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意度全国第一,患者却大量外流……浙江怎么了?

经济强省,也面临医疗发展难题。

浙江的医疗,确实有点尴尬。

根据国家卫健委通报的“国考”绩效考核分析:浙江省门诊、住院患者满意度均是全国第一,但其流出患者数量又居全国第四,后者的数字已经超过了人口大省、医疗洼地河南,而且浙江外流患者人数还在不断增长。

另一方面,在住院患者流入最多的省份中,浙江省排名全国第四,位次还在向上移动。

本省的人想出去(看病),外省的人想进来(看病),浙江省的医疗是一座“围城”。

浙江的尴尬,从儿科就能窥见。它拥有中国五大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之一的医院以及N家较大的省级妇儿医院,面对过速增长的外来人口,其儿科医师数量又严重短缺,在全国倒数。

本期“区域医疗观察”专栏,就来聊一聊浙江儿科发展那些事儿。

新政:加速推进儿科发展

1月6日,浙江省卫健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了《浙江省儿童医疗服务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5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被业内人士誉为是浙江儿科发展的新时期纲领性文件。

《行动计划》对浙江省内医院儿科专科建设、诊疗体系打造等都提出了明确目标。

要求到2025年:

浙江二级以上综合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均要设置儿童诊疗科目,培育30家示范儿童疾病中西医结合诊疗专科。

0-3岁儿童中医药健康管理服务覆盖率达到70%,二级以上妇幼保健院开展中医专科服务比例达到100%。

健全以儿童医院(妇女儿童医院)为核心、综合性医院(含中医医院)儿科为支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基础的省、市、县、乡四级儿童医疗服务体系。

省级建立浙北、浙南、浙西、浙中四大儿童区域医疗中心;市级方面,常住人口超过300万的设区市设置一所儿童医院或妇儿医院;县级则强调通过培育儿童医疗特色专科、资源优化整合等方式提升儿童常见病、多发病诊疗能力。

儿童医学高地,患者在外流

从《行动计划》中大量的数据及急切的用词,可以看出浙江加速发展儿科的紧迫性。

其实,就医疗实力而言,浙江儿科在全国的名次还是靠前的。

在2020年9月国家卫健委新发布的《关于设置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的通知》中,明确提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是中国五大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之一,辐射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福建省、江西省、山东省7个省(市),优化儿童医疗资源区域布局,进一步推动区域内儿童健康事业发展。

在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发布的最新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分析有关情况通报显示,浙江省虽然是门诊和住院患者满意度最高的省份,同时也是流出患者较多的省份。浙江和中国医疗中心之一的上海直接接壤。对于嘉兴、舟山等地的患者来说,去上海看病和在本地看病一样方便。尤其是儿科,上海的妇幼专科医疗资源可能更具有优势。这也给浙江的医疗发展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无论是满足百姓身体健康的需要,还是加快推进分级诊疗的诉求,都要求当地加快发展步伐。

《行动计划》中,特别强调要加强省级儿科“医学高峰”建设,要建成4-6个国家级儿童重点学(专)科,培育10个省级儿童重点学(专)科。优先扶持小儿外科、儿童重症医学等儿科类学科发展。

从这也能看到,未来浙江可能会出现涵盖各专科的《行动计划》,儿童医疗或许只是开始。

人口剧增带来的儿科需求

得益于经济反哺,浙江省医疗实力强劲,基本每个下辖地级市都有多所三级甲等医院,其中有不少妇女儿童医院。但医疗实力的快速发展,无法掩盖当地儿科诊疗资源紧缺的现实。

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十年人口增长超过1014万,在全国排名第二。其中除了新生儿,就是通过人才引进、产业发展等手段吸引来的壮年劳动力人口。这些劳动人口往往处于生育或养育高峰期,带来了大量的儿科就诊需求。

根据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在2019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拥有儿科医师23万,每千名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92(每千名儿童拥有0.92名儿科医生)

