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说丨医药经理人走出跨国药企,奋力一搏还是继续走保守路线?

职业经理人更在乎的是企业战略和自身发展是否匹配。

受多轮政策影响,医药企业正逐渐调整适应。

走过被资本看好的2016年,告别2017年、2018年最佳创业时段,医药企业职业经理人的2019年发展路径愈发清晰。离开外企,走向本土创新药械企业也成为部分经理人谋求更好职业发展的不二选择。这其中,选择自主创业的并不在少数。

职业经理人堪称医药企业的经营领袖,其营销才华、管理智慧能让一家企业实现业绩的可持续增长,独到眼光、核心研发能力又使其成为各家争抢的对象。这也解释了百济神州吴晓滨、默沙东李正卿等职业经理人的去向为何备受关注。

随着中国医药行业的变化,优秀职业经理人所侧重的方向也在慢慢升级。从博远资本创始合伙人陶峰的讲述中,健康界得知,中国最早一批职业经理人多是从西安杨森、葛兰素史克等外企销售出身,之后是制造做cGMP(Current Good Manufacture Practices的缩写,指动态药品生产管理规范),随后偏向医学、政府事务,发展至今,开始向临床、研发方向升级。

这些在外企有过多年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经历了怎样的2019,转到本土企业能否同样收获战绩,选择自主创业又将面临何种挑战呢?

国投信达首席经济学家何晓宇告诉健康界,从大环境来看,近10年来,本土企业的发展机会部分超过了外企。一定程度上,外企的特权和优越感在逐渐消失。包括外企职业经理人群体,收入也出现了下滑趋势。“未来两年,经济形势若不好,医药职业经理人更应该求稳,慎重地判断何为机会何处是坑。”业内人士乔周(化名)同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看好本土市场”

2019年3月,哈药集团迎来了曾任诺华集团中国区总裁的徐海瑛为公司总经理。

2019年3月4日,原安进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张文杰正式加入复宏汉霖出任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商业运营官,负责公司整体商业规划和产品市场策略的制定。

2019年6月,原赛诺菲特药事业部总经理吴清漪、原武田制药特药事业部副总裁刘焰选择了百济神州,分别担任大中华区首席商务官,副总裁、大中华区市场营销负责人。

2019年7月,原默沙东中国商业运营、糖尿病事业部及血脂事业部董事总经理张诚加入先声药业,接任首席运营官。

有着诺华、安进、赛诺菲、武田、默沙东等全球领尖药企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在2019年,将本土药企作为了职业发展的下一站。

早在2017年10月,我国正式启动医药审评审批制度的深化改革。临床审评是新药上市的重要一环,审评效率的提升将大大缩短新药从研发到上市的时间,改善创新药的生命周期。

国家鼓励创新药品和药械的政策相继出台,进口替代需求强烈,加上科创板等利好环境,都促成了医药职业经理人转战本土市场的契机。

无论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还是对医疗健康的需求出发,中国新药研发和生物制药都具备有极大优势。2018年5月从辉瑞跳槽到百济神州的吴晓滨曾把中国目前的创新药研发分为三大集群,分别是以恒瑞、石药集团、正大天晴等为代表的仿制药大企业转型集群;以BeiGene、再鼎医药、信达生物制药、基石药业、君实生物等为代表的创新性生物医药企业集群;以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中国医科大学、沈阳医科大学等为代表的科研院所集群。据相关媒体报道,其实在这类企业背后,多数是由一批海归科学家所创立。

“可以发现,很多本土创新药企的高管都有外企从业经历。包括高管团队、技术团队,大部分都有过在外企研发、产品管线或市场拓展营销的经历,这在国内明星生物医药企较为普遍。”北京一臻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创始人李琛告诉健康界。另有投资人举例称,昭衍新药的几位联合创始人是在诺华、辉瑞等外企工作过,合生基因联合创始人之前是在拜耳。

而乔周更习惯于把经理人的去向归因于选择创新药和成熟药的讨论,而不局限于民企和外企之间讨论。由于已经开始带量采购的药品,命运已成定数。相比之下,信达生物、再鼎医药这类创新药企,有会有较大空间。

在选择国内创新药企的时候,职业经理人更在乎企业将有哪些新药进入市场,平台战略和自身发展是否匹配。

从专业的属性来看人员流动性的话,乔周认为药物经济学相关人员流动最大,还有做临床实验相关的项目经理,包括统计师、数据管理方面人员,流动性也较大。

“管理范围变广,也会更具挑战”

