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康党委系统医务专家王霞芳:做有温度的人文中医人

“儿童健康问题至关重要!中医儿科后继乏人,我深感自己有责任培养继承人,为中医多做点事情。”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为回顾党的百年历程中上海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和文汇报联合开设“申康党委系统医务专家口述历史”专栏,进一步挖掘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展现一代代医务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赓续光荣传统,践行医者使命,锐意进取、砥砺前行的精神风貌,绘就一幅幅党旗在市级医院一线高高飘扬的动人画卷。

口述人:王霞芳原上海市中医门诊部副主任、儿科主任

中医药学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我有幸在38年前师从名师海派中医董氏儿科,成为第一批全国名老中医董廷瑶学术经验继承人。如今到了耄耋之年,学成为一名指导导师,我深切感受到,老中医的学术经验是国家和人民的宝贵财富,应该积极继承发扬创新。

儿童健康问题至关重要!中医儿科后继乏人,我深感自己有责任培养继承人,为中医多做点事情。自2012年起我便担任海派中医董氏儿科流派传承研究总基地负责人,62岁退休后,我仍每周到上海市中医医院石门路门诊部坐诊5个半天,以门诊带教临床经验,就是希望多多培养中青年儿科医师,培育出临床诊疗水平高超的中医师。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时常自省:作为中医儿科医生,不仅要专注中医药事业继承与发展,还须立志做一名有温度、有情怀、有崇高的人道主义精神的医生。如今党和国家倡导中西医结合,我相信未来医学发展会越来越好。

师从董廷瑶,吹响振兴中医药号角

党和国家十分关心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不断推进中西医结合。早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我们就提出“草医草药要重视起来”。在当时井冈山医院医生和药源都极为缺乏的情况下“用中西两法治疗”,治愈了许多伤病员。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毛泽东主席提出“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中西医结合”是新中国卫生工作的三个基本原则。实际上,中西医结合并不是一个新课题。

中医理论强调天人相应,阴阳五行、内脏与四肢百骸、肌肉骨胳以及五官皮肤均有密切联系,不能头痛医头、脚痛治脚、见症治症,所以常能解决一些西医无特效的功能性疾病。如果继续按照过去“中医三指定生死”来诊疗,就很难准确诊断疾病,结合现代仪器可以更好地明确诊断。

上世纪70年代,我在南市区从事中医内科工作时,发现来就诊的病人中不少人通过查阅资料、购书学习“久病成医”。然而当时作为医生的我还看不懂心电图、生化化验、B超报告,那怎么和病人交流解释呢?由此我萌发了系统学习西医的愿望。

1978年,上海电视大学首届西医班招生,我立即申请报考。有领导说:“电视大学医学专业是卫校毕业的西医士来培养学习晋升西医师的,你已经是中医师了,而且只有西学中,没有听说过中学西的。”我认为中医不学西医,在现代是要误诊的!人命关天,国家有这么好的政策,我要好好把握。电大四年西医的系统学习,为我之后的鉴别诊断、科研设计、论文撰写,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在我看来,中西医结合很重要,中医也要掌握一些西医的基本原理,有助于中医本身医疗水平的提升。1983年,得益于党和国家的中医政策,我考入上海市卫生局委托上海市中医文献馆举办的中医研究班,我也正式拜当代中医儿科泰斗董廷瑶为师,从此归队专攻中医儿科。

学医时,哪个老中医病人多,我就去争取帮着抄方学习,多拜名师,博采众长。如今我带教学生,除了用系统中医学理论教学,同时兼顾西医理论。经过多年教学相长,既精研中医经典,同时思考在中西医结合的同时如何更有效发挥中医中药作用。

我们全面整理了董廷瑶系列经验方,从中选题,设计董氏独创的“指压法治疗婴儿吐乳症的疗效观察及机制研究”课题,研究显示疗效达95%左右,大大优于西药对照组,获得科研成果奖;为解决厌食儿童服苦药难,从董师治疳验方中创新研制出“开胃散”外敷法,取得了较为理想的疗效,价廉、简便、安全,既可不必服苦味中药,又可避免药物的副作用,使患儿乐意接受,家长欣慰放心。

成立上海市名老中医诊疗所,造福长三角群众

1993年,我担任上海市中医门诊部副主任,分管科研和老中医经验继承工作。我发现一个现象:我院有些老专家在童涵春堂坐堂,挂号费是三块钱。而我院门诊挂号费只有三角。这事似乎不太合理。如何合理提高老专家的待遇,使他们乐意继续在我们门诊部为病人服务?经过多次院内商议后,我决定请示原上海市卫生局,建议设立有上海名老中医专家坐诊的特需专家门诊。

同年,经市卫生局批准,开设了上海市首家名老中医诊疗所,不仅有本院名医,还延请龙华、曙光等医院的名老中医。由于名医荟萃,疗效显著,患者近悦远来,逐渐在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流行一种说法:“要看好的老中医,就去石门路上海市中医门诊部。”甚至有人半夜排队,到早上门诊部一开门就冲进来挂号的情况。其实,这也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共识——中医疗效好,是有价值的。

回过头来看,当时门诊部培育了一大批中青年医生,为中医传承临床诊疗经验留下了可观的宝贵财富。如今这批中年医生已经退休,仍活跃在临床诊治一线,服务病人,这种精神值得敬佩。

传承董氏精神,做有温度的人文医家

我有幸在年轻时能有机会拜名师学习,我非常珍惜,不仅学到了何为良医,更学到了何为良师。董氏之“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句座右铭始终激励我执着追求,不改济世救人之心。

我今年84岁了,按理说在81岁时不必承担带教任务了,但我始终想为中医再做些什么。因为中医儿科医生比较缺少,上海市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合办,成立市海派中医流派传承人才培养项目,有两位青年医师多次积极要求跟我结对学习中医,我就报名继续当研修班导师。尽管我高龄多病,始终坚持备课带教。

现在我的学生之中,许多是高学历、高职称的。他们在大学里很容易先接受西医知识,但我希望他们不要忘记中医的传承。我时常叮嘱学生,我们不仅要专注中医药事业继承与发展,还须立志做一名有温度、有情怀、有崇高人道主义精神的人文医家。作为儿科医生,我们对孩子,要像幼儿园老师一般循循善诱。比如在和患儿交流时,首先得表扬:“哦哟,囡囡侬穿得真漂亮。”然后才能解开衣服去听诊。通常我对初诊患儿的诊治总要半个小时左右。与小朋友、家长们沟通,也是一门学问!

现在国家大力发展中医药事业,我想把所学知识反哺社会。20年前我就决定百年之后捐献遗体,用于医学院学生的学习研究。作为董氏儿科流派总基地的负责人,我会终生尽己绵薄之力,带领团队医师继承董氏儿科学术思想和经验。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