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降价90%!京津冀“3+N”联盟战绩喜人,跨省联盟成药械集采急先锋

地方采购联盟不断扩容,区域化、联盟化的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形式已然成为常态。

3月25日上午,京津冀“3+N”联盟冠脉扩张球囊类医用耗材带量联动采购中选结果在天津陈塘科技商务区服务中心公布。

据悉,本次共有31家企业的72个产品中选,其中28个外资企业产品,44个国内企业产品。经过本次集采,联盟地区冠脉扩张球囊价格从均价3401元下降至319元,与2020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0%,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0.7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88.97%。

在此之前,已有多省市(联盟)冠脉球囊集采,包括江苏、湖北、浙江、贵州、重庆、海南、广东、江西、河南、广西、宁夏、青海、陕西、山东、四川、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西藏、甘肃,几乎覆盖了全国各省份。集采中选价基本都在百元,最高降幅为广东7省联盟集采的96.34%。

地方采购联盟不断扩容,区域化、联盟化的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形式已然成为常态。

长三角或开展药品耗材联动

3月16日,一份由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四省市医保局共同印发的《2021年长三角医保一体化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文件在业内流传,引起不小的轰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件指出,三省一市医保局将梳理长三角药品目录、诊疗项目、医疗服务设施目录相关内容,明确方法和路径,逐步推进三个目录的统一实施。

此外,还将进一步加强长三角药品耗材招采联动。探索推进长三角药品医用耗材联合采购,结合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探索建立长三角医疗服务项目合理比价体系,加强招采、价格、支付联动。

从去年年底开始,关于建立长三角药品采购联盟的消息就不断传出。

2020年12月8日,国家医保局召开医药集中采购工作座谈会,会上透露计划将于2021年建立长三角药品采购联盟,组织开展区域性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

2月25日,安徽省医疗保障局组织召开全省医疗保障工作视频会议,安徽省医疗保障局党组书记、局长金维加提到:要深化医保制度改革,协同推进长三角医保一体化,优化提升医保公共服务;要制度化常态化实施药品耗材集中带量采购。

此外,3月5日,在安徽省价格招采业务条线工作会暨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座谈会上,安徽省医保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一级巡视员龚源昌强调:2021年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工作在集中带量采购、竞争性更新、长三角一体化上探索“三个新机制”。

再加上如今这份《工作要点》,距离长三角药品采购联盟落地也只是时间问题。但有所区别的是,去年相关消息是由上海组织开展部分区域联合采购,但根据此份通知文件,则是由安徽省医保局牵头此项工作。

体量巨大,成药企必争之地

根据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显示,规划范围包括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和安徽省全域,面积35.8万平方公里;它以上海、南京、杭州、合肥等27个城市为中心区,面积22.5万平方公里。长三角地区全域占我国陆域总面积的3.7%左右,它是我国人口集聚最多的三大区域之一。

长三角人口约2.2亿,药品、耗材市场规模占全国大约30%,一向是众多药企的必争之地,从三省一市此前开展的一系列采购或许能看出些踪迹。

长三角地区高值耗材进展

作为长三角联盟牵头省份,安徽率先打响高值耗材带量采购“第一枪”,同时也是第一个在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采用双信封制,第一个在国内开展县级公立医院招标采购,也是第一个在国内开展省级入围、片区采购的省份。

江苏是国内高值耗材带量采购先行省份,目前已完成四轮带量采购,在约定采购量、采购周期、中选规则上都不断提升完善。

浙江省虽然就省级规模的高值耗材集采来看,并没有太大的动作,目前仅进行一轮。但浙江省从2011年率先开展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目前有集中采购产品14大类、阳光挂网产品7大类。

上海市集采运行较为稳定,凭借其优质的采购平台,在带量采购中也是斩获颇丰。2月9日,作为国家和上海市药品带量采购的有效补充的上海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议价采购联盟也正式宣布成立。

随着药品目录、诊疗项目、医疗服务设施目录趋于统一,更大体量、更凶猛的杀价潮或将来临。

跨省联盟增至六家

在国内带量采购政策的催化下,地区联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据统计,国内形成一定规模的采购联盟有六家,包括京津冀3+N联盟、内蒙14省联盟、陕西10省联盟、六省二区联盟、广东7省联盟、长三角联盟。

六家跨省联盟及其成员省份

在青海省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副处长张勇看来,省际采购联盟对于药品生产企业来说,减轻了其频繁于各省投标的成本;对于采购方来说,抱团之后采购量更大、议价力度也更大,降价幅度较一个省单打独斗要更好一些。

药品、耗材的带量采购是必然趋势,但联盟带量采购中存在的“副作用”也不容忽视。

“国家集采的品种再度出现在省市联盟集采的情况早已出现,有些甚至还要求再度降价。这样会让企业增加成本,疲于奔命。这与国家开展集采的意图是不相符的。”医库软件董事长涂宏钢告诉健康界,若长期处在这样的氛围下,部分企业将选择放弃省市联盟集采,以国家集采为主。

联盟带量采购越发频繁,各个地方价格不一,并且联盟集采降价会带来全国价格联动,影响全国价格体系,以至于企业处于参与、不参与的两难之中。

在去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微创医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常兆华曾建议,暂停高值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试点并在全国进行经验总结,改进工作方法。他表示,由于缺乏统一的产品质量评价体系,各地重复采购等都是现行高值耗材带量采购中不容忽视的问题。

对此,常兆华建议,对已开展带量采购的品种,不再进行重复性跨区域、跨联盟带量采购。可在对试点地区的结果进行评估基础上,逐渐形成高值耗材品种全国联动机制,包括后续医保支付标准等配套措施的跟进,引导临床主动寻找和使用最优性价比产品,避免重复带量采购带来的“价格车轮战”恶性竞争。

不破不立,国内药品采购正在经历新旧秩序更迭时期,各式各样跨省联盟组合的接连落地,虽可能会造成价格不一或是资源浪费的情况,但其势头是不可阻挡的,未来有望在发展中不断调整、优化。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