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健投资为何火成这样,这些机构添了把柴,更赚到了钱

医疗健康投资头部入局者。

有人说,今天的医疗健康产业就像20年前的互联网产业。

2021年1月,国内投资案例数量446起,投资规模159.71亿美元,较同期大幅增长65%。而且没有悬念的,医疗赛道延续了2020年被资本热捧的态势,在1月份共发生57起投资事件,交易依然活跃,融资规模也相对可观。

其实过去一年,医疗健康赛道无论是投资热度还是IPO频度都可圈可点,经典案例叠出。投资机构也在医疗赛道加速布局。2020年7月9日,全球私募巨头黑石旗下Blackstone Life Sciences V基金完成46亿美元募资,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生物医药基金。三天之后,国内私募巨头高瓴资本又认购了生物医药公司百济神州不低于10亿美元的定增份额。

在互联网时代早期,因投资阿里巴巴而一战成名的软银,以聚焦TMT、医疗、新能源、新材料著称。据软银中国合伙人江敏介绍,最近几年其医疗赛道投资占到总比的将近40%~50%了,成为比较重仓的类别。

除上述三家外,国内头部VC/PE代表红杉中国、鼎晖投资等也早已成为医疗赛道中的活跃玩家。

经典案例叠出

高瓴资本投资百济神州,早已不是第一次。“(对百济神州)我们连续投资了8轮,这家公司到前三四轮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收入,这就是说明你没有长期主义的信念,是不可能做好生命科学的投资的。”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表示,医疗健康是高瓴资本投入最多的领域。

事实上,高瓴在生物医药行业投资了1200亿元。据统计,2020年,高瓴共斩获27个在 VC/PE阶段参与投资的IPO项目,其中医疗健康领域的项目达16个,占比超过一半。

未来,高瓴将发挥资本整合资源作用,推动生物医药在技术与产业、线上与线下等多个维度进行创新变革,在技术和产品创新双爆发的“寒武纪”完成蜕变。在张磊看来,当前,中国的生命科学正处于“寒武纪”阶段,即生命大爆发阶段,各种各样的物种全部出现。这背后的原因不仅有监管方面,还离不开市场经济的驱动。

尽管张磊表示,高瓴从2012年开始投生物医药行业,2012-2016年这4年应该说都很“寂寞”,因为很少有人关注到这一领域。但也有更早出发者,2005年红杉中国成立,便开始了医疗健康投资的探索;同年由邓锋创办的北极光创投,在2009年开始向医疗健康领域布局;2006年成立的启明创投一开始便由梁颖宇带领医疗健康投资,并在2008年发掘了甘李药业;2008年,“专业队”礼来亚洲基金从礼来制药的风险投资部门孵化而出,并于2011年作为专业的医药产业基金独立。

大部分投资机构的医疗健康投资都是从药或者器械入手,而对医疗服务相对谨慎。而鼎晖投资一开始就涉足医疗服务,这源于其特殊的“基因”。

鼎晖掌门人吴尚志的父亲吴英恺是中科院院士、胸心外科权威,也是北京安贞医院创始人,受此熏陶,鼎晖甫一成立便对医疗产业野心勃勃,甚至在2003年还曾试图参与安贞医院改制,但因非典作罢。

慈铭体检是鼎晖在医疗领域投资的首家公司。2004年,胡波和韩小红夫妇将旗下四家慈济体检门诊部整合,组建慈铭体检的前身北京慈济。2004年12月,鼎晖向慈铭体检投资2000万元,此后追加两次投资,帮助慈铭奠定了2011年A股申报时国内体检行业第一龙头的地位。

慈铭体检后来与美年大健康战略合并,最终没有独立IPO,但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王霖透露,“鼎晖在慈铭的首轮投资收获了近50倍的回报”。

2020年7月,甘李药业登陆A股,连续拉出十二个涨停板。启明创投对甘李药业早在2009年就投了A轮,接下来两三年间又买了两次老股,投资额总计3亿元上下。这意味着,根据当时市值,启明创投在甘李药业这个案例上的账面回报约在200亿元左右。据投中网前主编、博望志创始人&CEO董力瀚说,“放在整个中国本土机构20多年的风险投资历史上,这是能排到前几位的量级,放在更狭窄的医疗投资历史上,大约是历史纪录没跑了。”