虽然外企职业经理人在药物研发上市、商业运营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但进入新的平台,面对全新市场时仍会遇到新的挑战。

一般来说,跨国药企分工清晰、平台业务更为规范。而小型企业则不同,经理人可能会面临所有事务都要亲自管理的现象。乔周把这种改变看成是从0到1的突破。在不同管理机制下都做出高业绩将会很有挑战。

“近几年民企生存困难,存在危机感,应对外部经济下行的能力弱于跨国企业。跳槽到本土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会面临水土不服等问题。”何晓宇对经理人的处境表示担忧。

2019年2月19日,默沙东中国宣布,默沙东全球副总裁兼默沙东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李正卿将离任,3月1日,歌礼生物即官宣了李正卿担任公司首席医学官兼大中华地区研发总裁的消息。而任职约5个月后,李正卿重返默沙东。

这种重返跨国企业的现象也出现在原西安杨森副总裁、创新产品事业部负责人边欣身上,在2018年的5月底加入百济神州担任首席商务官不到一年,2019年4月15日她又正式加入罗氏,担任罗氏中国企业事务和市场准入及渠道管理副总裁。

就像上述所言,大环境的变化下,管理机制的不同和业绩的压力都将带给职业经理人很大挑战。甚至有人猜想“达不成增长指标”可能会是比较普遍的状态,不光民营企业,外企也同样如此。

选择去创新药企是一种趋势,但随着政策的执行,很多创新药的空间也将被压缩,例如歌礼制药就是一个典型。“所以经理人是否真的管过生意,是否真能在业内调动一定价值量的资源成为关键。”乔周认为想要跳槽时要考虑清楚这些问题。

“把路铺好,再创业”

现如今,对于医药行业人才流动的限制在增加。有些人才由于所学专业与“医药生物”相关,被限制出入境。

元生创投合伙人高维鹏告诉健康界,在考察医药相关创业项目时,会看创始人是否是海归,是否有跨国企业的背景,也会把领头人是否曾有过创业经历作为考量的指标。

2017年-2019年期间帮助国内30多位高管求得理想工作的大健康行业资深猎头薛星星(化名)坦言,就国内来看,近两年是人员流动较为频繁的两年。

在薛星星看来,目前经济环境下,外资职业经理人出来创业并不是最好的选择,除非他们有核心技术,能做出独家的产品。不然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风险太高。

近日,健康界接触到从跨国医疗器械企业离职后自主创业,做医疗设备相关研发的李林(化名),他所做的项目正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四处筹资而不得,处境艰难。

药械创新产品研发周期长,前端市场做不好,是不能支撑其后期的研发、注册、上市的。有业内人士指出,确实会存在一种认知误区,觉得有核心技术就可以创业。其实外企对市场的重视,对发展战略的考虑都非常周全。

不过,对于李林的情况,乔周认为并不适用于外企高管出来创业的情况。因为职业经理人实际上对市场了解很深入,可调动的资源也多。李林更像是外企的项目研发经理,应该没有过高层管理经验。因为项目开始前,就要做好资金储备和布好融资渠道。

有消息显示,部分医院的药械招标会已经开始向国内企业倾斜。有些已经实现进口替代的产品,核心技术来源于外企,而国产化的产品可以在体验和服务环节给出更多想象。

“2016年至2018年是创业的好时候,一些明星企业就是在2016年前后成立的,包括在2016年、2017年成功融资。”乔周认为,未来两年大环境并不好,适合走保守路线,比起出来创业,在大企业当职业经理人会相对稳定。

同时,大型外企也在与本土企业进行更为多样化的深度合作。例如像阿斯利康和绿叶制药合作实现产品的互补,百济神州和安进的互相持股,拜耳和基石之间达成的联合研发等方式的出现。

选择奋力一搏,还是继续走保守路线,成为横亘在职业经理人面前的两条路,医药行业的领袖将如何选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呢?展望2020年,健康界将与您一同期待经理人群体的走向。


本文为健康界看健日报原创文章,更多深度好文请点击:看健日报

欢迎投递医疗健康好文,录用后稿酬丰厚,并优先在健康界全平台推广。

赐稿请发至:zhangwenkang@hmkx.cn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