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手指五块钱 医患关系可怕的击鼓传花

在国内,医患矛盾常常变成各种矛盾不断累积的、恐怖的“击鼓传花”:最后病人死在哪家医院,哪家医院倒霉。


这是今天的一条新闻。王阿婆随丈夫来沪打工,为补贴家用,她贩些卡通氢气球,每个5元。11月28日,王阿婆在青浦区某卫生院内卖气球,翁女士打算给孙子买一个。双方在交接过程中脱手,气球飞走。两人为五元钱发生争执,互不相让,扭打起来。王阿婆一口咬掉翁女士的右食指末节。目前,王阿婆已被刑拘。



这条新闻让人感觉悲哀。



中午在餐厅吃饭时,与几个教授聊天。他们问起现在医患纠纷的补偿原则。我告诉他们,现在补偿标准主要是以医疗有无过错和过错程度为基础,有错误就应补偿,无错误,一般不补偿;但是,有些特殊情况要灵活处理。



“哪些是特殊情况?”他们追问。



“患方的绝望倾向、患方的万念惧灰,就是特殊情况。”我非常确定地说。“例如,一个贫穷的中国老农的独子因病在医院去世,就是典型的特殊情况。”



一个中国老农的独子生了这个时代无法治愈的疾病,老农不死心啊,他会带着儿子从村里到镇上看病,再从镇上到县上,从县上到地巿,从地巿到省城,从省城到北上广,这一圈下来,病越来越重,钱越花越多,砸锅卖铁。最后,独子死在北上广的大医院里。这本是一种悲哀但无法扭转的、可以理解的医疗过程,至少大多数国家中是如此。但在国内,则常常变成各种矛盾不断累积的、恐怖的“击鼓传花”:最后病人死在哪家医院,哪家医院倒霉。疾病以及治病过程导致的家庭矛盾、经济破产、各种屈辱,全部要发泄,毫无法制意识地发泄。而最最恐怖是老农的绝望,他不信神不信鬼,不信前生与来世,对于从未有过任何享受的这辈子毫无眷恋。没有信仰的束缚的人,无所敬畏,他们的绝望是最可怕的。



“那个飞走的五块钱气球,激发小贩作出了令人震惊的举动。那么,独子离去和贫困潦倒,会激发一个无牵挂无敬畏的老农做什么呢?”我问。



几个教授都叹气,沉默。若是几年前,这些正直的教授一定还会说:“他生活困难要去找民政,若是他恐怖威胁要去找公安…”但是,现在他们叹气,沉默。



这就是我所说的“特殊情况”。如今,但凡培训,我一定向同道们讲:要学会宽恕,要学会“舍得”。遇到特殊情况,一定要以宽恕之心去灵活应对。面对有极端倾向的人时,千万不要执着于“对错”,要全力避免温岭式悲剧。我们应该感恩:至少,大多数情况下,人民币还是可以治愈那些“特殊情况”的。



没办法,我经常劝同事、有时也劝自己看开一些。因为,这个时期,一根手指五块钱。



(上海中山医院 杨震 微博 @快乐是一棵树)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