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小宝:办养老机构难但找关系能化解很多问题

“医院办养老最大的好处在于,对符合住院的老人,他们的养老院住房能直接转为住房医疗,由养老变为住院。”

12月7日,由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丹麦王国驻华大使馆联合主办、健康界传媒承办的“2013年中国重庆—丹麦医养结合研讨会”在重庆召开。贺州广济医院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小宝介绍了广济康复医院养老院的办院历程。

据余小宝介绍,贺州广济医院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其初衷是依托公司做医院管理以及进行收购和兼并,现在公司下辖贺州广济医院、贺州广济妇产医院、贺州广济康复医院、贺州广济康复医院养老院等机构。

与当下淘金养老产业的投资者不同,广济医院投资有限公司办养老院是因为在医院运行中发现压床的病人很多,导致病床周转困难,就组建了康复医院,专门处理住院周期较长的病人。该公司在组建康复医院后,发现老龄病、慢性病的病人随之而来。面对越来越多的住院老人,该公司决定探索医养结合模式,在康复医院内办养老院。

在养老院项目启动之前,余小宝询问过很多办养老院的投资人,这些人纷纷表示:“下辈子再不办养老院了。”他们的经验让余小宝看到,单纯办养老院非常难。一开始,他断言,养老产业难成淘金热门。但他认为,假如养老和医疗结合起来,理论上来说医院资源可以得到更有效的利用,养老院的起步也有充分的医疗支持,应该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于是,余小宝带领公司,开始了医养结合的尝试。

医养结合最初遇到的问题是政策障碍。养老机构是由民政部门负责,而医疗机构是由卫生部门负责,两个政府部门之间缺乏沟通,这就苦了办事的机构。余小宝直言不讳地说:“好在中国是一个关系社会。找关系成为化解很多问题的办法。在中国能不能做成事情,无非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个是关系,第二个是利益平衡。在我们国家很难用是非屈直做决策的标准,更多时候是利弊得失的权衡。我们跟政府做沟通,首先去找当地最大领导,分析贺州目前养老的现状,贺州老年人的慢病现状,每年老年人治疗付出多大的成本,如果把医疗和养老结合起来,我们可以做什么事情。市委书记一听有道理,便责成民政、卫生和医保部门与我们一起来研讨医养结合的可能性。”

余小宝回忆称,在整个研讨的过程中,反对声音最大的是医保部门。余小宝给医保部门做了大量的解释工作,最终让医保部门松口,同意该养老院的部分医疗费用能够按相关的医保规定报销。这算是先跨过了政策障碍。

接下来,余小宝面对的问题是养老院的规划。余小宝考虑到,老年人最怕孤独、疾病、没有家和被儿女遗弃。针对老年人怕孤独,广济康复医院决定将养老院建在热闹繁华的地段。针对老年人怕被遗弃的特点,广济康复医院养老院专设子女探望通道,便于子女、亲属的探视。针对老年人怕生病的问题,余小宝决定将养老院建在康复医院院内。针对老年人需要有存在感,他为养老院设计了比较大的活动空间,让老年人有机会从事力所能及的劳动。

规划设计完成后,广济医院投资有限公司注册了贺州广济康复医院养老院。余小宝说,民政部门和卫生部门特别为该公司开了绿灯,允许他们注册成康复医院养老院。

余小宝特别介绍了他管理养老院积累下来的两个小技巧:给老人发大红花和组织老人劳动。他说,“其实每个人都有荣誉感的需求。养老院会为做好事的老人颁发很大很大的大红花,并贴到墙上。老人劳动一个小时,能得到一朵大红花,甚至组织唱歌、跳舞的老人也能得到大红花。这听上去是很幼稚的事情,但能使老年人不感到孤独,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

比荣誉感更高一层次的需求是老人希望为社会做力所能及的贡献的愿望。广济康复医院养老院组织有能力的老年人帮助医院食堂挑菜洗菜,每个小时付给他们10元作为报酬,引得老人们都争着去做。这种活动对保持老人良好的精神状态也非常有帮助。

“医院办养老最大的好处在于,对符合住院的老人,他们的养老院住房能直接转为住房医疗,由养老变为住院。”余小宝认为,这种模式既照顾了老年人不愿意住院的要求,又照顾了儿女不愿把老人送到养老院的心理需求。

余小宝自豪地说,广济康复医院养老院作为一家民营医疗兴办的养老机构,现在已经得到了百姓的认可,出现一床难求的情况。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