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女经理街头猝死 “第一目击者”在哪里?

为何急救人员来得如此之晚,现场“第一目击者”为何见而不敢施救?这一系列问题,拷问着这座城市的急救系统。

2月17日,35岁的IBM深圳公司管理人员梁娅倒在深圳地铁蛇口线水湾站C出口的台阶上,50分钟内无人施救,最终死亡。监控录像显示,在梁娅倒下后有发出求救的动作,三分钟后,有市民发现并告知地铁工作人员。随后地铁工作人员赶到,民警也在25分钟后赶到。11点18分,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发现梁娅已经死亡。

救护车怎么那么慢!

深圳市急救中心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他们是在10点46分接到地铁站工作人员的电话的,说地铁站有居民摔倒,因距离最近的蛇口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出车了,所以调了南山区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来,11点18分到达现场后,发现梁娅已经死亡。

急救车为何屡屡迟到?中国灾害防御协会救援医学会会长李宗浩告诉健康界,救护车在接到电话后会在第一时间出动,并没有时间上的规定,但是由于救援的路上,不可预知的因素太多,因此无法对时间进行规定,但是有一个行业的准则就是越快越好。北京120急救中心医师李坚韧介绍北京情况时说,北京急救车到达的平均时间约为15分钟,但若遇到上下班的堵车高峰时段,在二环、三环等封闭式路段,有时一堵就是1个小时。此外,医院门口是另一个拥堵集中点,很多急救车到了医院门口却进不去,医护人员只得将病人用担架抬进去。在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类似问题同样突出。据厦门一位一线救护人员估算,大约30%的伤病员,因为道路拥堵而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笔者了解到,实行分层派车很有必要。在欧洲一些国家,急救中心的接线员,根据病情的严重与否,先将患者分为危重、一般、转运等几个层次,再据此决定如何急救。例如英国,就有专门的自行车急救员,在病情较轻、堵车时进行急救。

谁是“第一目击者”

城市急救网络是否有效运转,直接牵系着百姓的幸与不幸。李宗浩说,他在美国看到,急救网络星罗棋布,餐厅、民航等公共场所的服务人员,上岗前必须取得心肺复苏技能(以下简称“CPR”)证书。美国两亿多人口,到2000年底已有7000多万人次接受规范的CPR培训。

一个42岁的加州人在休斯敦的一家餐馆里突然倒下,现场“第一目击者”——服务员马上拨通“911”,救护车4分钟赶到。在这4分钟里,服务员先为患者实施基础急救,后又冷静而准确地实施心肺复苏,为随后的成功抢救赢得了宝贵时机。李宗浩说:“不是中国人水平不行,是急救网络搞得不好,是大众‘第一目击者’培训开展得不普遍,不规范!”

笔者了解到,杭州市急救中心在杭州地铁一号线即将开通的时候,对一线站务员工接受一系列岗前培训,其中急救知识的培训就作为必修课。站务人员需持“初级急救员证书”上岗,以备突发紧急事件的应急处理。

梁娅出事的地点正是在地铁口旁边,监控录像也显示其摔倒后还有生命迹象。梁娅的家属们认为,如果处置合理,完全有可能抢救回来。梁娅的姐姐说,现在她只想问问:为什么让妹妹在冰冷的地上躺那么久?50分钟里,没有人去扶她,也没有人给她盖件衣服。

“任何人都要掌握急救知识”

在马路上,警察或路人是第一目击者;在家里,家人是第一目击者;在办公室,同事为第一目击者……李宗浩说:“因此,任何人都要掌握急救知识。”

统计数字显示,突发猝死的患者中有2/3死于急救医生赶到之前。“如果猝死者身边有人,而且这个人会实施现场急救,那么猝死抢救成功率将能提高到99%。”北京120急救中心急诊科主任罗怡说。