对医疗健康的投资曾经在很久时间内不如TMT火热,但也是主流投资机构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不过,纯医疗健康投资的基金颇为少见。2015年,曾在清科和启明创投历练过的郑玉芬创立了约印医疗基金。

约印主要投资方向为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和生命科学,都是与刚性的临床需求相关的项目。郑玉芬解释道,这是约印成立的初心,一心只想做好医疗行业的投资,只选择符合刚性临床、能够治病救人的项目,目的就是要将全球先进的诊疗技术带回中国,改善国内的医疗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约印在2016参与投资垂直的医疗行业新媒体健康界。当时,郑玉芬说,“健康界在未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希望可以一同把这个平台打造得更好,在不久的将来做出中国的JP摩根健康产业大会。”

行至2021年,健康界将于5月21-23日推出以“百年新使命 健康新征程”为主题的2021健康界峰会。在本次峰会,将首次举办中国健康财富论坛。

各家投资逻辑

经典的案例背后,是严谨专业的投资逻辑。郑玉芬表示,约印在选择项目的时候近乎“挑剔”。

约印在投资中更愿意遵循自上而下的分析逻辑,首选优质的赛道。“我们的标准很严格,要分析企业所在的细分赛道够不够好,是否有超过30亿人民币的规模,行业平均年化增长率至少要超过20%,因为深水养大鱼,只有在一个蒸蒸日上的、增长率高的细分赛道当中,才能出现好的投资机会。”郑玉芬说。

在看好行业的情况下,约印对企业的要求也相当严格,规模或者技术能力必须在行业内排名前3或者前5才能符合约印的投资标准。

“在分析体系和框架上,我们也比较严格,评判企业的投资价值,寻找细分赛道中它所处的位置。如果一个细分赛道中已经是几分天下的时候,我们就会比较谨慎。因为这个时候投龙头企业会很贵,而二三线的企业风险又比较大。”郑玉芬说。

投企业也是投人。郑玉芬认为,这一原则在医疗投资领域尤其适用。在做项目调研的时候,约印会花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对企业家和高管团队进行考察。“创始人的DNA将决定企业的DNA,全球一线的科学家,做出来的产品也会是一线的。”她说。

梁颖宇也有类似的观点。她认为充满毅力、恒心还有远见的创业者,具有巨大的号召力和吸引力。梁颕宇这样评价甘李药业创始人甘忠如:对于年轻的创业者和未来想在中国创建一家立足长远的企业的科学家而言,甘总是真正的榜样。

历经11年的互相陪伴,启明创投投资甘李药业的历程,董力瀚认为有两点尤其难得。首先这是个经典的早期投资案例,再者是经过了漫长的周期实现了巨大的财富效应的案例。医疗健康是个慢行业,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更强的坚定。

2020年初,高瓴资本成立高瓴创投,规模约100亿元,全面布局早期投资,其中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是主要投资方向之一。高瓴资本以百亿级的规模,加上高规格的管理团队配置,体现了高瓴资本对创投的重视,以及专注支持早期创业者的决心。张磊表示,创投行业正在从粗放式向精细化演进,躬身播种尤为重要。追求快速回报的时代正在过去,具备体系化投资理念和方法论以及成熟心态的创投机构,更能抵抗周期的波动。

而在2020年下半年,张磊甚至推出新书《价值》,将其投资的核心归结为一句话:做长期主义者,关注长期价值。

高瓴涉足早期,鼎晖则补上“中空”。2015年底,当诸多PE同行蜂拥至早期和中后期投资时,鼎晖内部做出了一项大胆尝试——抓住中型成长项目的空窗,推出鼎晖创新与成长基金(鼎晖VGC),医疗也是主投方向之一。

深耕医疗行业多年的鼎晖也早已形成自身独特的投资策略。其一期基金投资了16家医疗企业:比如围绕癌症的治疗投资了上游企业和铂医药、先导药物和提供动物模型的集萃药康,以及下游为癌症组织病理诊断提供试剂服务的迈新生物;在癌症治疗领域则布局了天境生物、科望生物等肿瘤免疫药物为主的创新药公司;在检测预防领域投资了致力于肠癌DNA筛查的康立明等。

