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视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健康视野·

魏大勋吃香蕉+大枣不叫事 这些医生还在自己身上动过刀

原创 文/索思(整理) 2017-10-05 17:59:00 来源:健康界

拿自己做实验这件事,在医疗界是一种“传统”了。魏大勋出演医生便能学习到如此“真经”,可见此种经历让他收获满满,详情请看>>>

近日,演员魏大勋在出演《高能医少》后,用自己做实验同时吃下香蕉和大枣,体验这超乎寻常的味觉感受。

其实,拿自己做实验这件事,在医疗界是一种“传统”:如果科学家找不到“小白鼠”,或者觉得让他人冒险很不道德,就会自己“献身”科学。

那么这些自我实验的牺牲究竟换来了什么?我们一起来看。

“尝百草”的不只有神农

把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吃下会得到享受和满足,但是主动把明知可能对自己有害的东西吃下会获得什么?

青岛中医于金凤在从医过程中发现:许多有关中草药的书籍,内容繁琐而且不全,如盐、芒硝之类的东西都可入药,但书中的介绍却是一知半解。由此,于凤金萌生了写书的念头。

青岛“李时珍”写“新本草纲目” 从医60年尝遍百草

在研究的过程中,他不仅“尝遍百草”,还不辞辛劳亲自到崂山、胶南、平度、高密等地摘采草药,先后历时20年,终于写出《中华周易注解》《中华中医临床辨证论治》两本书。

斯图宾斯·弗思

医生吃下去的不只有药,还有其他的东西。在20世纪早期,医学研究员斯图宾斯·弗思就通过一系列令人作呕的实验,试图证明黄热病并不传染。

刚开始,他以药丸的形式吞下黄热病患者的呕吐物,后来他直接喝下患者的呕吐物。

由于一直没感染上黄热病,所以他认为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通过他的亲身试验,为自己获得了医学博士头衔。无独有偶,通过这种“悬崖上的舞蹈”为自己带来益处的,还有巴里·马歇尔。他通过胃溃疡试验,获得了举世瞩目的荣誉。

巴里·马歇尔

人们一般认为,胃溃疡首先是由生活方式不当引起,巴里·马歇尔确信幽门螺旋杆菌是导致胃溃疡的主因。

那么他如何证明这种细菌会影响一个人的健康?正如马歇尔2006年在《新科学家》杂志的采访中解释的那样,“只有一个人愿意亲自尝试”,那个人就是他自己。马歇尔在吞下幽门螺旋杆菌后,不久他就开始呕吐,10天后进行的活组织检查证实,这种细菌已经感染了他的胃,他患上了胃炎,如果不及时治疗,最终会发展成胃溃疡。这项研究工作最终让他在2005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但是有的时候,这种自我的牺牲真的会导致“牺牲”。

可卡因在为患者减少痛苦的过程中,偶尔也会使患者出现不良反应。为了找出产生不良反应的原因,内布拉斯加州的直肠病学家埃德温·卡特斯基(Edwin Katskee)在1936年11月25日晚上为自己注射了大量可卡因。然后他在自己办公室的墙上记录了他的临床症状。结果,他因为给自己注射的可卡因量过大而死。媒体将这面写满临床症状的墙称为卡特斯基的“死亡笔记”。

随后他的笔记被一个同事拿去做鉴定,医生给出的结论是,那些笔记不合逻辑,没有任何的科学价值。

向自己开刀

如果说吃东西难度还不算大,那么用刀子切开自己的身体难度系数显然更大,危险指数也随之增大。

在现已93岁中国工程院院士黎介寿的青年时代,国内对肠外瘘的治疗研究还没起步,这种病人的死亡率高达60%—70%。而在临床工作中,黎介寿正遇到了肠外瘘无法堵瘘的患者。为了将此难题破解,他拿起手术刀划开了自己的大腿,以身试刀试验胶水粘合伤口的效果。那一天,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用准备好的碘酒、药棉、纱布、胶水,卷起左腿的裤管,用手术刀在自己的大腿上划开一条两寸长的大口子,随后他用事先调好的胶水,涂在伤口处。两天后伤口愈合。而为了满足肠子不断蠕动的情况,黎介寿用肠外营养支持予以配合,这一招起到了效果!经过调理,病人的脸色红润起来,手术获得成功。

有的医生向自己开刀的目的是进行医学探索,如黎介寿,当然也会有医生是为了体验病人的感受,如美国外科医生埃文·奥尼尔·凯恩(Evan O'Neill Kane)。为了使手术对病人有更好的效果,他在1921年2月15日,用枕头支撑着自己,向自己的腹壁注射可卡因和肾上腺素,然后迅速刺穿浅表组织,找到了肿大的阑尾并将之切除。

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等着做阑尾切除手术

凯恩在自行阑尾手术14天后便回到了医院开始为其他病人做手术。不过,受到这次成功经历的鼓舞,11年后71岁高龄的凯恩毅然决然决定再次给自己做疝气手术。不幸的是,这次手术后,他患了肺炎,3个月后便去世了。

“知己知彼”:探索人体奥秘

人体让医生们感到好奇的,除了病理状态,还有生理状态。

1938年,睡眠研究员内森·克莱特曼为了弄清楚人类是否可以适应一天28小时的作息时间,他携助手一起搬进肯塔基州猛玛洞窟里。

内森·克莱特曼

这个洞穴位于120英尺深的地下,是试验这种想法的理想之所:那里没有自然光,而且温度保持不变,因此他们根本无法得知什么时候是白天,什么时候是夜晚。然而,这并不是一个非常舒适的环境:他们不仅要与世隔绝,有可能患上幽闭恐怖症。

实验一个月后,他们从洞中走出来。结果发现,人类真的可以适应一天28小时的周期。他们的研究增加了人们对人类生理节奏的了解,为倒班工人提供了切实可行的建议。

不过,哪怕是对生理状态的自我实验,在挑战之余,也存在带来伤害的可能。

约翰·波顿

为了研究不同气体在各种水平下的作用于人体产生的生理反应,英国的约翰·波顿·桑德森·霍尔丹(J.B.S. Haldane),在20世纪初期,多次进入减压舱。他的工作促使人们对氮麻醉和供氧设备使用的不同气体的安全性有了更多了解。但是他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由于气体中毒,他不仅经常突发疾病,还因试验导致耳膜破裂。

本文综编自潇湘晨报、钱江晚报、新浪科技、果壳网等媒体报道。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