国外的急救普及从小抓起,并在学校教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据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地方周报》报道,急救培训课程已成为当地高中生的必修课,没学过的话,就无法获得毕业文凭。课程内容包括对儿童和成年人进行急救的不同方法,如何解决食物梗塞、窒息,如何安全移动病人等。英国孩子更是从学龄前就开始学习自救了。幼儿园通过“过家家”等形式,让孩子认识急救设备;初中生则要学简单急救程序,如及时把昏迷者的头往后仰,可挽救数百生命。

据苏州市红十字会介绍,2014年,苏州市将有10万市民参加红十字会开展的应急救护培训,并近两年实施省政府应急救护培训实事工程,在培训20余万人的基础上,今年首次将公益性应急救护培训申报为市政府实事项目,再培训10万人,逐步实现“现场第一目击者急救”的目标。

除了专业机构开展的培训外,单位、学校、博物馆、公园等公共场所都是急救知识普及的阵地,这是一项需要全民参与的活动,应该由全社会共同努力推进。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公共场所配备AED,民众协助急救应免责

把握急救“黄金时间”,台湾就规定,机场、车站等公共场所须强制设置自动体外心脏电击去颤器(以下简称“AED”),也就是傻瓜电击器。民众协助急救则可免责,救人不再担心受罚,鼓励民众伸出援手,盼提高急救成功率。

“心肺复苏急救应该采取免责制,尽快推倒医院围墙,建立灾害自救互救的生命链。”李宗浩及多位急救专家曾呼吁。每耽误1分钟,心脏性猝死患者的生存几率就会下降7%~10%。如果10分钟后才进行电击除颤,病人存活的机会就下降到不足5%。在一座交通拥堵的大城市,急救医疗人员到达现场往往超过10分钟。

目前在心源性猝死的急救中,使用体外自动除颤器尽快除颤是最容易实现、效果最好的一环。李宗浩说,自动体外除颤器最大的特点是,“非医务人员经过20分钟培训就能使用。”与病人身体接通后,仪器完全可以自己判断是否需要除颤,多大强度除颤。

解放军306医院原副院长钱方毅也曾公开表示,几年前美国推出公众除颤入门计划,国会及各州相继出台法案议案,鼓励在公共场所或私人领地内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并对“乐善好施”的人使用除颤仪给予紧急处理时,免除其一切个人责任,提高院外心脏骤停患者生存率。

“应该明文规定,紧急情况下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造成的所有过失可以免责;其次,应该借鉴欧美及我国台湾等地的经验,把心肺复苏、自动除颤等知识纳入中学阶段课程,作为素质教育培训普及起来。”重庆急救中心主任史若飞表示。

附件:

法国的应急体系

1、全社会共同参与急救工作

在法国,承担院前急救服务工作的不仅有法国院前急救系统(Service Aide Medical Urgente,SAMU),同时还有消防队系统(18)、私人救护车服务系统、红十字会志愿者服务系统、全科医生值班系统、军队市民安全保卫系统(以下简称“SC”)等。在巴黎市区,SAMU系统只有11辆救护车(均为移动的ICU),红十字会有10辆、消防救护车有70余辆,私人救护车则多达2000辆左右。如此丰富的急救资源,能够很好地满足市民不同的急救服务需求。SAMU系统在院前急救服务工作中处于核心地位,受理市民的急救呼叫,并指派不同系统的救护车出警,SAMU的救护车只抢救和转运危重症患者,消防救护车主要承担危重症的早期复苏和救治、交通事故的现场抢救和转运,在急救现场,消防队员是急救医生的得力助手;全科医生值班系统承担着社区医疗服务和轻症病人的救治,以及健康教育工作;私人救护车服务系统,在SAMU调度医生的指挥下,从事移动不便的病人的搬运工作;红十字会志愿者和SC主要承担大型集会的救护工作。