王霖分析,鼎晖VGC的成立得益于这些年来鼎晖医疗团队的扩充以及核心投研能力的增强,细化具体赛道并研判趋势,因而构建了全面严密的医疗产业投资网,这正是鼎晖医疗投资逐步发展壮大的内生逻辑。

整体来看,围绕全产业链系统梳理增长机会,坚持选择好的赛道、好的团队、盈利能力和现金流好的公司,是鼎晖一以贯之的立身之本。

群雄环伺,非零和游戏

“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让医疗健康投资机构也在不断拓展自己的边界,从以医疗为中心转向以健康为中心。

2月9日消息,易瑞生物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成功挂牌。易瑞生物专注于快速检测,目前已成为食品安全快速检测行业的龙头企业。近年来,国内食品安全事件时有发生。

这是红杉中国在食品安全检测领域布局中的首家上市公司。红杉中国在包括POCT在内的IVD领域已建立起一个覆盖上游、中游、下游的全产业链投资版图,并延展到食品安全领域。

几乎同时,太平洋保险、基因测序龙头企业因美纳(Illumina)先后宣布与红杉中国达成合作。其中,因美纳将与红杉中国合作推出由因美纳作为技术驱动的“红杉中国智能医疗基因组学孵化器”,以推动生命科学初创企业在基因技术创新应用领域的突破和发展。

正如在谈到大健康生命科学领域的市场竞合关系时,张磊表示,大健康生命科学领域不是“zerosum game”,即零和游戏,而是一个positive sum game(正和游戏)。大家一起positive something,共同为创新做贡献。

“今天健康产业生机勃勃的景象,就像当年信息产业爆发前夜一样,上下游之间正在发生越来越强烈的耦合效应,通过产、学、研、医通力合作,构建一体化创新生态,将可能大大降低了整个行业的创新成本,缩短药物及医疗器械研发周期,创造巨大的增量价值。”高瓴联席首席投资官、合伙人易诺青表示。

后疫情时代,医疗行业首当其冲站上风口,迎来新一波投资热潮。2020年,字节跳动全资注入百科名医,流量玩家入场,给这个赛道增加了丰富性。而奉行长期主义和专业主义的医疗健康投资机构,依旧淡定。

未来的投资机会在哪里?鼎晖PE医疗投资团队认为,未来药企通过并购来转型会是行业发展的趋势,也是提升制药企业产品组合持久竞争力较为有效的手段。此外,医疗信息系统的搭建,包括诊断、影像、医疗器械带来的基层渗透以及国产化替代,中层及基层医院硬件设备配备的完善及提升也可能存在较好的投资机会。

“对于鼎晖VGC来说,未来将主要聚焦在生物科技、药疗创制、检测诊断和医疗科技等更为细分的领域。”王霖透露。

对于下一个医疗投资周期,鼎晖投资总裁焦震则认为,投资要往“远”看,需要从这两个纬度去思考和研究企业的竞争力和创新力。“长期来看这些企业是否在细分领域具有影响力?是否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

郑玉芬更强调政策对医疗投资的影响。她表示,医疗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听党的话跟党走,时刻注意医疗政策的变化,以及它大趋势上的一些变化,作为医疗投资人,这是每天要思考和关注的地方。

在医疗健康投资表现不俗的投资机构还有很多,如高特佳投资、北极光创投、经纬创投、礼来亚洲、深创投、分享投资等。健康界将持续解构中国医疗健康投资图谱,试图完整描摹这一行业全貌。

医药健康行业一直是考验专业性和耐力的长跑赛道。在资本加持下,2021年的这一赛道上依然“财源滚滚”。经历疫情考验后中国大健康产业,必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未来大健康产业前景一片光明。疫后新时代,如何把握健康财富新机遇,值得大健康产业链上的每一方深入思考与创新出击。

2021健康界峰会之中国健康财富论坛将于2021年5月24-25 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中国健康财富论坛齐聚政产学研企业等领域精英,共商合作共谋发展,分享健康中国新时代大健康产业新财富的智取之道。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