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德医”风波有新进展!互联网医院困局或有新解

友德医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将向专科经营转型。

作为深受政策影响的行业,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一直颇受关注。近期以来,互联网医疗行业最受关注的莫过于拿到广东省第一张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友德医集团的欠薪事件。

据广东台触电新闻报道:广州多名与“友德医”互联网医院签订合同的医生反映,从去年10月份开始就没有收到自己在该院兼职的薪酬。与此同时,网上亦有媒体爆出友德医的官方网站、微信小程序和APP皆出现打不开的现象。

健康界就上述信息联系友德医集团求证。5月25日,友德医集团副董事长张进生告诉健康界,友德医官网无法打开是因为在更换服务器;小程序和APP无法使用是因为互联网医院前不久关闭了普通用户的C端入口,只能它通过B端即其合作的药店来登录互联网医院。

张进生还表示,关于医生欠薪事件,目前已经得到解决。“本次出现医生诊疗服务费推迟发放问题,原因在于医生群体有人钻系统的漏洞。”

2020年12月,友德医在对负责互联网医疗业务的领导进行调整时发现,互联网诊疗平台存在管理漏洞,出现部分医生利用漏洞拆分处方单套取诊疗服务费的问题。“因此,公司对2020年9月至11月份的诊疗服务费进行了全面核实,导致部分合作医生的诊疗服务费未能及时结算支付到位,造成双方纠纷。”

张进生称,事发时,医院共有748名多点执业医生,涉及诊疗服务费争议未结算的医生共有374人,分布在全国各地,归属六个医生管理团队。从3月起,公司安排管理团队与374名医生逐个沟通,分期分批签订和解协议。至3月19日,公司与所有有争议的医生协商一致并结清相关费用。

与公立医院分手,自建平台谋新路

友德医集团在互联网医疗行业可谓名副其实的“先行者”,一度创下极高的互联网医疗接诊量,而且广东首张全流转处方,也是在与友德医有着紧密合作的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下称“广东省二院”)开出。

不过,后来随着2018年友德医与广东省二院的分手,导致其流量出现大量下滑。广东省二院一位曾经搭建友德医项目的专家告诉健康界,友德医公布的门诊量与广东省二院得到的数据并不相匹配,而且双方关于互联网医院发展的理念也不尽相同,所以选择了分手。

在业内人士看来,广东省二院与友德医的分家是必然的。毕竟从2018年至今,国家在互联网医院的政策上越放越宽,之前很多医院希望借助于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曲线搭建自己的互联网医院,但是后来不需要了,因而双方的合作也就走到了今天。

友德医在与广东省二院分手之后,不再使用“广东省网络医院”的头衔进行宣传,反而以技术提供商为公立医院自己搭建的互联网医院提供技术支持,其中服务的医院和医生不仅仅只是广东省二院,还有包括其他医院。

不管分手的原因为何,友德医建设互联网医院的目标确实并未改变。在与广东省二院分手后,友德医开始运营起了自己的互联网医院。

2019年5月,友德医康复医院根据《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申请从事互联网医疗服务资质并获批,增加了第二名称“友德医互联网医院”,其实体医院和互联网医院被纳入新成立的友德医互联网医院(广东)有限公司管理。

据友德医官方网站介绍,友德医平台将围绕“医、药、检、管”暨网络诊疗、药品配送、检验检查、健康管理四大体系开展业务,目前已经发展成为拥有实体医院、医药公司等产业,并实现线上线下产业链闭环的复合型企业。

尽管广东省二院结束了与友德医的合作,但离开公立医院支持的友德医在物联网医院建设方面也有前进。张进生告诉健康界,友德医在2020年疫情期间,在国内就率先开展互联网药诊店服务业务,服务区域覆盖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2020全年的门诊量达7000万人次。

盈利困局难解,专科或成互联网医院发展新选择

友德医在与广东省二院分手之后,发展态势虽未停止,但对于平台自己建设的互联网医院能走多远,相关人士仍有忧虑。知名战略营销专家史立臣告诉健康界,目前的互联网+医疗这个板块的业务模式,非常不清晰。

“一些企业在自家平台上开展了专家诊疗的业务,但这些平台究竟有多少医生资源,目前质疑的声音很大。如果真的是三甲医院的专家,他们哪有这个时间;而如果是小医院的医生,老百姓又何必要去网上看病?”史立臣认为,目前很多互联网医疗的企业都是依靠融资撑着,并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平台通过网络平台对患者进行诊疗,所能够得到的收益只有挂号费。依靠延伸服务实现盈利现在还没看到成功的模式,一般是自有业务延伸到买药,比如阿里健康的未来医院,患者直接在天猫医药馆下单买药。”史立臣如是分析。

值得一提的是,友德医的盈利模式也包含了卖药。“我们自己的平台目前合作的药店有两万多家,分布在全国各地。”张进生表示。

然而在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看来,互联网医院终究是过渡性的产品,将无法获得突破。“目前,以互联网医院为外衣的远程问诊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主要受制于线下医疗体系的变革,只有基础医疗体系获得了强大发展以后,远程问诊才有大发展的可能性。”因此,赵衡认为,所谓的互联网医院,不过是市场的过渡形态,难以成为未来发展的主流模式。“企业要想建好互联网医院,就必须与大型的公立医院合作,如果缺少了大型公立医院的支持,必定走不远。”

此外,医保报销问题也是互联网医院发展的另一障碍。赵衡认为,线上的互联网平台所提供的医疗服务,其买单方本质上是企业,医保不会为第三方平台买单。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张进生的认可:“目前在友德医平台上进行诊疗是不能够报销的,我们没有医保报销额度。”

那么,未来相关互联网医疗机构如何走下去?赵衡给出的方案是可以发展一些非刚需的医疗服务。“有的非刚需性的医疗服务也可以不需要实体医院的支持,例如齿科和医美等。”

事实上在近年来,互联网医院已经开始出现专科化态势,多家针对固定病种的互联网医院落地。例如,清华长庚医院成立了肝胆云医院,还有康宁医院旗下的互联网心理医院、云南的急性心梗救治网络医院等。

专科化经营也将成为友德医走出困境的选择。张进生告诉健康界,友德医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将向专科经营转型,主攻非医保专科领域,比如牙科、生殖、皮肤科等领域。

平安创新投资总经理周晖也认同这种非医保专科经营模式。他向健康界表示,“如果不向牙科、生殖、皮肤科等领域转型,平台最后只能去卖药。”

目前来看,药、险及医疗服务是互联网医疗变现的主要三个路径,其中大部分的互联网医疗平台最后都导向了卖药。周晖认为,卖药也可以,但是药品作为特殊商品,只有切入到临床路径,能够对临床路径有足够的影响力,才可能在药上变现。因此,他也建议,一些民营的互联网诊疗平台可向非医保专科领域发力。

约印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熊水柔则告诉健康界,民营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卖药也未尝不可,但是只能把卖药作为一种工具,而不能是目的。“把卖药作为工具就可以获取患者的一些诊疗信息,提高用户的依从性,从而能够更聪明、更精准的用药,这样就对患者的临床管理更有价值。”熊水柔强调。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