2、配有权威医师的指挥调度中心

SAMU的指挥调度中心是整个院前急救体系中的司令部,负责接听急救呼叫、调动急救资源(救护车、医生等)、信息汇总、指导救治、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警察、消防、卫生局等)。人员包括两个层次,一是辅助医疗接线员,由非医疗人员承担,高中毕业后,经过600小时的专业培训后即可上岗,负责首先接听电话,过滤非医学的呼叫,并记录急救呼叫病人的相关情况,并转给调度医生;二是调度医生,是院前急救的灵魂,由经验丰富的急救专家承担,负责分析各种急救呼叫,区分紧急医疗和非紧急医疗服务,根据需求派出不同类别的急救车,并指导现场救治,然后根据患者病情联系最适合的医院。急救专家指挥急救工作是法国急救体系中的一个亮点。

3、院前和院内医疗的无缝隙连接

在巴黎,经院前急救的患者无论是转往急诊室还是ICU,交接是非常顺利的,很少出现推诿患者或再次转院现象,为患者的进一步抢救赢得了时间。主要原因:一是调度医生可以通过网络,了解巴黎各大医院急诊室的情况和各专业科室床位使用情况,便于合理分流病人;二是调度医生能够将现场的抢救情况及时通知目标医院的专科大夫,使提前做好进一步抢救的各项准备工作;三是出车医生绝大部分来自医院急诊科或ICU,定期轮转,熟悉各自的工作流程,此外,无论是在急诊还是在院前,医生执行的是相同的医疗技术规范和指南,从而保证了整个治疗过程的连续性。

4、科学合理地配置和使用急救资源

在法国急救全过程体现出了科学的、合理地使用和配置急救资源,从而使有限的急救资源发挥出了最大的效能。如上所述,以巴黎急救中心(以下简称“SAMU75”)为例,每天受理电话约2000个,其中只有500次是与医疗相关的呼叫,辅助医疗接线员对所有电话进行初筛,调度医生只受理医疗呼叫,在500次呼叫中,派SAMU的救护车只占16%、派私人医生去家中的占32%、派消防救护车或红十字救护车的占17%、提出医疗建议而不用去医院的占15%、可自行去急诊的占11%、医疗咨询的占9%。以上可以看出,并非每一个电话都由医生受理、并非每次都派出SAMU的救护车,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使各种急救资源配置不同的急救需求,简言之就是让医生做它最应该做的工作,让消防员做它最应该做的事情,避免了资源的浪费,同时也满足了市民的各种急救需求。

5、医护人员的执业呈游动性

SAMU的医护人员不是长期在此工作的,SAMU的医生大多为医院急诊科、ICU或麻醉科的医生,他们不固定在一个地方工作,前半年在急诊,后半年在SAMU,第二年又可能去ICU,工作是双向选择的。这样流动性地工作,有助于医生提高业务水平,同时缓解长期从事同一项工作的枯燥性。医生年轻时往往喜欢在院前出车,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往往又回到院内工作或到调度工作,在院前出车的医生总是年轻的、身体好的,使得急救队伍总是保持着旺盛的活力和战斗力。

6、注重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应急准备

在法国,政府和卫生部门都非常重视重大突发事件的应急抢救工作,强调做好各项准备工作,防范于未然,体现了忧患意识。一是政府制定了《白色计划》、《红色计划》,针对在重大突发事件时,如何组织和管理好各种急救资源、伤员的组织管理等工作作了详细的说明,明确各自的分工和职责;二是定期开展针对以上两个计划的应急演习以及防生化、核、放射性恐怖袭击等应急演习,模拟灾害时的各项救援组织协调工作,演习由SAMU牵头,各医院、消防、公安、红十字会等积极参与,使大家熟悉各项抢救流程和相互的沟通;三是每个SAMU都建有应急物资贮备库,备有充足的抢救药品和急救器材、紧急通讯指挥系统、大型物资供应车、指挥车以及水处理设备和发电机等。这些应急物资不仅用于本地的急救,同时,在短时间内还可以送达其他省市和国家。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