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高医院效能 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句句扎心

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认为,提升医院管理效能需要管理者全方位考虑,既牵涉管理优化,也与人力资源配置和结构合理化等息息相关。

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服务体系中的重要拼图。

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我国公立医院门诊量大,手术量和出院人数很高,但管理效能较低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工程院院士韩德民在“2017福棠儿童医学发展论坛”上直言,中国最好的公立医院管理效能不超过60%。另外,如何通过建立智能化管理体系提升医院效能,是管理者正面对的挑战。

围绕如何提升医院效能,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的一席话,可谓句句戳中要害。

手术室连轴转 麻醉师从哪儿来?

效能建设是管理的重要环节,是以实现优质、高效的医疗服务为目的,促进管理各环节结合、履行职责,并使之高效运作的管理活动。

韩德民院士表示,为了提高医院管理效能,提升患者满意度,政府相关部门一直没有停止过努力,如今各医院自身也越来越重视“向管理要效益”,但中国最好的公立医院管理效能不超过60%。

在他看来,提高医院效能的过程中,智能化管理体系将发挥重要作用,管理者也要充分意识到,大家需要加强智慧医院的建设,以及人工智能的开发,科技将为提高效能发挥重要作用。

“如今,我国整体医疗信息管理体系尚未完全建成,尽管很多企业拥有数据平台,可大医院并不会轻易将数据向企业开放,这源于医院信息会由此瞬间流失,病人会被分流,这是医院面临的现实问题。”韩德民相信,未来随着数字化水平的提高,以及人们对分级诊疗体系的认可,大医院信息网络也将随之放开。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下称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并未避讳提升公立医院效能的话题。“北京儿童医院手术室全部开放,有些手术室的使用时间延长到晚上,个别专家的肿瘤手术甚至要做到凌晨,我们希望停人不停机器,希望在人员休息的同时,手术室也运转起来,可是,北京儿童医院8间手术室,麻醉医师数量不足是医院面临的现实问题。”倪鑫告诉健康界,儿童医院与成人医院有所不同,其中主要体现在几乎所有手术患者都要在全麻下进行,哪怕是割掉胳膊上的粉瘤,否则,孩子严重哭闹会造成新创伤,况且这样做也很残酷。

人员配置不足,提升医院管理效能显然需要管理者全方位考虑。倪鑫认为,这其中既有管理问题,也有人力资源配置和结构合理化的问题。

四级儿科医疗服务体系初见规模

提升本院管理效能的同时,倪鑫不忘把优质儿科医疗资源惠及各地医疗机构。

过去几年,倪鑫一直在践行“全国儿科是一家”的理念,形成院际医疗服务共同体,为各地急重患儿提供疑难病症的预约、会诊、转诊、特殊检查检验等医疗服务。福棠儿童医学发展研究中心由北京儿童医院集团发展而来。

2013年,由北京儿童医院牵头、全国9家儿童医院组成全国首个跨区域儿科专科联盟——北京儿童医院集团,借助专家、临床、科研、教学、管理、预防“六个共享”,探索建立“病人不动、医生移动”医疗服务体制新模式,初步构建起“首诊在基层、复杂病例远程会诊、疑难急重患者转诊无障碍”的全国儿科医疗联动服务模式,提升患者就医获得感。

12月8日,福棠儿童医学发展研究中心理事会决议通过,增补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和昆明市儿童医院为理事成员单位,开启北京儿童医院集团20+时代。

目前,23家理事成员医院均已建立本区域内医疗联合体,覆盖基层医联体单位1300余家,一张以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为核心的全国四级儿科医疗服务体系初见规模。

据了解,北京儿童医院集团所有成员单位均在医务处装有分级诊疗系统软件,从基层医院医务处可以直接将电子病历发至上一级成员单位医务处,随后通过远程会诊,由专家来决定患儿是否需要转至上一级专科医院。这样做不仅有利于充分利用各级医疗机构的资源,也避免患儿盲目奔波。

“当前,百姓对儿童健康的美好需求与儿科医疗资源短缺的现实之间存在矛盾,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儿童医院始终把统筹全国儿科医疗资源、提升儿科医疗服务保障水平作为己任。针对社会近期最为关注的儿科季节性疾病高发期看病就医问题,我们全体儿科同道,一方面不断通过改善各自的医疗服务水平、提高患者就医满意度,另一方面也携起手来,做到全国儿科一盘棋,努力提升患者就医体验。”倪鑫说。

北京儿童医院门诊量真的降了 然后呢?

最新诊疗人次的变化,映射出分级诊疗高歌猛进。数据显示,相比2016年11月,2017年11月北京儿童医院的日均门急诊量下降6.37%,河南省儿童医院本月的日均门诊量则同比增加20.03%。

倪鑫分析,在全面“二孩”带来儿科就诊总量提升的背景下,北京儿童医院和省儿童医院门诊量“有降有升”主要存在以下原因:一方面,通过四年的分级诊疗建设,北京儿童医院对不同省市县级医院的发展给予支持;另一方面,“六个共享”促使各层级医疗机构儿科服务水平出现不同程度提升。

让优质医疗资源下沉,确实成功分流部分患儿,但随之而来的可能是北京儿童医院整体流水的降低,倪鑫对此并未过度担忧。在他看来,两方面可以给医院带来相应补偿。

首先,按照新医改推行的政策,公立医院作为事业单位,实现政府购买服务的话,在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引进、培训等方面列入政府投入,将减轻公立医院的运营压力;第二,门诊量下降的同时,住院病人和疑难重症患者比例提升,医院在救治过程中,门诊量降低所带来的流水下降,与疑难重症病人和住院病人上转所带来的收入应该平衡。“是否可以做到平衡,需要物价等相关政策调整及时跟上,比如,理顺ICU住院费、护理费等,医院收入结构才能真正发生变化。”倪鑫说。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