受益终生。

我们也第一次知道,外科医生的首要素质,是“判断力”。

此后的十多年,成长过程中都验证了他的正确。

Be honest,也成了我的行医准则。

我曾经是他的家庭一员。

在美国学习期间,到他的家乡加州Yreka住了一周。

刚进他家门,我惊讶地看到房间挂满了灯笼和中国字画礼品。

他告诉我:一个人在异乡,是不容易的。他希望这样的布置能够让我感觉就在自己的家。

我第一次看到他和太太有闹分歧的时候,他总是主动抚摸太太的手,化解矛盾。

他驾车5个小时,带我去看世界上最高的树:红杉。

每天早餐,他都是耐心解答我提出的很多幼稚问题。

在他的诊所和签约医院,他让我第一次见识了美国自由执业医生的工作状态和流程。

我离开美国前,他对我说:要把最好的医疗带给中国老百姓。

痛心的是,在我自由执业刚要满两年的时候,听到他离开的消息。

本来和他约好在年后请他来看我的医生集团啊!!如今再也不能实现这个愿望。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

作为虔诚的上帝子民,他一定去了天堂。

没有他的奉献和付出,也就没有我们这些年轻医生的今天。

希望在天堂的他,能够看到他的学生们正在实现他当年的愿望。

我要向敬爱的Bryner医生承诺:无论有多少艰难,我们不会放弃自己的梦想和目标!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