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有所为 |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叶云:药师是患者合理用药的第一责任人

叶云期待,有一天患者都来加药师的微信,建立长期联系。在他看来,那就证明药师的地位真正提升了,药师提供的药学服务也就真正到位了。

1986年从华西医科大学药学院毕业至今,叶云已经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工作了34年,见证了药师从发药窗口“调剂员”到合理用药“守护人”的角色转变,以及药师价值的不断凸显。

药学改革从教育抓起

时至今日,叶云对刚到医院药学部,在门诊药房从事药品调剂、制剂生产、开展药品检验工作的情形依旧历历在目。

“当时,药学部的工作是以药物为中心,主要是保证药品供应和药物质量,药师对临床药物治疗的关注还没有充分体现。”叶云感慨说,“从医药的发展历史来看,以前医药是一家人。随着社会的不断分工,医学与药学各自的学科发展、专业重心也在不断变化,现代临床医学的发展已经很快,临床药学发展还处于一个蜕变期。”

医与药的发展不平衡在我国体现的较为明显。上世纪90年代,临床药学的概念才逐渐在我国萌芽。从时间上来讲,比欧美国家晚了30年。

临床药学概念提出后,很多医疗机构药学部门的工作重心开始向促进临床合理用药转变。“保障患者用药安全,是药师职能的一种回归。”在叶云看来,过去药师“抓药卖药”的工作模式体现不出药师自身专业价值,“临床中,医生的职责是诊疗诊断,而药师应该是患者安全合理用药的第一责任人。”

这也是叶云作为前西南医科大学药学院院长时,常常给学生灌输的药师价值与理念。

长久以来,我国的药学教育表现为重化学、轻临床的特点,对药品的生产和质量关注更多,有机化学、无机化学、药物化学是药学生的必修课,而药物的临床治疗管理却重视不够。而在美国的药学教育体系中,有超过90%的药学生是按照临床药师的需求进行培养,他们重点关注临床用药。“这种模式提高了美国整个药师队伍的专业素质。”叶云剖析说。

上世纪90年代,华西医科大学招收了我国第一届临床药学专业学生,在连续招生5年后,教育部更新了高校招生目录,将临床药学的从专业目录中去掉,华西医科大学临床药学专业的招生也就搁浅了。

那段时间里,不少医学院在药学或临床医学专业下设置了临床药学方向来培养临床药学人才。2011年,教育部对招生目录进行了调整,临床药学作为特需专业被列入目录之中。目录修改后,更多的医学院校开设了临床药学专业,以期培养更多药学生毕业后到医疗机构从事以合理用药为中心的临床药学工作。

同年,西南医科大学开始招收5年制临床药学专业学生。不同于传统的4年制药学专业,临床药学课程设置弱化了化学,增设医学相关课程。“临床药学专业的学生毕业到药学部后,上手更快,对药物知识的临床应用比大药学专业的学生更强,在处方审核、用药交代、药学监护等方面能看出明显差异。”叶云表示。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一角

健康界了解到,目前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共有163名员工,其中专职临床药师24名,全方位把控就诊患者的用药安全。数据统计,近年来,医院的抗菌药物使用率、不合理用药发生率、不合理处方占比等方面都呈现下降趋势。但在叶云看来,整个药学学科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首先,从高等教育的招生比例来讲,临床药师和临床医师在数量上还有很大差距。欧美国家临床医师和药师的比例大约4:1,而我国这个比例约为100:1。高等教育是一方面,继续教育也同样重要。健康界了解到,在叶云的科室,非常鼓励本科生去读研、研究生去读博,并且尽可能保障大家在学习深造期间的待遇不受影响。

其次,政策支持要到位。由于药师法的缺位,让药师这个职业处境尴尬。从法律层面来讲,没有明确药师应该履行的职责、权力、义务,有些工作做起来就没有制度保障。

此外,药学发展还需要绩效的倾斜。药品零加成后,很多医院将药学部门作为了一个成本部门,缺乏对药师劳动的认可。药事服务费、处方审核费等体现药师价值的收费标准迟迟未能出台。

“同时,药师队伍应该不断努力,不断提升自身的能力。”叶云说。

“抢过来”的基因检测

作为药师,除了要具备保证患者用药安全这一基本技能外,还要有点“隐藏”技能,才能得到更广泛的认可。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每年都会进行人才招聘,招聘一类特殊的药师——科研药师。

