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专家新发现大脑能助“醒酒”

研究表明,大脑在酒精代谢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该发现有助于治疗酒精依赖、海默氏综合症等。

一个人酒量大小,是完全取决于肝脏的代谢能力吗?喝酒脸红不脸红,又是和什么有关?23日,国际著名学术刊物《自然-新陈代谢》以封面文章形式发表了中国科研人员的最新研究成果,首次揭示了酒精的神经代谢机制。

该文章的第一作者、安医大二附院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金世云博士表示,研究表明,大脑在酒精代谢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该发现有助于治疗酒精依赖、海默氏综合症等。

该文章《星形胶质细胞ALDH2介导脑内酒精代谢及酒醉相关行为》,由安医大二附院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张野教授团队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酒精滥用与酒精中毒研究所(NIH/NIAAA)张黎教授团队合作完成。

酒精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流行时间最久的精神活性物质之一,其代谢由多种遗传因素控制。“因为肝脏有大量酒精代谢酶,特别是乙醛脱氢酶2型(ALDH2),是决定我们体内酒精代谢及饮酒行为的关键酶。”张野介绍,由于脑内各种酒精代谢酶含量非常低,再加上缺乏精准特异的研究工具,所以大脑在酒精代谢中的作用一直被忽略,“而其实大脑对酒精代谢及对酒后行为有重要影响”。

据了解,酒精在人体代谢过程大致要经历“乙醇—乙醛—乙酸”这一过程,乙醛具有让毛细血管扩张的功能,也就是大家所说的“上脸”,ALDH2是乙醛转化为乙酸的关键酶。研究团队首次鉴定出中枢神经系统中乙醇代谢的关键酶ALDH2,主要在小脑皮层的星形胶质细胞中表达,金世云解释,“也就是说,ALDH2催化脑中酒精生成的乙酸盐,是酒精引起脑内神经递质变化及行为学效应的主要原因。”

金世云介绍,总体来看,肝脏对酒精代谢的影响大,酒后90%以上酒精在肝脏中代谢,但肝脏代谢的产物,对脑内抑制性神经递质GABA产生影响不大。“而脑内酒精代谢则直接引起GABA升高,从而抑制大脑功能。”这也提示脑中星形胶质细胞ALDH2是酒精对大脑直接调控相关行为功能损害的主要机制。

“酒精对人体多系统均有损害,大脑作为机体的高级中枢,对酒精摄入后的反应也十分敏感。”金世云介绍,饮酒后会出现诸如运动、平衡,学习认知、情绪反应等多种功能的调节障碍,而长期酒精摄入可导致机体产生耐受及依赖,会进一步加重酒精对机体的损害,并可能陷入恶性循环。

据介绍,全球约有5.4亿人口存在ALDH2基因缺陷,近半数汉族人存在ALDH2基因突变,导致酶活性降低甚至完全丧失,引起血液中乙醛水平升高,甚至饮用低剂量的酒精也会出现潮红或醉酒反应。

“所以此项研究对亚裔尤其是东亚人尤为重要,可通过调控星形胶质细胞ALDH2表达,以助力解酒、戒酒,以及酒精诱发的脑损伤、退化的预防与治疗。”

金世云表示,该项研究为研究醉酒行为的相关机制开辟了新方向,还可为老年痴呆(阿尔兹海默氏综合症)的发病机制与治疗提供参考。

责任编辑:张燕玲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