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余家军:一个人的“医院”,15年的坚守

37岁的普通乡村医生余家军,这个大别山之子,用15年孤岛上的坚守,铸就了一尊感动全国的最美乡村医生职业“雕像”。


37岁的普通乡村医生余家军,15年来,以船为家,不论白天黑夜,还是酷暑严寒,风雨无阻,为岛上及周边村民送医问诊,乡亲们亲切地叫他“军子”。这个大别山之子,用15年孤岛上的坚守,铸就了一尊感动全国的最美乡村医生职业“雕像”。






嘱托



——“军子,回来吧,这里需要一个医生。”父亲临终的话,像山一样重重地压在他的心里。15年里,余家军和妻子驾着小舟问诊,走遍了周边200多户村民家



金寨县响洪甸水库,1400多平方公里的库区,山水相连,碧波万顷。库区深处有一个被称为“海岛”的孤岛,原本是大别山深处的一个秀美山村。上世纪50年代修建响洪甸水库,山村变成了东西两座孤岛,从此,村民出行全靠行船。这也是乡村医生余家军的家乡。1999年,余家军学医归来,和妻子把家安到了船上。小船泊在两岛之间的岸边,村民们随叫随开,村民上船瞧病也很方便。



如今的这条新船,是去年新装修的,一个“麻埠镇齐山村海岛卫生站”的匾牌还放在一个船屋内。



不足一百平方米的船屋,被钢板材料隔成了7间小房间,余家军和妻子、孩子挤在一间,剩下的6间被用作急诊室、病房和仓库。整个家里,记者只看到4件电器——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电脑以及一台塞满了需要冷藏药品的冰箱,还有一个简单的电暖器放在诊室中间,尽管如此,记者还是感到阵阵寒意来袭。“住习惯了,现在这条件好多了,前几年住水泥船,条件更差。夏天来,凳子烫得不能坐。”余家军说。



大船的后面,泊着一艘黑色的小船,长约5米,已是陈旧不堪。不论是白天黑夜、刮风下雪,村民一个电话,余家军就开动这条旧船去瞧病。“冬天的时候柴油冻上了,有时要浇两壶开水才能发动。”妻子吴起娇说。船上没有灯,夜里出门行医,只能用手电筒照亮水路,遇到雾天,出诊就有风险。2008年秋末,夜里外出诊病的余家军在回家时遇到了大雾,水面伸手不见五指,打开手电也照不见1米。尽管余家军小心驾船,船还是撞到了山上,站在船尾的余家军差点掉到水里。现在回忆起来,他还心有余悸。



这15年里,余家军和妻子守着这条船,驾着小舟走遍了周边200多户村民的家;这15年里,周边300多号村民都找余家军看过病;这15年里,乡亲们不论老少,都按他的小名,喊他“军子”。“军子”是他们的全科医生,“军子”是他们健康的守护神。



现在,全村50岁以下的都外出打工了。亲戚朋友也有人劝“军子”别干这又累又赚不到钱的活了。余家军动摇过,但想到乡亲们生病时无奈而祈盼的眼神,想到他父亲临终时的交代,他就割舍不下。



15年前,正是交通不便,使得余家军的父亲耽误了病情。临终前,老父亲拉着余家军的手说:“军子,就回来吧,这里需要一个医生。”父亲临终的嘱托,一直像一座山一样重重地压在他的心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责任



——他帮外出务工的村民照顾患病的父母,替病人跑腿报销新农合药费,替困难村民垫付药钱。他说:“岛上留守的大多是老人,我就是他们的儿子”



2月12日,余家军正接受记者采访时,屋外传来了马达声。“估计有病人了,我看看去。”余家军一边说,一边走向船外。果然,岛上的村民詹龙祥带着妻子汪家萍来找他换药打针。年前腊月二十八,家住西岛的汪家萍干活时摔断了手,可家里的小船因天冷马达发动不起来,给余家军打电话,十几分钟后,余家军就带着药箱来到了她家,一边替她固定、上药、包扎,一边好言好语安慰他们……



“好军子!好军子啊!”62岁的詹龙祥从小看着余家军长大,在老人家眼里,余家军就是亲人!詹龙祥告诉记者:“我父亲今年89岁了,每周军子都要去给他量血压。我母亲3年前走了,去世前卧病在床的4年间,都是军子照顾的。现在我妻子手断了,还得靠他帮忙照看。”2007年,詹龙祥在外地打工,家里只剩下老父母。他母亲坐下的时候摔倒在地,摔得头破血流。父亲急得直打转,邻居赶紧给军子打电话。火速赶到詹龙祥家的余家军夫妻二人,立刻对老太太进行抢救,在老人身边足足照顾了7个多小时,直到詹龙祥从外地赶回来。“此后,军子照顾我母亲4年,每个礼拜,都去给她吊水、检查,比我这个当儿子的都做得多。”老詹说着说着,当着记者的面,眼里涌出了泪花。



