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抑制剂促进肿瘤血管正常化,带给肝癌患者新希望

看起来,抗PD-1单抗+索拉非尼序贯疗法可能会提高肝癌和潜在的其他癌症的治疗水平。

肝细胞癌是一种常见的肝脏恶性肿瘤,占原发性肝癌的75-85%,死亡率较高。即使已经出现了有效的抗血管生成疗法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效果仍然很差。

抗血管生成疗法使用的是索拉非尼,这款药物能够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活性,是首个用于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的全身性治疗药物。然而,临床中却存在肿瘤反应小、不良反应频繁、总生存期短等问题。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治疗肝细胞癌方面的效果也不尽人意,很难诱导出抗肿瘤免疫反应。

好在,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的研究人员注意到,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珠单抗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抗PD-L1单抗联合使用时,显示出相对好的疗效,如果用抗PD-1单抗呢?

于是,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回顾性分析,对象是香港大学25例肝细胞癌患者。这些患者都在接受了抗PD-1单抗治疗之后再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结果总缓解率为12%,中位生存时间12.1个月,远高于预期的有效率和存活率。

接下来,研究人员在动物模型上验证先用抗PD-1治疗可以增强对标准(高剂量)索拉非尼治疗的反应,并探索其作用机制。研究人员先给荷瘤小鼠注射PD-1(一周3次),然后再给予口服索拉非尼,结果发现,序贯疗法使小鼠肿瘤的生长得到抑制,显著延长了小鼠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22%的小鼠得到了完全缓解。

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呢?研究人员收集了小鼠的肿瘤组织进行分析,发现抗PD-1治疗可以促使更多的CD8 T细胞和CD4 T细胞浸润到肝细胞癌组织中,对接下来进行的索拉非尼治疗具有血管保护作用。

76451653266139008

(序贯疗法增加了CD8 T细胞的浸润)

研究人员测量肿瘤标本中的CD31,发现在抗PD-1治疗启动后,索拉非尼导致更高的微血管密度和周细胞覆盖的微血管密度。序贯疗法没有降低瘤内血管的密度,而是促进了血管的生成,而且新生成血管覆盖的周细胞密度也很高,说明血管的结构正在趋向正常化。

反过来,索拉非尼则促进更多CD8 T细胞的渗透,起到免疫刺激剂的作用,促进抗肿瘤免疫和血管正常化的正反馈循环。

25021653266140076

(CD8 T细胞对血管生成的影响)

看起来,抗PD-1单抗+索拉非尼序贯疗法可能会提高肝癌和潜在的其他癌症的治疗水平。

参考文献:

Hiroto Kikuchi, MD, PhD, Aya Matsui, PhD, Satoru Morita, MD, PhD, Zohreh Amoozgar, PhD, Koetsu Inoue, MD, PhD, Zhiping Ruan, MD, PhD, Daniel Staiculescu, BSc, Jeffrey Sum-Lung Wong, MBBS, Peigen Huang, MD, Thomas Yau, MD, Rakesh K Jain, PhD, Dan G Duda, DMD, PhD, Increased CD8+ T-cell Infiltration and Efficacy for Multikinase Inhibitors After PD-1 Blockade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NCI: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22;, djac051, https://doi.org/10.1093/jnci/djac051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