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radiology:再通后M2段直径与M1段直径比值的意义

DSA是诊断脑血管疾病的金标准,是血管内治疗(endovascular therapy,ET)的基础,它可以分辨出受累及的相关血管、侧支循环和静脉引流,还可以直接显示动脉再通后的充盈状态。

DSA是诊断脑血管疾病的金标准,是血管内治疗(endovascular therapy,ET)的基础,它可以分辨出受累及的相关血管、侧支循环和静脉引流,还可以直接显示动脉再通后的充盈状态。目前,DSA预测ET患者临床结局的方法主要基于血流动力学特征,但对血管形态变化的研究较少。

正常脑血管的形态学变化主要受脑血管自动调节(cerebrovascular autoregulation,CA)机制控制,CA通过调节血管直径和血管阻力维持恒定的脑血流量。在一些脑灌注成像研究中,往往间接地探讨了缺血的早期阶段的脑血管舒张和脑血容量增加(通常表明存在半影并与良好预后相关)。长期缺血会导致血管损伤,导致血管舒缩功能障碍、压力梯度变化和血脑屏障损伤。已经在动物模型中证实,这种损伤会导致静脉塌陷,造成形态学改变。

2022年4月来自重庆的张猛教授在AJNR上公布了他们的研究结果,目的在于探讨血管再通后动脉直径比(ADR)与临床结局之间的关系。

回顾性分析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经DSA证实的大脑中动脉闭塞患者。所有患者均确认TICI等级为2b或3级。ADR计算方法为M2段直径/M1段直径。采用多元回归分析探讨两组(ADR<0.6组和adr>=0.6组)的临床结局。

示例一:再通后的ADR。A:RM1闭塞,B:2.0×15 mm球囊扩张。C:再通后的ADR(M2段直径/M1段直径)约为0.72。90天的mRS是2:

59741653522712379

示例二:D:RM1闭塞。E:使用6×30 mm回收支架进行机械血栓切除术。F:再通后的ADR约为0.52。90天的mRS是4:

99291653522712612

本研究共纳入143例患者,其中男性77例,女性66例,平均年龄67.79±12岁。出院时,ADR<0.6组的nihss显著高于adr>=0.6组(平均值16.37 vs.6.19,P<0.001)。90天时,ADR<0.6组的功能独立的病例显著减少(20.97% vs 83.95%,OR 0.05,95%可信区间0.02–0.12,P<0.001)。ADR<0.6组脑水肿(p=0.027)和sich(p=0.038)的发生率较高。adr区分mrs>2(AUC=0.851)和去骨瓣减压(AUC=0.805)的能力最强,最佳临界值分别为0.6(特异性85.19%,敏感性75.81%)和0.58(特异性65.96%,敏感性100%)。

最终作者认为,低ADR与不良预后相关。ADR下降可能是脑血管自动调节功能丧失的间接表现。

译者注:本研究发现再通后M2直径/M1直径(ADR)越小,预后越差。临床上有时候见到这种情况,开通后M2比较粗,甚至ADR接近1,如果同时进行了CTP,往往提示高灌注,这种情况如果不干预(比如血压管理),可能预后更差。所以推测一下,ADR和预后可能是一种U型关系,ADR越大或越小(希望以后的研究能够探讨这两个阈值)预后都不好,U型曲线的底部预后可能最佳。这个ADR的好处是能够在手术结束时立刻获得ADR数据,甚至不需要术后的TCD和CTP,就有可能得到了开通后的脑灌注情况(就像DSA征象静脉早显影和毛细血管充盈征),这对于术后的抗栓和血压管理可能有意义。期待能够证实这个推测。

文献出处:  

Neuroradiology. 2022 Apr;64(4):785-793. doi: 10.1007/s00234-021-02841-5. Epub 2021 Oct 27.

Artery diameter ratio after recanalization in endovascular therapy for acute ischemic stroke: a new predictor of clinical outcomes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