“对于科研岗位的药师,我们有明确的考核体系和绩效目标,每三年周期内申报科研基金、发表文章等工作都有要求,如果不达标将会轮岗到其他岗位。”叶云详细介绍说。

通过这种模式,药学部在院内的科研绩效排名显著提升,“从之前的第十名,到第七名,到去年的第五名。”叶云说。

也是得益于科室的优异成绩,从门诊药房价值数百万的全自动发药机到单剂量摆药设备,再到千万元打造的药物集中调配中心,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的硬件设施可谓一流。此外,药物基因检测、血药浓度监测等个体化用药服务的开展,更是成了药学部的一项“特色服务”。

“例如华法林是临床常用的针对血栓栓塞性疾病的抗凝药物,但是用同样的剂量有些病人抗凝不足会形成血栓,有些病人又抗凝过度发生出血现象,个体差异较大,怎么在这之间找到平衡是治疗的关键。相关文献发现基因对它的用药产生较大影响。影响华法林药物代谢的CYP2C9与药效的VKORC1的基因多态性能够解释30-60%的个体差异,将两个基因的检测结果和临床因素综合考虑能在一开始用药的时候就计算出适宜患者个体的最佳给药剂量,帮助临床更快达到目标,实现精准用药。” 说起开展基因检测的初衷,叶云娓娓道来。

健康界了解到,目前医疗机构中开展的药物基因检测服务分为三种主导模式,即病理科主导、检验科主导和药学部主导。作为近些年医疗圈的“香饽饽”,药物基因检测有多火,药学部在争取主导开展药物基因检测业务时遇到的困难就有多大。

“进行药物基因检测或药物浓度测试后,药师可以根据结果对患者用药方案进行调整,而如果将基因检测放在病理科或者检验科开展,执行科室拿到结果后并不能直接给出后续的用药建议。”叶云向健康界吐露了其坚持药学部主导开展基因检测工作的考量。如今,药物基因检测工作已成为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的一张靓丽名片。

患者来加微信了,药学服务就到位了

在省内较早开展治疗药物血药浓度监测,走在药物基因组学与个体化用药领域的前沿;2014年获批国家卫生健康委临床药师培训基地,组建了完善的临床药师培训管理体系;近五年累计主持各级科研课题75项,合计科研经费约400万元,其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项、省部级项目3项、厅市级项目19项;获华夏医学科技二等奖1项、四川省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三等奖1项、四川省医学科技二等奖1项、泸州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发表学术论文219篇,其中SCI 收录文章43篇,合计影响因子162.735、单篇最高影响因子15.84;获得国家发明专利3项,参编“十三五”规划教材5部、专著4部。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合影

从1997年担任科主任以来,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在叶云的带领下,成绩斐然。

然而,叶云心中还有一点遗憾。“我们医院的临床药学一直没能在复旦医院专科排行榜上崭露头角,还是有些遗憾。毕竟在地级市,医院影响力有限,但这也是我们未来努力的一个方向。”叶云说。

医生都有自己的微信群或者患者圈,里面都是自己救治过的患者,方便长期随访沟通。这种群里的很多问题都是用药问题,由药师来解答更合适,但药师的手机里往往都没有这种圈子。

叶云期待着:有一天,患者都来加药师的微信,建立长期联系。在他看来,那就证明药师的地位真正提升了,药师提供的药学服务也就真正到位了。

管理

肿瘤医生要有一套"营养"抗癌工具

“营养为肿瘤一线治疗”——近些年肿瘤防治领域已经高度认识到临床营养对肿瘤疾病治疗和康复的重要作用,为癌症患者提供以营养为主的生活方式干预服务,降低患者放化疗不良反应,提高肿瘤治愈率,实现诊断、治疗、康复全病程周期健康管理服务显得尤为重要。

  1. 肿瘤医生要有一套"营养"抗癌工具
  2. 我国首个《间充质干细胞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专家共识》发布
  3. “国字号”教学医院落户大连!
  4. 筹谋“十四五” 高质量发展再出发
  5. 深度剖析医院“国考”结果,两个维度最值得关注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