而在浙江,这一数字只有不到0.6。飞速增加的人口,儿科医生的缺乏,诊疗压力很大。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等知名三甲医院,一位儿科医生一天给100+患儿看病是常有的事。

其实不光是浙江,放眼全国,最繁忙的门诊永远是儿科。哪怕是普通的三级医院,儿科大夫一天看五六十个患儿也很常见。

究其根源,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和很多科室相比,儿科医生收入确实偏低。儿童用药有限,用医疗耗材的机会也不多,更多是靠医生的诊疗技术或者中医诊疗手法。但这些治疗内容收费标准很低,甚至多年不变,导致儿科效益在医院属于比较差的,甚至很多中小型医院要靠行政命令强制才愿意开设儿科,自然留不住人,也很少有新人愿意投身儿科,人才青黄不接。

例如,2015至2017年间,浙江某省属三甲医院的人均创收(不等同于收入)为79.2万元,人均门诊为687人次;但某省属儿童医院的人均创收为53万元,人均门诊则高达1173人次。而各省医院收入排行榜上,很少见到儿童医院或妇幼保健院的身影,也可见一斑。

二是为儿童看病的风险和压力,远高于成人。儿童是家里的宝贝,病情变化快,再加上医院儿科看病人多,家长们情绪自然难以稳定,难免会出现急切、责骂等情绪,甚至辱骂或殴打医生。

三是群众健康科普知识不多,加剧了儿科资源紧张。例如,可以在家里物理治疗的病,非要挤到医院去看看。治疗过程中,只要孩子病情稍微出现一点波动,就急不可待地再去医院复诊,或者找其他医生重复治疗,这都导致了医疗资源的浪费,加剧了儿科看病难。

本次浙江《行动计划》中,从人才培养、待遇保障上作了明确规定。首先要求省内高校开设儿科专业或扩大儿科学专业招生规模,每年招生不少于260人;每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不少于220人。同时,努力使综合性医院儿科医务人员薪酬水平不低于本院医务人员平均薪酬水平,最终达到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量增加至1名的目标。

同时,《行动计划》还专门提到要建立全省儿童医疗健康大数据信息共享平台,相信这除了助推远程医疗和分级诊疗外,也能有效减少重复检查,减少就诊时间浪费,减轻患儿家庭就诊负担。

亮点:全儿童周期的服务

《行动计划》中特别提到,要打造全周期健康服务体系。推进“预防—筛查—诊断—治疗—康复”全周期儿童健康服务;强化青少年近视、龋齿、肥胖和性早熟、脊柱侧弯等防控,支持各级妇幼保健机构开设青少年服务门诊。

可以说,这一点切中要害,直接指向儿童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

通过开设综合服务门诊,也能避免患儿家长病急乱投医。但是,配套的政策必须要明确,例如服务门诊服务项目,收费标准等。

《行动计划》中特别提到要发布主要罕见病名录,建设省级儿童罕见病诊治中心。这无疑是当地患儿的福音。罕见病可用药不多,医保覆盖有限,很多家庭因为一个罕见病患儿一夜间回到赤贫。

其实,这一部分可以浙江或许可以参考上海。

上海市早在2018年年初,就依托上海交通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和上海市儿科医学研究所,成立了两个儿童罕见病诊治中心。还依托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机构,设立了免疫疾病、法布雷病等多个罕见病专科门诊。

但建立专科只是基础,政策保障才是根本。

上海市为了推动罕见病诊疗发展,建立了多渠道的罕见病诊治保障机制,绝大多数罕见病治疗性诊疗项目和绝大部分药品已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范围。同时,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等机构也拿出专款,对罕见病患儿进行额外补助。

建立门诊和治疗中心并不难,但配套的政策,才是罕见病诊治能持续下去的基础,这又是一项涉及多部门的复杂工程。

来源:医学界智库

作者:于枫

校对:臧恒佳

责编:宋昆仑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