2009年,余家军的“海岛卫生站”被特批为定点门诊,村民们在这看病能进行新农合报销了。村民方便了,余家军却更辛苦了。除了看病,他还要时不时替病人到县城办医保、报销医药费。2013年10月,村民翟玉云来卫生站量血压,通过临床诊断,余家军判断其可能患上了脑病。他帮着联系六安大医院的医生,又陪着翟玉云去六安检查。翟玉云果然被确诊为脑瘤,留在六安住院。而余家军则马不停蹄地赶回县城梅山镇,替翟玉云办理了慢性病等手续——这样可以提高住院的报销比例。“村民们不了解政策,我麻烦一点,累一点,但能够帮他们一点,心里好受些。在岛上留守的大多是老人,我就是他们的儿子。”余家军说。



余家军还给病人垫付药钱。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余家军才不情愿地拿出了一沓厚厚的门诊清单,记着看病村民的名字、时间、各种药品及金额。记者粗略翻一下,最早的欠条还是2002年的,金额少的三五元,最多的一张却是一千多元,总共有1万多元。余家军说:“都是乡里乡亲,有的是他们忘了,有的是家里有特别的困难,哪好意思去要!”可1万多元,对余家军来说,可是个大数目。麻埠镇卫生院院长黄长安对记者说,按照相关规定,国家一年拨付给余家军的卫生管理费也就是1万元都不到,现在药品是零差价,余家军不能加一分钱的价。



赤子心



——无力回天,不能挽回生命,让他愧疚;不能更好照顾家庭,让他愧疚;村民们的爱戴和挽留,也让他愧疚。这份愧疚,源于他那颗质朴透明的赤子之心



1993年,16岁的余家军在六安跟随一名老中医学习医术,三年后又进入六安卫校学习西医。1998年毕业后,本可以选择更好的工作,但父亲去世时的嘱托,让他改变了想法。那时候,齐山村没有驻村的村医,村民看病要坐一个多小时船到镇上卫生院。余家军和新婚不久的妻子吴起娇回到了村里,筑起了水库深处孤岛上的家,开始了乡村医生生涯。



刚回来不久的一天,余家军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村里有个妇女服农药自杀,生命垂危。年轻的余家军赶紧驾舟,上岸后飞奔到现场。“医生来了”,旁边人一句话,让这位服药的妇女轻轻地眨动一下眼睛,那是一种求生的眼神。余家军说,这个眼神,一辈子都难忘怀。手里没有急救药,余家军一边作简单处理,一边联系岛上的货船,将病人送往镇上的卫生院,水路漫漫,等病人送上岸时,已无力回天。



“作为一个医生,不能挽救生命,永远有种愧疚搁在心里。”余家军难受地说。



余家军的女儿余冉13岁了,儿子余显武6岁了。别人家的孩子上幼儿园有小伙伴玩,两个孩子小时候只有在船上自己玩。“冉冉小的时候,看爸爸天天在外面忙,偷偷问:‘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我听了真是难受。”吴起娇回忆道。两个孩子送到镇上读书,吴起娇不得已到镇上租房,照顾两个孩子生活。职责在身的余家军,只能常年守在孤岛上,星期天也不能照顾他们。看到岛上其他年轻人陆续迁出小岛,看到其他乡亲盖起的新房子、人家孩子穿的新衣服,吴起娇有时只有默默擦泪。可是丈夫放不下岛上的乡亲,舍不下船上的卫生站,她只能随着丈夫坚守。



“我没办法,妻子现在理解我,希望孩子们长大后也会理解我。”余家军说。



15年来,余家军不是没机会走出这个小岛。两年前,在扬州经营电脑印花厂的内弟打电话来,希望余家军夫妻俩去帮忙,一个月给他5000多元工资。夫妻俩动心了。得知余家军可能要离开村子,村民们着急了,三天两头给余家军打电话,隔三差五到船上卫生院打个转。看到村民这份担心,余家军夫妻俩回绝了邀请——他们割舍不下这份浓浓的乡情。



余家军给病人看病从来不收上门费,只收个药钱,久而久之,村民每次请余家军看病,都送点家里的土产,几棵白菜,两个萝卜,礼轻情意重。“前几天村里老肖还给我扛来了一麻袋大白菜,他自己种的。我家这些年被乡亲们关照,从来不用买菜。采茶时节,乡亲们尽管都忙,但都主动来帮忙。”余家军说,“乡亲们对我这么好,我不能走,如果一走,那也是永远愧疚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短评:敬业的人生最美丽



15年小船上的坚守,余家军诠释了一名乡村医生的职业道德风范。敬业的人生最美丽。余家军的职业生涯,焕发出令人敬仰、感铭的耀眼光亮。



一名普通村医,却没有一刻忘却沉甸甸的责任,以一颗医者仁心,矢志不渝守护老百姓的安康。透过余家军,我们看到在看似浮躁、功利的社会环境里,依然有很多胼手胝足、夙兴夜寐的普通人,用实践的德行,行动的力量,守护着向上向善的社会核心价值,从而为商品大潮裹挟下的一些迷茫人群,提供了清晰的精神坐标和强大的心灵支撑。伟大与高尚,来自日常细行的积累和沉淀,他们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默默践行者。向他们学习,各行各业多一点职业操守和职业能力的培养和锤炼,多一点敬业爱民、无私奉献,就会少很多假大空,少很多庸懒散,我们的人生会更充实,事业会更兴旺,社会会更和谐。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